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677章 此子凶残邪恶

作品:山野闲云|作者:来不及忧伤|分类:仙侠|更新:2020-06-24 21:29:09|下载:山野闲云TXT下载
  虽然当了回酱油党,没出什么力战斗便已结束,虚惊一场,但一众天苍星修士,脸上却没有任何不甘之色。

  他们并非那种不知天高地厚,不知所谓之辈,大宇境至强者有多可怕,他们已经见识过了。凭他们的实力,根本抵挡不住。

  原本他们已经做好了去死的准备……话说回来,在天苍星,每次大战将启之前,所有人都得做好这个心理准备。

  谁要是怕死,那就不能怪大家联起手来先将其清理了再说。

  现在好了,大战才刚开启,云不留就回归了,直接将悬在他们头顶上的那柄利剑摘下,顺势一脚踩烂。

  回过头,居然跑去追杀域外大宇境至强者去了。

  不需要他们进行惨烈地死拼,也避免了天苍星被打得千疮百孔,满目疮痍,一片废墟。

  吼……

  所有人忍不住再一次仰天长啸。

  啸声在这宇宙星空之中一片连成一片。

  虽然是在真空之中,但是他们的声音还是传扬了出去。

  生活在三大人类集聚地里的人类妖类,亿万生灵在看到那些从宇宙战舰上面传回来的狂欢画面,以及传奇先生云不留晋升至强者回归的消息后,也跟着狂欢起来,空中一时飘起无数帽子和衣物。

  所有人都陷入了狂喜之状,这个世界存在着修士的信息,基本上谁都知道,也有无数普通人类向往着走上修行者之路。

  但资质这东西,还是要讲的。

  绝大多数人类天生就没办法成为修士。

  但这并不妨碍大家知晓修士的存在,也不妨碍大家知道修士的级别层次,同样不妨碍大家知晓目前天苍星所面临的困局。

  就像五百多年前,域外修士入侵天苍星,天苍星众宙级境修士联手抗敌,将那些域外修士挡在天苍星之外一样。

  即便事隔五百多年,当初那些视频依然能够在网络上搜索到。

  所以,这一次,那些宙级境大佬们,也没有打算隐瞒这件事情。

  默默守护天苍星和让大家知道他们在守护天苍星之间,那些大佬们选择了后者,无名英雄当得憋屈,为何要当无名英雄?

  难道要让小丑当道,在人前赚取名声,欺骗世人,大师在后面默默无闻,甚至受人羞辱?

  那不行!

  所以现在大家也同样知道天苍星所面临的困局。也许一个不小心就有倾覆之险,若真如此,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只不过普通人无法想象至强者是什么样的层次,只知道是这个世间最强大的存在,至于强大到什么程度,并没什么具体的概念。

  一些人更是完全不清楚状态,看到大家乐,那就跟着乐呗!

  他们其实并不知道一颗修行生命星,出现一位至强者,会给这颗生命修行星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毕竟这个世界并没有经历过任何内部战争,并不知晓国与国之间的战争中,有一种武器叫威慑性武器。

  而这至强者,就是星球与星球之间的威慑性武器,是一颗生命修行星不受欺辱,不受压迫的终极保证。

  宣示着一颗生命修行星从此真正站起来了,可以挺直腰板,堂堂正正的做人,而不是像曾经那样,各种妥协,夹起尾巴来当孙子。

  ……

  此时,那位让所有天苍星宙级境境修士们都能挺直腰板,挺起胸膛,抬起头颅,堂堂正正做人的那位至强者,正信步于宇宙虚空中。

  手里拎着一柄破剑,随手挥出,便是一挂法则星河,法则星河所过之处,星体触之崩灭,顿时化成星空尘埃。

  只手摘星辰,挥剑斩日月。

  这对他而言,已不再是遥不可及的传说。

  前方璀璨的符文星河在法则剑光的逼迫下,突然散开,如同符文星海一般。下一刻,这片符文星海化成几股,朝四面八方冲云。

  堂堂大宇境至强者,怎么可能会被轻易斩杀!

  飞仙老祖暗自冷哼。

  但是心中的惊惧,却只有他自己清楚,那个五百年前还根本无法入他法眼的小家伙,如今已经成长到能够威胁到他的存在了。

  随手劈斩出来的一剑,便是一道全新的法则力量,从开始到现在已经劈出十几剑,可这十几剑中,居然没有一剑的法则是重复的。

  飞仙老祖无法想象,这家伙怎么可能在这短短五百年时间里,就能领悟出这么多条法则力量?

  而且每一条都完全独立于这片宇宙法则之外。

  这已完全颠覆了他以往的认知。

  “小友,凡事不可太过!”

  飞仙老祖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带着冷凛之意。这也就是此时他没有凝聚出身体,否则的话,肯定在咬牙切齿。

  “你在威胁我吗?”

  云不留随手抖了个剑花,将前方的一股符文长河斩成几段。

  飞仙老祖的声音再度响起,“你我同级,你是杀不了我的,你以为大宇境为何被称之为不朽不灭之境?”

  同样身为大宇境至强者的云不留,自然清楚为何这个境界的强者杀不死。与宙级境强者的不死不灭不同,宙级境的不死不灭,那是融入外界的天地大道之中,天地大道不灭,他们就可以不死。

  至于说被人镇压封印,留着后手转世再修,那并不是只有宙级境才有的手段,有些人错用法宝道具,也同样可以做到。

  老古当初的重生,便是借用了重生法宝。

  而大宇境至强者的不朽不灭,那完全是因为他们挣脱了天地大道的枷锁束缚,自成宇宙,以此达到永恒。

  到了这个境界,生命形式都已经不太一样了。

  他们独立于这片宇宙之外,即便布下天罗地网,将整片空间都封锁起来,把他们镇压封印,可他们随时都可能冲破封印。

  “而且,你觉得像我们这种人,即便真的出现了意外,难道会没有给自己留下复活的后手吗?”见云不留沉默,飞仙老祖又说道。

  云不留闻言,轻笑起来,说道:“那又如何?现在的你不是我的对手,几千几万年之后,你觉得你会是我的对手吗?”

  飞仙老祖一阵沉默,因为这个事实,他完全无法反驳。

  云不留又道:“万年多前,你们飞仙宗入侵天苍星的时候,肯定也曾听过类似的求饶声吧!当时的你们,又是怎么做的呢?”

  怎么做?当然是尽数杀灭啊!

  蝼蚁一般的生命,值得大惊小怪吗?

  这就是至强者心中的想法。

  无情起来时,他们可以漠视任何生命,深情起来时,他们又可以眷顾任何生命,全看他们的心情罢了。

  太上忘情,并非真正无情,而是可以随意转变自己的心境。

  事实上,若自己的心境都无法掌握,能轻易被外物所动,那就不可能成为至强者。

  在成为至强者的这个过程中,会受到无数劫难。

  情深不寿,这个放在修行之路上,也是没有违和感的。

  因为情深之人,太容易受心魔影响了。

  云不留在经历宇宙神秘力量加持考验之时,就曾经历过无数次心魔劫的困扰。在这些心魔的磨砺之下,他现在已经完全可以在有情与无情之间随意转换。

  在心魔劫中,他已经无数次斩杀过自己的至亲。

  有时候是清楚那些都是心魔所化,有时候则是完全不清楚,只凭着心中一股信念,将儿女情长抛开。

  这是坚定道心的心历路程,确实很残酷。

  有时明知那些都只是心魔所化,可挥剑斩下去时,却依然会让他觉得心痛,依然会让他泪流满面。

  这个过程,太过折磨人了,一不小心便会万劫不复。

  宇宙星空中,宙级境强者那么多,最终成就大宇境的却只有那么寥寥几人,不是没有原因的。

  他曾在那些磨砺中无数次问自己,修行为的是什么?

  情感与长生,要选哪一个?

  但最终都敌不过‘活着’这两个字!

  云不留有时也会扪心问自己,自己是不是其实就是一个天生自私无情之人?为了活着,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连情感都能抛弃?

  虽然他在这个世界,是做过不少看起来很伟大的事情,被世人传颂,被人喻为是传奇先生,率领着原始人类走向文明,走向辉煌。

  可他自己其实很清楚,有许多事情,都是为了生存而做的。

  他曾不止一次想过不行就带着家人跑路。

  所以他才会觉得,自己说到底,是不是就是个自私的无情之人?

  其实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只不过现在这个答案已经无关紧要了。

  无情与深情,要必要分得那么清吗?

  有时至情才是无情,而有时无情却又是至情!

  谁又能一概而论?

  但是他的问题,却是把飞仙老祖给问倒了。

  飞仙老祖似乎没有想到,云不留居然会问出这样一个问题,是在沽名钓誉吗?可这里又没有外人,沽名钓誉有什么用?

  见飞仙老祖没有回答自己,云不留又道:“或许我确实是杀不死你,但我还是想要试一试。另外,飞仙宗就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了。飞仙宗与天苍星之间,总是要见个分晓的。不过想来,你应该也不会真个把飞仙宗的生死放在心上吧!”

  云不留说着,手中破剑再挥,法则长河席卷,卷起一片片璀璨的法则符文,并将这些法则符文吞没。

  下一刻,法则符文之海瞬间散开,仿佛要布满整个宇宙星空似的。

  云不留双眸一闪,知道对方准备继续逃命了。

  于是手中法则力量挥洒而出,一挂挂法则长河卷起那些符文,将那些符文卷入长河之中,然后收回体内。

  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消失了一部分的飞仙老祖,此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此子凶残邪恶,必将成为所有大宇境至强者之劫!

  同级别的至强者,居然可以轻易吞噬他人的力量,这是魔孽啊!

  飞仙老祖觉得,有必要将这个信息暴露出去。

  他一个人是杀不死对方,可要是能联合一众至强者,那又另当别论了。大宇境至强者确实是无法被彻底杀死,但重活也是需要时间和过程的。只要在这个时间段中,时时注意各大修行世界的天才,肯定就能重新发现这个魔孽的转世之生。

  挥剑分解,只手摘取,偶尔抵挡一下飞仙老祖的回击。

  但很遗憾的是,飞仙老祖的回击对他来说,已经构不成威胁,而且随着那些符文被他吞噬得越多,飞仙老祖本身的修为就越弱。

  虽说依然还是处在至强者行列,但已经渐渐被拉了下来。

  长此以往,此消彼长之下,飞仙老祖只会越来越弱。

  直到云不留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那个混沌世界,已经镇压不住那些符文之后,他才停止了吞噬,而后挥剑打散那些符文。

  只是这些符文即便被打散了,也不会给对方带来多大的伤害。

  这就是不朽至强者最为强大和无法杀死的地方。

  即便云不留已经在体内构建出了一个简易的混沌世界,修为比起飞仙老祖来说,要强大得多,但依然还是没能彻底将他斩杀掉。

  被他拉进自己体内混沌世界镇压起来的力量,最多只有不到飞仙老祖本身力量的三分之一罢了。

  然而,云不留对此不满意,但飞仙老祖却已经气得浑身发抖。

  气极败坏之后,则是心底暗自发寒。

  要是真让此子成长下去,实在是个大祸害。

  此时,云不留凝立于宇宙虚空之中,在这真空之中,都不需要用力就能飘浮在其中,但是他的心神已经沉入体内的混沌世界。

  混沌世界封印力量的能力有限,他只能先将这些从飞仙老祖身上斩下来的法则符文,给先封印起来再说。

  相比宙级境强者随手就能轻易抹去印记的法则符文,大宇境至强者身上斩下来的法则符文,磨灭起来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所以,他只能选择先封印起来,回头再慢慢将其磨灭掉。

  当他彻底稳住体内的混沌世界之后,睁开双眸,随手一划,一个虫洞便出现在他面前,而后,他一拳轰入虫洞之中。

  那道拳劲跨过虫洞,从另一端蹿出,轰入虫洞对面的星球。

  星球上的人们只能看到,一道像拳头一样的道气玄光,飞速轰入这颗星球的大气层,朝着地面轰然砸来。

  死亡的气息在逼近,震得无数人呆若木鸡,哑口无言。

  直到,一道满头疙瘩的金色巨大身影出现在空中,口喧佛号,举起一只金色巨掌,迎向那只拳头。

  在这巨大金色身躯的掌心里,托着一个身穿袈裟的中年和尚。

  “秃子,你敢阻我!”

  一声轻喝,从虚无中传来,在飞仙星上空炸开,声若雷霆,滚滚荡荡,万灵闻此雷音,震颤蛰伏,瑟瑟发抖。

  “阿弥陀佛!施主,上天有好生之德,你这一拳下来,非得把飞仙星毁灭不可,贫僧心软,见不得此等残忍之事,还望见谅!”

  “呸!我这一拳,刚好可以破开飞仙星的护星大阵,以及飞仙宗的护宗大阵,剩下的力量正好可以灭掉飞仙宗。怎么?你们万佛寺准备与飞仙宗联手了吗?也罢!那就让我来掂量一下万佛寺的斤两吧!”

  此时,一道身影从虫洞之中跨出,一头泡面发与衣袂轻舞,手里拎着一柄扔在地上都可能没人捡的破剑,遥指飞仙星。

  “秃子,我这一剑,可能斩掉你这颗佛头,可得小心了!”

  虽然是指着和尚叫秃子,但是中年和尚并没有生气,仿佛没听出云不留叫秃子时的那点恶意心思。

  “施主又何必如此执着?”

  中年和尚赤着胳膊,双手合什,盘膝坐在那尊巨大佛影的巨掌掌心上,无奈轻叹,“冤冤相报何时了,退一步海阔天空……”

  霹雳……

  晴空出现一道霹雳,直接劈向和尚。

  “看,遭雷劈了吧!”云不留冷哼道:“连老天爷都看不过眼了。”

  中年和尚:“……”

  谁不知道这雷霆是你放的啊!中年和尚很想朝他翻个白眼,但又觉得这样做不够庄重,硬是强忍了下来。

  云不留摇头道:“有恩报恩,有仇报恩,我这人恩怨分明。而且你可能不知道,退一步不是海阔天空,而是越想越气。这件事情与你万佛寺无关,你自然可以坐着说话不腰疼。我来问你,当初飞仙宗入侵天苍星的时候,你们既然这么心善,为何坐视不理?”

  和尚轻叹:“对方行事过于隐秘,我等未能得到消息。”

  “那好!后来,也就是五百多年前,飞仙宗把我天苍星当成一颗孕灵星,你们大家都清楚了吧!为何还派了个妖僧过来,且与域外修士联手,攻打我天苍星?可别告诉我你不知此事。”

  “阿弥陀佛!施主息怒,这只是金龙尊者那厮自作主张……”

  “那好啊!就把这个自作主张的家伙交给我,如何?”

  “非常抱歉!金龙尊者已经万佛寺闭门思过五百余载,施主若有什么气,尽管冲着贫僧来,贫僧接着便是,绝不还手!”

  “哦?不还手?可是真的?”云不留嘿然冷笑。

  “三招为限!”

  “哈!那可多谢你了!和尚,准备好了吗?我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