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672章 通往终极之路上可有BUG可用?

作品:山野闲云|作者:来不及忧伤|分类:仙侠|更新:2020-06-19 20:21:52|下载:山野闲云TXT下载
  斩去自身修为这种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的难度,却是远远超出云不留的想象。

  宙级境强者的不灭属性,在这时候产生了极大的惯性修复作用。

  虽说宙级境强者其实也不是不死的,大宇境至强者,就能轻易收拾这一境界的强者。

  然而,宙级境这个级别,在同级别里面,在一对一的情况下,确实是很难被杀死的。

  他们全身皆由大道法则符文所化,可以轻易与大道法则力量融合到一块,可以轻易隐匿于其间,并借此与天地同寿。

  大道法则不灭,他们便可不死!

  所以,他们根本不会受伤,只能被封印。

  之所以云不留他们能够镇杀那些域外宙级境强者,原因就在于他们利用封印符文,封锁了空间,将某处空间与外界的大道法则力量彻底隔绝开来,形成一个独立的空间,让其失去遁逃的可能。

  因此,云不留在暗自尝试过许久,都未能磨灭掉自身大道法则真意丝毫之后,便决定用这样的方式来试一试。

  他先是用封印符文,把实验室给彻底封印起来,与外界形成一个异次元空间,彻底与天苍星隔绝开来。

  然后将这个次元空间里的大道法则尽数抹去,换成了他在雷神系统之中推衍出来的,全新的阴阳五行法则。

  天地形成之中,有混沌分阴阳,阴阳化五行之说。

  所以云不留将这个狭小的次元空间,变成了一个完全与天苍星没有任何瓜葛的五行法则空间。

  当安然这个空间系修行者发现云不留的实验室进不去,甚至她的神识都感应不到实验室的存在,于是她又用系统暗地里联系云不留的雷神系统,结果系统也同样联系不上雷神系统,仿佛雷神系统在这个世间消失了一般时,她便知道不好了。

  之前她们劝云不留不要冒险的时候,云不留只是笑笑,然后嘴上敷衍她们,说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去开玩笑。

  但是现在,她知道,云不留终于还是踏上那条凶险之路了。

  原本想要将这件事情告诉小白和粉夫人她们的,但最后,安然还是将事情隐瞒了下来。

  否则的话,她们很可能一不小心就会说漏嘴。

  不过她也知道,这件事情,瞒是肯定瞒不了多久的,毕竟想要晋级大宇境,可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他们安氏的老祖,在这个境界,可是一闭关就闭了几万年,搞得大家都以为在闯关的时候坐化了,这才来进攻他们安氏。

  当然,就算安老祖没有坐化,可只要他没有晋级大宇境,仅仅只是宙级境的话,也是不够看的。

  从安老祖那里得知,大家都清楚这个境界有多难。

  但是,能瞒多久算多久吧!

  安然心里头的担忧,渐渐被她压了下去,一边思索着,回头要是天苍星有变,她该怎么解决?

  “姐姐,你在想什么呢?”

  就在安然坐在露台上喝着茶,一边陷入沉思时,小白从别墅里走了出来,在她身边坐下,边给自己倒茶,边问。

  安然回过神来,末了摇了摇头,道:“没想什么,现在一切看似都稳定了下来,飞仙宗也进入闭山状态,暂时应该不会来找我们的麻烦。你没有想过要做点什么吗?”

  “做什么?”小白不明所以地喝着茶,问道。

  “收个徒弟,或者培养一些人才啊!”安然失笑道:“难道就这么天天混吃混喝过日子?那以后的日子岂不是很无聊?要知道,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也差不多算是永生了。”

  小白闻言,微微愣了下,不解道:“我为什么要收弟子呢?没事喝喝茶,睡睡觉,感觉挺好的啊!多悠闲自在!”

  安然有些无语地白了她一眼,道:“难道你不知道,修士越多的修行星,天道也会变得越强大吗?只要天道变得更加强大,修行星才会更加稳固,才不会轻易被人打破……”

  小白闻言,微微摇首,“没有听说过!”

  此时,粉妖精的身影也出现在露台上,问道:“这是谁说的?如果修行星与修士之间有这等关联,那是不是说,修行星被毁灭,那那颗修行星上号称可以与天地同寿的宙级境修士也会死?”

  小白听了也好奇地瞪大了双眸,问道:“那是不是天道越强,在那个世界修炼起来的修士修为也越强?”

  安然点头道:“确实是这样的,比如从天澜界出来的修士,总体实力上,修为都会比其他世界的修士要强。当然,这点在宙级境修士的身上不太明显,但宙级境之下的修士,差异就比较大了。”

  顿了下,安然又道:“据我们安氏的老祖宗说,天澜界在几百万年前之时,面积其实并没有像现在那么大,几千上万年,也许看不出有多大的变化,但是几万十几万,甚至是几十万年,变化就大了。”

  听到安然这话,小白的唇角便微微颤了下,道:“十几万年几十万年的,这个年限也未免太长了,想那么远的事情干嘛?”

  安然伸指点了下小白光洁圆润的脑门,有点恨铁不成钢之感,“十几万年,几十万年,这个时间看似很长,但是和天地的寿命相比,又算得了什么?一颗修行星的寿命,可以长达几十亿,甚至是上百亿年光阴,几万年,几十万年,与之相比,不过弹指一瞬罢了。”

  听起来似乎是那么回事,但小白还是很悠闲地喝起了茶,然后慢条斯理地说:“这种事情,交给那些男人去想就好了呀!我们女人家的,想那么多干嘛?我们有夫君,有儿子,他们又不是那些没本事的男人,咱们干嘛还要操那个心,那么累干嘛?”

  安然有些无语地看着这个不求上进得过且过的蛇精,心里的槽不知从何吐起。而让她更加无言以对的是,一旁的粉妖精似乎对小白的这番言论还挺附和的,在那跟着点头不已!

  就在安然无语之极的时候,粉妖精问道:“那么,如果当初我们把飞仙星给打得毁灭的话,那么飞仙宗那些宙级境强者,不是都死了吗?可那为何那些魔门中人不那么干呢?他们肯定不会不知道吧!”

  小白听到粉妖精这话,也觉得很对,跟着点头附和。

  安然摇头道:“对于那些强者们来说,在宇宙星海之中毁灭一颗恒星,其实并不难,因为恒星表面能量在燃烧的情况下,其实非常混乱。但想要毁灭一颗修行生命星,难度就大了。别看那些大能们个个支手可摘星辰,宇宙中那些没有生命存在的星体随手就能毁灭,但让他们毁灭一颗生命星,却没有那么容易。”

  小白和粉妖精显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虽然以她们现在的修为,稍小一些的星体,也能一剑将它们斩开。

  但要说像大宇境那种强者,随手就能把一看起来极其庞大的星体拽在手中搓丸子,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而且,她们的见识也确实没有那么多,见过的生命星,除了这个天苍星之外,也就只有天澜界和飞仙星了。

  论见识,她们确实不如安然。

  安然继续说道:“我听说,之所以那些至强者们一般不会彻底毁灭一颗修行生命星,有几个原因,一是生命星有天道意志守护,受到毁灭性攻击时,它们会本能地进行自我防护;二来,生命星如果真的被毁灭,那那颗生命星的天道意志在濒临死亡的时候,会产生出一种天道诅咒,这东西据说连大宇境至强者都不愿沾染。”

  安然说着,摇起头来:“以我们的实力,当初在飞仙星上,虽然可以把飞仙星打得天塌地陷,山川崩碎,但要说把飞仙星彻底打成一堆碎渣,其实是办不到的。一来我们的实力不够;二来飞仙星也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三者,佛门肯定会出面阻止。”

  小白恍然大悟道:“难怪那些大宇境强者在斗法的时候,都有意识地避开飞仙星,跑到域外宇宙星空中去。”

  粉妖精微微颔首,跟着道:“其实就算万佛寺不出手阻止,尸鬼宗上下也不会让咱们轻易毁灭飞仙星,他们还想把那里变得鬼域呢!”

  小白跟着点头,末了道:“姐姐,你想那么多干嘛?这种事不是有夫君吗?夫君平时虽然是喜欢偷懒了些,但在这种大是大非面前,他还是拎得清的,不用担心啦!”

  小白对云不留的了解,其实是她们这四个妻子里面最深的一个。

  云不留虽然喜欢偷懒,但其实责任心还是很强的,甚至会有‘男人赚钱养家,女人负责貌美如花’的大男子主义想法。

  对于这点,小白是完全不在乎的。

  普通凡人还需要担心哪天青春不在,鲜花变成黄花菜,老公不要她了要怎么办?

  但对于她们这些修为高深的修行者来说,‘老’是什么概念?

  所以,完全没有必要去抢自家男人的风头嘛!

  粉妖精也点头附和,“教导修行者这种事,小叶子就在做啊!我支持小白妹妹,咱们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好了。”

  安然这个时候,突然有股把云不留已经开始冲击大宇境的事实告诉她们的冲动,但最后还是忍下来了。

  算了,不管她们了!

  ……

  安然在替云不留担心,但此时的云不留,却已经完全沉浸在如何磨去自己这一身无敌的修为之中。

  在进行自我封印之后,云不留借用道器天地母气乾坤剑的力量进行自斩修为。这个时候,借用外力来磨灭自身修为,显然要更快。

  天地母气乾坤剑中有自我独立的意识,只不过这道意志同样被系统给禁锢着,成了一道系统智能,和雷神系统的智能差不多。

  雷神系统的智能和其他系统的智能,是有区别的。

  其他系统的智能,就是一道程序。而雷神系统的智能核心,其实是一道灵魂。现在这柄道器乾坤剑的系统智能也一样。

  在磨灭大道法则真意的过程当中,云不留渐渐意识到,斩去自身修为的说法,其实有些不太准确。

  磨灭大道法则真意之后,其实还会留下一团能量,这团能量会变成没有意识,没有任何大道法则印记的能量。

  当初他们在磨灭飞仙宗那些宙级境修士的时候,也是如此。那些飞仙宗宙级境强者被磨灭掉法则真意,被彻底杀死之后,他们遗留下来的那些能量,都被云不留给收拢封印了起来。

  这些能量可是宙级境强者修炼出来的能量,用途不小,甚至可以用来炼制道器之用。

  磨灭那些域外修士,和当初他炼化那些上古邪神们身上散发出来的能量,其实是非常相似的。

  唯一不同的是,磨灭邪恶能量中的黑暗属性,和磨灭宙级境强者本身身上的法则真意,难度可谓天差地别。

  磨灭那些宙级境修士身上的法则真意,会遭到抗拒,但炼化那些邪恶能量则不会,因为那些邪恶能量里面并没有邪神意志。

  但是,磨灭掉一团能量中的法则真意,修士本身就已经对那团能量失去了控制。从这点上来看,说斩去修为,其实也没什么不对。

  这些事情,只要真的动作去做了,才会有更深的体会。

  直到这个时候,云不留才渐渐明白,斩去修为之后的修士,到底凭什么渡过大宇境的天劫了。

  斩去修为,只不过是斩去天苍星天道加持在他身上的大道法则真意而已,并不是真的把自己给毁了,然后从零开始修行。

  如果真是这样,那为何不另外打造一具身体,然后让其修行他推衍出来的新的大道法则,这样一来,岂不是不会遭遇任何天劫?

  那么,为何宙级境修士们不这样做呢?

  云不留觉得,自己是不是寻找到了一条通往通天之路的bug?

  虽然心里头明知这个想法肯定有误,宇宙星海之中,修士那么多,不可能个个都是傻子,想不到用这种取巧的方式。

  但他还是准备先做一下实验。

  直到几年之后,一股莫明的力量,从虚无之中,降临在他用来做实验的实验体身上,瞬间将实验体毁灭,云不留终于渐渐明白,为何当初安老祖说大宇境的天劫是来自于宇宙中的神秘力量。

  他的实验体才刚刚进入荒境呢!

  这就已经遭到毁灭性打击了。

  他也终于明白,为何修士需要按步就搬,而不能一蹴而就。

  看似浪费了几年时间,但这对云不留而言,却并非无用之功。

  在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颇为完整的可行性计划。

  于是,他继续沉浸入修行当中。

  虽然斩去修为不是从零开始,但是这个过程依然存在着极大的凶险,那就是,宙级境修士连神魂都是由大道法则所化的。

  也就是说,不仅是身体上的大道法则真义要磨灭掉,就连神魂之上的那些法则真意都要彻底磨灭,抹去天苍星天道的任何烙印。

  神魂这个东西,最是难以理解,一不小心,很可能会变成白痴。

  为了不使自己变成一个白痴,失去自己原有的记忆,云不留不得不暂时停止自斩修为。

  然后,他让雷神系统重新编造了一套新的系统。

  这套新系统,完全由雷神系统成功推衍出来的,与天苍星大道法则有很大区别的法则符文构成。

  接着,他把自己的记忆注入到这个新系统系统当中。

  雷神系统是由天苍星大道法则符文编造而成的,云不留也担心自己将来要是真的自斩修为成功了,会不会失去对雷神系统的控制?

  他甚至不知道,如果真的能够成功,那自己是否还是自己?

  这个哲学问题,云不留没有深入去探究。

  在把自己的记忆存储完毕之后,云不留才继续开始修行。

  这个时候,云不留开始庆幸自己有了一尊道器做辅助,这个自我磨灭法则真意的过程,因为有道器的帮助,比想象中快了许多。

  然而,这只是云不留的个人感觉罢了。他觉得这个速度很快,但在外人看来,时间也同样过得很快。

  转眼之间,十几年一晃而过。

  这天,付正元跑去天苍书院,找书院的山长粉红叶,小叶子一直没有把自己改成云姓,依然随她母亲粉妖精姓。

  云不留对此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在他曾经生活的那个地球村华夏部落,这种事情多了去了。

  付正元跑去找粉红叶,是为了自己的儿子付生,他准备向云不留讨要一个修行辅助系统送给自己的宝贝儿子。

  他的儿子付生已经三十多岁了,是个荒境修士了。

  这些年来,付正元把自己身上的那套刺影系统,里里外外研究了不下万余次,但也没有研究出个所以然来。

  更加没有感觉到这个系统对他有什么不利的。

  说起来,反正好处多多。

  更何况,这个修行辅助系统的名声,都传到域外去了呢!现在天苍星上,就不时有域外修士前来打听修行辅助系统之事。

  再加上,在授徒的过程中,付正元发现,这套系统可以很快发现徒弟身上的毛病,然后及时向他反馈,让他对弟子进行调整。

  付正元就在想,要是儿子身上也有这么一套系统……于是他就想联系云不留,结果系统群里完全联系不上。

  无奈之下,他才跑去找云不留的女儿粉红叶。

  付正元是个宙级境强者,这点面子,粉红叶肯定得给。更何况付正元当初还跑去飞仙宗做卧底,这个功劳大家都记得。

  然后粉红叶就回了趟家,准备找父亲说一下这事。

  而这个时候,云起时也带着媳妇炎天香回家探亲,同时告诉小白和安然她们一个好消息,她们要当奶奶了。

  和云起时结成道侣这么多年,炎天香终于准备要个孩子。

  经过多年的努力,这才得已成功。事实上,这还是炎天香私底下找了粉妖精,向她要了坛送子酒。

  然后安然就知道,事情完全瞒不住了。

  几年,或者十几年后,云不留就要当爷爷了,你说这种喜事能不通知他吗?这还怎么瞒?

  当大家得知云不留不顾大家的劝阻,偷偷冲击大宇境时,整个浮空岛上,原本很欢欣的气氛,瞬间就降至了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