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674章 宙级境强者扎堆的浮空岛

作品:山野闲云|作者:来不及忧伤|分类:仙侠|更新:2020-06-20 20:53:40|下载:山野闲云TXT下载
  白云苍狗,天地幽幽。

  凭虚御风九万里,放眼放去皆苍茫。

  苍茫大地上,古林森森。森森古林里,巨兽匍匐。

  少年御风而行,姿态优雅从容,腰间葫芦吞吐着七彩霞光,霞光绕体而飞,直到白云古城,少年才道:“阿大,收了你的神通吧!此去域外,你还是低调收敛点为好,免得给小叔小婶惹来麻烦。”

  曾经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郎,被他老爹一狠心,扔到军营里磨练了几年心性,终于懂得什么叫规矩,明白什么叫收敛低调。

  也才明白,他并不是世界的中心,除了四位奶奶,除了小毛球和虎子,大风,霜儿(他母亲的白天鹅)……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围着他转的。唯一让他觉得有些遗憾的是,没有见过爷爷。

  在这天苍星已是如此,更何况还是比天苍星复杂万倍都不止的天澜界了。很久以前,他就和大奶奶去过天澜界,知道那个世界有多么庞大,多么复杂。整体实力比天苍星还强大的安氏,在那个世界也只能算是顶尖一流偏上,连最顶级的势力都算不上。

  因为在那个世界,并不乏拥有两个大宇境强者的超级势力。

  想到天苍星如今的宙级境修士数量已经快要破百,但却依然没有大宇境修士,而他的爷爷云不留,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而闭关。

  对于这位一直被人传颂,只听他的传说故事长大,却一直未能见到真人的爷爷,云星河心里对他其实是非常崇拜的。

  忽悠间,他已来到了白云城上。

  在云端看了眼底下的白云城,那里已经成为域外修士前来天苍星的落脚地。天苍星并不排斥域外修士前来,但却不会让域外修士在天苍星作威作福,作奸犯科,一经发现,查有实证,便直接镇压。

  即便是宙级境强者,来到这天苍星,也得收敛起凶焰。

  曾经,云星河也做过一段时间的这类特殊部队队员,参与过镇压犯事的域外修士行动,亲自镇压过洪级境强者。

  宙级境强者其实都是要脸的,不会有人傻到跑到这里来撒野,特别是这个级别的强者,都会受到特殊关照,根本没机会作妖。

  倒是洪级境和荒境修士,大家对他们的看管会宽松许多,拥有不少作妖的机会,但这类人大多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腰间七彩葫芦听到少年云星河的话后,主动停止了吞吐七彩霞光的举动,同时葫芦外的七彩之色也开始暗淡下来,变得平平无奇。

  来到黑海之外的星空传送阵,云星河在办事处做了下登记,而后走进传送阵,在进入传送阵的通道中,他与一位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域外修士擦肩而过,那位域外修士看了他一眼,便垂首离去。

  很自然的动作,但却让云星河觉得这家伙有鬼。

  他转过身,来到登记处,看着那人做了登记,拿了牌子离去,然后上前拿出自己的另一个身份证件,和登记处的工作人员打了个招呼,看了下对方留下的简单资料后,直接神识连音特殊部队。

  做完这一切后,他才转身重新登上传送阵。

  ……

  天澜界,安氏族地。

  云星河的到来,让安氏热闹了起来。

  如今的安氏,在安安坐上家主之位后,有了很大的改变,那些曾经对天苍星有敌意的,基本上都被送到其他地方为家族开疆拓土去了。

  而经过这么些年的发展,安氏在天苍星,或者说在云家的协助之下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这天澜界中,地位猛然直窜。

  特别是有了修行辅助系统的帮助,如今安氏族人中,新境的宙级境强者数量,就有七八十个。

  新境的数量,甚至是曾经安氏原本拥有的两倍多。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拥有修行辅助系统,但还没有晋级的。

  之所以还没有让安氏成为天澜界数一数二的超级大族,只不过是大宇境至强者的数量只有一个而已。

  在这天澜界中,有几个超级大族,地位一直无法被撼动,就是因为他们拥有两个,也许有可能是两个以上的大宇境至强者坐镇。

  如果安氏开族的老祖宗没有进入混沌宇宙,他们也同样能够拥有两个大宇境至强者,也有机会成就超级大族。

  其实这样的机会,在不少家族中都曾拥有过,只不过那些大宇境至强者并不满足于他们所拥有的实力,还想继续再进一步。

  “星河哥,你来啦!姑姑没有和你一块来吗?”

  一男一女两个少年朝走出传送阵的少年云星河扑去,少女直接跳到云星河的怀里,翘着脚尖,在云星河的脸上亲了亲。

  少年就相对要沉稳得多了,朝云星河点了下头,叫了声‘哥’。

  这对少年男女,容貌颇为相似,他们是一对双胞胎,只有两百多岁的年纪,但如今已经是洪级境巅峰的存在。

  他们随时可能晋级宙级境,但却一直在夯实基础。

  少年名叫安云,少年名叫云瑶。

  一个随母性,一个随父姓。

  安安也算有心,直接给儿子取名‘云’字,用丈夫的姓氏来给儿子当名字,让他不要忘记自己的责任。

  安云,注定是要成为下一任安氏家主的存在,安安也一直是这么培养他的。相比他的妹妹云瑶,那绝对是要苛刻百倍都不止。

  娇养下的云瑶,自然显得活泼好动,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她老妈骂的小主。

  虽然云起时和云破月两兄弟,一个在天苍星,一个在天澜界,但平时偶尔还是会走动走动,所以云星河和两个堂弟堂妹,关系还行。

  特别是云瑶,这丫头鬼精鬼精的,很懂得借势,看眼色,跟两个哥哥耍赖求宠什么的,那是她天生的技能。

  云星河抱着她转了圈,将她放下,拍了拍她的脑袋,笑道:“姑姑又不像你这样整天无所事事,如果你想姑姑和奶奶她们,可以自己去天苍星啊!一看你这模样就知道没诚意啦!”

  “哎呀讨厌,都弄乱我的发型了。”小丫头顾左右而言它。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真是个少女,但其实都已经两百多岁了。

  一旁的安云不由抚额,心里头暗自吐槽自家妹妹无耻装嫩不要脸。

  可这个话他可不敢直接说出来,要不回头他就没法享受美食了。

  虽然已经可以不用吃喝,但享受美食一直是安云的一大爱好。而用毒则是云瑶的一大爱好,自从见到他们的三奶奶(粉妖精)后,云瑶用毒的手段得以奶奶的真传,结果安氏族人深受其害。

  “哥,奶奶她们还好吗?”安云领着云星河去见父母,边问。

  “还是老样子,不好不坏,反正就是打不起精神,二奶奶没事就睡觉,有时候一睡可以睡上好几年,说是梦里有爷爷陪她。”

  “……”

  一时间,安云和云瑶都为之沉默起来。

  “对了,我出门的时候,奶奶们让我这次一定要带你们去天苍星玩一趟,特别是瑶儿,三奶奶可想你了。”

  “哈哈……我就知道三奶奶一定会非常想我的。”

  云瑶一副眉飞色舞的模样,让安云暗自摇头。

  没多久,云星河便见到了小叔云破月和小婶安安,两位长辈也是一副少年男女模样,只是神色之中看起来比较沉稳大气些。

  这对夫妇和安云,以及云瑶站在一块,大家都只会觉得他们是兄弟姐妹,而不是父子母女。

  “星河来啦!你奶奶她们一切可好?”安安迎了上来,拉着云星河的手,便是一阵嘘寒问暖,“小星河越来越俊了,你奶奶她们可有给你物色媳妇儿?要是没有的话,婶婶给你介绍个怎么样?”

  安云在一旁垂首不语,唇角轻搐,安瑶则在一旁起哄,“对哦对哦!星河哥,我有好几个闺蜜都还没有道侣呢!那个名叫田莺莺的你还记得不?她可是经常问我你什么时候再来天澜界呢!”

  云瑶叽叽喳喳的说着,结果便迎来她老娘安安的五指山,五指山一盖,老佛爷面色一肃,小瑶瑶直接就缩起了脑袋,化成了鹌鹑。

  “田莺莺,那可是田氏女,她老子田殊是个什么样的混蛋,你不清楚?他们看中的是什么,谁不知道?”

  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想法,安安这位小婶可是一直想着把安氏女介绍给云星河的,田氏女,有这资格吗?

  这点,即便是云破月,都是赞成的。

  父亲在闭关,外界对修行辅助系统虎视眈眈,谁不想在这上面分下一杯羹?这些年安氏在这里面得到最大的好处,引来不少人眼红。

  要是云星河娶了别家的女子,那会出现什么情况?

  到时候天苍星可能会更乱,他们也得跟着头疼。

  如果父亲没有闭关,云破月倒是不介意云星河娶别家女,毕竟把鸡蛋全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并不是一件明智之事。

  但现在的情况却有些不允许他们明目张胆的这么干!

  不过云星河却是摇起头来,轻叹道:“让婶婶费心了,不过我还是以前那句话,爷爷一天不出关,我就一天不娶。二奶奶和我说,爷爷曾经说过,修士最悲哀的地方,就是闭个关出来,便已物是人非,沧海桑田,父母不在,子孙满堂却又全都不认得……”

  云破月和安安闻言,都不由为之愕然,而后轻叹。

  云星河继续道:“我和云弟,还有瑶儿三人出生的时候,爷爷都不知道,要是我娶妻生子,到时候爷爷估计心里会更难过。”

  云破月闻言,呼了口气,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道:“你这么说,虽然有点道理,但你还是小看你爷爷了,他不会难过,只是会觉得有些遗憾,遗憾不能看着你们长大。但是看到子孙快乐平安,这是他最大的愿望。我们变成什么样的人,有多大成就,在你爷爷看来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健健康康……”

  看着气氛有些压抑,安安便拉着云星河转移了话题,让云瑶在院子里给他们泡茶,她则命人去做美食。

  虽然他们都已经可以不吃不喝,食霞服气便可,但享受美食这种乐趣,绝大多数修士都会保留着。

  没事喝喝灵酿,吃吃肉,这也是一种消遣。

  “小叔,飞仙宗五百年闭山期已经临近,最近那边可有异动?”

  喝茶的时候,云星河便低声询问。

  茶叶是云不留曾经种下的那株古茶树,经过千多年来的培养,这颗古茶树也多出了一股神异。

  要知道,那株古茶树,也是有系统的。

  当初云不留在成功打造出系统的时候,就给葫芦藤,古茶树,以及巨荷分别送了套系统。

  后来巨荷的系统变成了安然的系统,孕育出了安然。

  葫芦藤则孕育出了几个七彩葫芦,云星河腰间的‘阿大’,是第一个彻底成熟,从葫芦藤上掉下来的宝贝。

  这七彩葫芦拥有吞天纳地之能,无物不吞,上面蕴含着大道法则符文,宙级境强者也无法轻易将其从外面打破。

  虽然无法将宙级境强者轻易收纳进去,但暂时禁锢几秒,还是能够办得到的。可别小看这几秒,宙级境强者之间的战斗,一秒就能出现千种万种变化,更何况还是几秒。

  而那株古茶树,在百多年前,茶叶上就已经出现了大道符文,云星河打小就在茶树下修行,修行速度要比在其他地方快得多。

  而如今,这茶叶泡出来的茶水,已经不仅仅是能让人心神宁静那么简单,而是能让人进入顿悟的状态。

  称其为悟道茶,虽然有些牵强,但其实也不为过。

  除此之外,浮空岛上,还有不少妖兽拥有系统,当初云不留在研究出修行辅助系统之后,曾不要钱似的撒了一通。

  这些妖兽经过近千年的修行,在修行辅助系统地帮助之下,以及小香姬的生机恢复大阵帮助下,也都已经悄然间成为宙级境强者。

  始于是当初守在巨荷之下的那两条大鱼,如今都是鱼界大佬。

  虽然天苍星的整体实力不如安氏,但云不留的浮空岛,那可是这世间宙级境强者最扎堆的地方。

  相信没有谁能想得到,在那小小几十平方公里的浮空岛上,居然会扎堆住着二十几位宙级境强者吧!

  当初云不留所设想的,自己养的鸡都能成为这世间强大存在的天开异想,已经可以说是基本上实现了。

  唯一没有实现的是,这些强者还没有成为至强者。

  但是至强者之路太过凶险,在云不留没有成功走出来之前,天苍星上没有人会再去冒险。

  大家都在等待着云不留出关,只要他成功了,大家有了他成功的经验之后,才会想着要不要去冒这个险。

  其实如果云不留成功了,其他人也就没有必要再去冒这个险了。

  因为天苍星有了一尊至强者坐镇之后,结果就不一样了。

  听到侄子提到飞仙宗,云破月不由看了他一眼,传音道:“外面看起来没什么动静,但暗地里怎么样,谁也不清楚。那里毕竟有大宇境至强者坐镇,外人很难窥视出什么端倪来。”

  “小叔觉得,飞仙宗就那么安安静静的开山,不整妖蛾子的机率有多大?”云星河又问。

  云破月微微摇首,“几率不大,换成是我们,也是一样。没有被人打了一巴掌后,还能无动于衷的。但他们会怎么做,确实难料。”

  安云皱了下眉头,加入了讨论,“其实在我看来,无非就是这么几个情况。第一,飞仙老祖气不过,悄然潜入天苍星,用泄愤的方式一顿大杀特杀,但这种做法太过小家子气,即便愤泄了,却也同样会沦为笑柄;第二,便是联合飞仙仙域诸多势力,再次进攻天苍星,把所有力量全部压上,把战场放在天苍星,将天苍星沦为炼狱;第三,则是先想办法把万佛寺的势力从飞仙星赶出去,否则飞仙宗要是再次失败,那飞仙星就可以更名为万佛星了……”

  云破月倒是不奇怪儿子有这种见识,毕竟他们一直都把儿子当成安氏未来的家主来培养的。

  想了下,云破月便看着儿子,笑问:“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攘外必先安内!天苍星有我们安氏作为盟友,虽然可能会在第一时间内被打个措手不及,但只要缓过劲来,有老祖的帮助,肯定能撑下去,到时必定是两败俱伤。所以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先将飞仙星上的万佛宗赶出去……”

  云破月微笑道:“可是万佛寺在飞仙星上布道五百载,佛门教义早已深入人心,想要将其赶走,谈何容易?”

  “不容易也得做,禁佛杀佛之事,天澜界这边也没少做。咱们安氏不也同样不允许佛门势力踩进来吗?飞仙老祖要是连这点魄力都没有的话,那他也不可能成为大宇境至强者。”

  顿了顿,安云又道:“如果飞仙老祖更有魄力一些,抛开面子不要的话,其实他们的大敌,并非天苍星。天苍星的反抗只是让他们丢了一些面子而已,上一次在天苍星丢了一次脸,这次要是再在天苍星上丢脸的话,那他飞仙宗就真的废了。”

  云星河微微摇首,道:“我觉得你这是家族思维,别忘了,飞仙宗可是一个宗门,宗门和家族毕竟有所不同。家族利益至上,但是宗门更看重脸面,毕竟他们还要收弟子。如果我是飞仙宗,我肯定会先把脸面重新捡回来,联合众多势力,先打天苍星一个措手不及,等安氏这边反应过来之后,便及时撤走,回去收拾万佛寺。”

  “那他就不怕我们和万佛寺联手?彻底将他们赶出飞仙星?”

  云星河摇头道:“万佛寺在这一点上,如果足够聪明,就不会和飞仙宗撕破脸,他们最多只会被动防御,而不是主动出击,他们只需要巩固现有的信徒就足够了,没必要将飞仙星全部拿下,那样不仅吃相过于难看,而且还有可能遭受反弹。别忘了,万佛寺还想着扩张到其他星域,要是让其他势力觉得他们霸道,谁还会和他们合作?”

  “可佛门表面谦和,暗地里确实很霸道啊!这点谁都清楚。”安云有些无语地摊着手,说道。

  “这叫遮羞布!”云星河嘿笑着抿了抿茶。

  云破月伸手拍了拍云星河的肩膀,笑道:“这些年,你爸倒是没有白培养你,眼界确实是有了。”

  云星河闻言苦笑起来,“眼界宽了也没有什么用啊!飞仙宗如果真的抱着这种想法,我们根本拦不住,关闭传送阵法也没用。”

  这个确实没用,大宇境至强者带人横跨星域,是件很简单的事。

  当初安老祖带着云不留他们前往飞仙星的时候,也没有通过传送阵传送,而是直接带着他们就过去了。

  三人一时为之沉默,想着要是这个时候,天苍星有个大宇境至强者坐镇的话,也就不需要这么忧心了。

  这个时候,他们迫切希望他们的父亲(爷爷),能够成功出关。

  此时,被不少人心心念念着的云不留,已经彻底把自己从内而外化成了一团能量,身体内的所有大道法则真意,尽数被抹去。

  甚至就连神魂,都已经成为了一团神魂能量,只不过还保留着应有的记忆。当初他怕自己的记忆跟着被磨灭,担心是多余的。

  确实是他有些想多了,要是真的会把记忆一同磨灭掉,那那些大宇境老祖们,岂不是一个个都成了没有记忆之人?

  要是他们没有了记忆,又怎么可能对原有的宗门或家族有感情?

  不过磨灭大道法则真意的这个过程,超出了云不留的预计,原本他还以为需要几千年时光呢!

  虽然有向安老祖了解过这个过程,但很明显,安老祖的经验也仅是他的个人经验,只有参考意义。

  安老祖在这个过程上,确实是用了数千年光阴,这才小心翼翼地把大道法则真意给彻底磨灭掉。

  云不留觉得自己之所以会这么快,可能是动用了道器吧!

  安老祖当初为了稳妥起见,可是没动用任何外力的。这也说明安老祖确实是毅力非凡之辈,能够用这么长的时间做一件事。

  当然,真正困难的,其实还是新的大道法则推衍,这个过程比领悟原本就存在的大道法则,还要困难。

  安老祖在这个推衍的过程中,居然用了一两万年时间。

  不过这一步,对云不留来说,反而是最快了,他早就用系统推衍过无数次,已经有了完整的一套方案。

  更何况,这四百多年来,雷神系统也没有闲着,同样在不断推衍着各种与天苍星不同的大道法则。

  他甚至准备让这些全新的大道法则,形成一套足以呈现出一个新世界的大道法则,他准备在体内构建一个新世界,甚至是新宇宙。

  最后,也是最艰难的一步,就是迎接宇宙神秘力量的加持。

  这一步也是大宇境至强者所要面对的最终大劫。

  百分之九十九的强者,都死在这个最终大劫上,最终功亏一篑。

  而云不留,也即将迎来这一大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