阅读历史
换源:

第678章 吊打天剑老祖

作品:山野闲云|作者:来不及忧伤|分类:仙侠|更新:2020-06-24 21:29:09|下载:山野闲云TXT下载
  咚……

  一只金色巨拳轰然砸向那尊金色大佛的脑袋上。

  在一道金铁交鸣之声过后,一股无形的气浪,以此为中心,朝四周席卷而去,如同一道圆环向外扩散似的。

  与此同时,金色巨拳消散,那尊巨佛也跟着渐渐瓦解。

  坐在巨佛手心上的中年和尚,腮帮轻轻抖了抖,身子仿佛出现了无数浓密的裂纹一般,很快又恢复如初,胸口起伏不定。

  咚……

  第二拳又来了,这次没有巨佛抵挡,中年和尚只好抬手向天,而后轻喝一声‘世尊地藏,金刚般耶’,一尊怒目金刚向天挥拳。

  两只巨拳在空中相撞,气劲横扫,星空震颤,就连飞仙星上的大海都掀起了千丈巨浪,形成了灾难性的大海啸。

  噗……

  终于,中年和尚没忍住,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但下一刻,那口老血直接化成一挂符文河流,又重新朝那中年和尚倒卷而回,根本掩饰不住。

  “阿弥陀佛!”中年和尚突然双手合什,喧了个佛号,“飞仙宗上下对天苍星贼心不死,屡有侵犯,确实死有余辜,贫僧突然想起还有晚课未做,施主请自便吧!贫僧告辞,打搅了!”

  这大和尚突如其来的骚,差点闪了云不留的腰。

  稳了下心神之后,云不留就能轻易想到,这和尚撑不住了,“和尚,不继续玩玩?我才刚发出五分力啊!”

  云不留一副认真的样子,冲着狼狈而去的中年和尚背影,高声叫道:“为了表示我对大和尚你的尊敬,我决定,下一拳一定用出十成的功力,绝不再小觑你了,定给和尚你一百分的尊敬……”

  大和尚:你还是继续小觑我吧!咱不玩了!

  和尚早在之前说完那句话后,便已转身离开了,这回听到云不留这话,他二话不说,瞬间加快了速度,消失在茫茫星空之中。

  他没有再回飞仙星,而是直接离开飞仙仙域。

  云不留的实力,显然超出了大和尚的预料,之前还以为云不留只是一个刚刚突破到大宇境的新丁,自然没把他放在眼里。

  毕竟是天苍星的新晋大宇境至强者,仅用了五百年的时间,谁知道是用了什么方法投机取巧了呢?

  甚至大和尚都在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在造假,是以自然不介意跳出来抢一下风头,把这事抗下来,先刷一波存在感再说。

  毕竟需要宏扬佛家文化,刷知名度是非常有必要的事情。

  现在看到抗不住了,那哪还有不跑的道理?

  至于会不会被人笑话……那也比被人打散身体之后再跑强吧!

  在这中年大和尚离开飞仙星之后,云不留再次朝着飞仙星斩了一剑下去,一道无匹的剑光斩落,破开飞仙星护星大阵,破开了飞仙宗的护宗大阵,上面十几万飞仙宗弟子,在绝望中等待死亡。

  好在这个等待的时间并不长,只是一转眼之事,甚至都来不及让他们去思考一下,面对这样强大的攻击,他们该怎么办?

  就更别说思考飞仙宗的将来了!

  有些聪明人之前在看到空中那只巨拳的时候,就已经知道,飞仙宗已经没有什么未来了。在飞仙老祖外出寻仇的时候,却突然有大宇境强者打上门来,飞仙宗上下,还怎么逃?

  一道耀眼的光芒闪过之后,飞仙宗上下十几万子弟,瞬间就失去了知觉,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一剑斩灭飞仙宗,将其化成一片废墟,千疮百孔,上面大大小小的十几万修士,瞬间死绝,连条看门狗都没有放过。

  云不留没有去观赏自己弄出来的破败场面,转身走入虫洞,并未将仇恨进一步扩大,对飞仙星赶尽杀绝。

  看着云不留的身影消失在飞仙星的星空外,飞仙星上那些佛门的和尚们这才松上一口气。

  之前那大和尚前去挑衅云不留,结果被打得落荒而逃时,飞仙星上的大小和尚们,已经在暗地里问候了无数次这个中年和尚的长辈。

  同时也在思索着,要是这个大宇境至强者要拿他们出气,他们又该如何向对方求饶,才能解决这个麻烦?

  是把那个中年和尚出卖了,还是把他们的尊严先卖了?

  好在对方只是冲着飞仙宗去的,并没有来找他们的麻烦。

  无数和尚双手合什,嘴里念着‘阿弥陀佛’,心里继续问候那中年和尚尊敬的师长们,比如:你妈还好吗?你妈真的还好吗?

  ……

  在云不留回归天苍星时,天剑老祖刚刚逃脱安老祖的追杀。

  之前云不留在飞仙星杀完人后,并未去天剑星杀人泄愤,只是等到天剑老祖回归天剑星之后,才一剑斩破虚空,朝天剑星而去。

  原理和之前收拾飞仙宗的那只飞拳,是一样一样的。利用虫洞技术缩短两者之间的距离,而后一剑从天剑星上空直斩而下。

  面对挑衅韵味十足的一剑,天剑老祖就是不想接也得接。

  不接的话,那真的就只能看着天剑宗被人一剑灭掉了。

  可接吧!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天剑老祖无奈迎接,结果身子便被一剑斩成两半。

  所有看到天剑老祖身体裂成两半,最后又恢复如初时,都不由目瞪口呆。一个用剑之人,且以剑为名的强者,居然被人用剑给斩成了两半,这要说不丢人,那肯定是有自欺欺人了。

  然而,这都还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剑光不止一道啊!

  一剑接着一剑,两大强者从一开始的一剑一剑试探,渐渐衍变成了隔空对阵,拳光剑光,风刀雪箭,法则长河什么的,一股脑儿就都来了。那铺天盖地的场面,完全就是一副要将天剑星淹没的架势。

  天剑老祖暗暗叫苦,一边挥剑斩灭这些天地异相,一边还得分神抵挡那到处肆虐的气流狂浪,免得天剑星受到波及。

  虽然这些狂流没有影响到天剑星,但天剑星依然在这两大强者的对决当中,受到了波及,大地震颤不已,大海巨浪狂波汹涌……在普通人眼里,这与世界末日,也没什么区别了。

  在云不留与天剑老祖隔空对决,天剑老祖咬牙苦撑之时,之前被云不留杀得落荒而逃的飞仙老祖,终于找到了万佛寺的年轻佛祖。

  在飞仙老祖看来,这个世间要说谁不会在这个时候对他出手,而且实力还足够强大,那就只有佛门的释迦和尚了。

  “上次一别,已有五百余载,道友别来无恙!”释迦仿佛没有看出飞仙老祖的落魄似的,感觉像是随口套近乎。

  虽然上次释迦是解了飞仙星的围,可也把佛门打入了飞仙星,算是战了飞仙星一个便宜,而且是让飞仙老祖无可奈何的便宜。

  飞仙老祖摇头轻叹,末了道:“老夫就不信尊者看不出老夫身上的异常。尊者,这世间,要出妖邪了……”

  年轻和尚缓缓睁眼,看向飞仙老祖,眉间那抹赤色微微轻晃,仿佛有道光芒一闪而过。

  良久,和尚才轻叹起来,“世间纷乱如斯,看来贫僧还是把寺庙关了吧!”他说着,抬起头来,冲着寺外叫道:“万佛寺上下听令,即日起,我万佛寺封寺,至于封到何时,且听我通知。”

  飞仙老祖:“……”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最寄厚望的和尚,居然给他好好的上了一课什么叫‘方外之人,从不多管闲事’,‘世事纷扰,干我何事’。

  乱世佛隐,向来都是这样,其实不值得奇怪。

  只不过飞仙老祖第一次碰到平时把话说得极其漂亮,老是把‘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挂在嘴边,一副大义凛然的和尚们,在碰到这种事时,居然会第一个退缩,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接受。

  就在飞仙老祖目瞪口呆的时候,那个从飞仙星离开的中年和尚终于回到了万佛寺,看到飞仙老祖在这里时,微微愣了下。

  在看到飞仙老祖的模样时,便不由恍然,“被那个混蛋打的吧!”

  飞仙老祖:“……”

  中年和尚:“我也被他从飞仙星赶回来了。”他完全不以为耻,叹了口气,一副歉疚的模样道:“抱歉,飞仙宗我没能帮你保住……”

  飞仙老祖暗自倒抽了口冷气,虽说这个事情,在他被追杀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会有这个结果,可真正听到这个消息时,心里头的难过却有些超出他的预料,他原本以为自己不会有多难过的。

  不到宙级境,不过都是些蝼蚁罢了。

  可是他居然会为了这些蝼蚁而感觉到难过。

  飞仙老祖觉得自己肯定不是因为这些蝼蚁们,而是因为,他丢了天大的面子,而且现在,这个面子他永远也没有办法找回来了。

  嗯,一定是这样的!

  飞仙老祖在心里这样肯定地重复着。

  “呵!只要有我在,飞仙宗就不会真正灭亡!”

  他说着,转身离开万佛寺,边道:“看来万佛寺也怕了这尊妖邪魔头了,希望将来这尊魔头成长起来之后,你们不会后悔吧!”

  中年大和尚:“……”

  他有些听不懂飞仙老祖的话,然后看向了释迦。

  年轻的佛祖释迦微微摇首,道:“师弟与之交过手,感觉如何?”

  “谁?师兄是指,天苍星的云不留?”中年和尚问。

  年轻佛祖点头道:“感觉如何?”

  中年和尚摸了下光溜溜的脑袋,轻叹起来,道:“虽然师弟我是咱们佛宗六祖之中最弱的一个,但也绝对不算大宇境中最差的吧!可面对那个可能是修行界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大宇境至强者,我连他三拳都接不住,第二拳就已打得我身体失去控制,第三拳不敢接就跑了。”

  年轻佛祖双眸微闪,微微颔首,说道:“你是对的,如果今天你没有及时遁逃,那么飞仙老祖便是你的榜样。”

  “飞仙老祖这是怎了?看起来好像变弱了不少。”

  轻易佛祖摇头道:“身体被人打爆数次,且被数次截取封印,他的修为,这次至少损失了两三成。”

  中年和尚双眸圆瞪,道:“那是云不留干的?”

  “除了他还能有谁,那飞仙老儿在他手上吃了亏,甚至恬不知耻地跑来让我出手,想来招祸水东引,真是打的好算盘。”

  “看来咱们万佛寺封寺一段时间,还是很有必要的。”中年和尚微微一笑,点头附和。

  “师弟所言甚是!”年轻佛祖也微笑点头。

  师兄师弟,瞬间就进入共同进退状态了。

  只是他们也不明白,那云不留凭什么能这么快进入大宇境?

  而且进入大宇境之后,他怎么可能变得那么强?

  ……

  有这种想法的,还有被云不留压着削了一整天的天剑老祖。

  没有办法,天剑老祖现在面对现在的云不留,是即打不过,也躲不掉,只能坐在那里承受云不留地欺凌,逆来顺受。

  身子被打散再恢复,然后再被打散,再恢复……如是循环。

  要说云不留那连绵不绝的攻击,它强不强?

  那肯定是强的,否则他又怎么可能会抵挡不住,身体被打散?

  可这对天剑老祖能有多大伤害呢?那也不见得,毕竟只是身子被打散成了符文而己,这对大宇境至强者根本无法造成什么伤害。

  比起丢掉的面子,这点伤害对他来说简直微不足道。

  但天剑老祖不敢躲啊!

  他要是躲了,那在他身后天剑星上的徒子徒孙们该怎么办?

  云不留就是掐住了他这个软肋,让他在这里动弹不得,只能被他吊在那里打。一旦他躲了,那天剑星就会遭到云不留的攻击。

  无耻,恶心,卑鄙,下流,龌龊……

  但凡天剑老祖能够想到的骂人的话,都已经骂了个遍,包括悄悄问候云不留他们云氏的祖宗长辈。

  他也不敢明目张胆地问候,毕竟是问候死人,多不吉利。要是不是小心把那个小混蛋给刺激到了,那结果岂不是更烦人?

  直到月隐星沉,觉得发泄得差不多了的云不留,才不再继续吊打天剑老祖,将脾气收敛了起来,让天剑老祖微微松了口气,同时心里暗骂飞仙老祖,这回可真是被他给害惨了!

  天苍星,浮空岛上,无数宙级境强者齐聚于此。

  云不留和安老祖坐在上首位,问道:“老祖宗,那个方氏,还有万妖皇,都是你们天澜界人?”

  安老祖失笑道:“怎么?你还想像欺负天剑老儿那样,打入天澜界,去欺负人家万妖皇和方老鬼不成?”

  “有道是有仇不报非君子……以前被人打了,没办法吭声,那是因为我们没有能力,太弱,只能任人鱼肉。但是现在,我们有这个实力反抗了,如果还不表示一下,岂不是让人觉得我们好欺负?”

  云不留看向安老祖,认真道:“老祖宗,一千多年前,安氏被人欺负,安氏家主都在那一役蒙了难,这个仇,你不想报吗?”

  安老祖端着茶杯,限入沉思,安然她们则坐在一边,没敢在这个时候搭话。其他宙级境强者们,此时也默默坐在下方,不敢多言。

  这些宙级境强者们,有原天苍星的,也有来自安氏的。

  结果便听云不留又道:“老祖宗你心善,不愿家族动荡,可方氏亡安之心不死,此次就接受了飞仙老儿的邀请,跑来堵您,要是咱们不表示一下的话,他们反而觉得我们怕事呢!”

  安老祖看了眼云不留,失笑道:“你这家伙,还真是……这么多年来,老祖我不动弹,主要是在默默积蓄力量。倒是让我没想到,你的修为增长会这般迅速,你是怎么修炼的?”

  听到安老祖这么问,其他宙级境强者们,一个个双眸放光,全都是一副希冀的模样看着他,希望从他这里得到点启发。

  大家都是宙级境,谁不想再进一步呢?

  云不留微笑道:“其实说难不难,但要说简单,也不见得谁都能做得到。我先是用修行辅助系统推衍出全新的大道法则,然后再借助道器来磨灭自己的大道法则真意……”

  听着云不留这种近乎于自残一样的修行方式,所有宙级境修士听了都有种心有戚戚的感觉。

  这种不要命的修行方式,真的适合他们吗?

  第一个条件,在座的绝大多数人都能满足,因为他们身上大多都有修行辅助系统存在,让系统推衍出全新的大道法则,肯定没有问题。

  但是用道器来磨灭大道真意,这个就有点自残的感觉了。

  要是不小心把自己给玩残了,那可怎么办?

  至于借用飞仙宗宙级境强者被磨灭后留下来的能量团,这点云不留没有说,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要是哪天真的有人愿意冒险去闯这一关,他再偷偷告知也来得及。

  见安老祖轻易就把话题转移,云不留又道:“就算老祖宗不想在这个时候和方氏全面开战,可过去拿点利息回来,总是可以的吧!这次我陪您一块去,要是您不好意思说,就由我来开口,不让那老梆子赔我一些修行打断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我就跟他姓!”

  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