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668章 大战说打就打

作品:山野闲云|作者:来不及忧伤|分类:仙侠|更新:2020-06-19 20:21:52|下载:山野闲云TXT下载
  付正元没有想到,刺影系统居然能够在飞仙星被封锁之后,收到对方的消息。难道那个云二也潜伏进飞仙星了?

  但很快,付正元便打消了这个想法,如果对方也混进飞仙星,那他又如何能将消息传递出去?还不是和他一样?

  “你在哪?”付正元利用系统,在暗地里和云破月交流。

  “我在飞仙星外的虚空中,系统之间的交流,需要在一定的距离之下才行。我得到消息,飞仙星已经被封锁了,你那边即便有什么消息也肯定传递不出来吧!”

  付正元暗自松了口气,然后将飞仙宗最近的变化,以及自己的推断一一传给了云破月,末了说道:“你们最好做好准备,我现在无法离开飞仙星,无法为天苍星奉上自己的一分力量了。”

  云破月微微笑了笑,在系统里回复,“天苍星这边你放心,你自己小心点,如果没其他消息的话,那我就撤了。哦对了,如果前辈你有闲的话,可以让刺影系统扫描一下这里的护星大阵。”

  云破月离开了,但是付正元却陷入了沉思,他再一次觉得,自己身上的这个系统,似乎并不像他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原本他对这个系统是很排斥的,虽然这个系统确实让他真香了一段时间,可是想到这个系统有可能是云不留用来控制他的东西,再怎么真香,他也喜欢不起来,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使用它了。

  可是现在,他发现这个系统比他想象的还要强大。

  他甚至想着,是不是可以利用这个系统,研究一下如何在域外提升自己的实力,而不受域外天道的影响?

  虽然这个有点难,可要是真的能够实现呢?

  不过现在,他也确实想试试,看刺影系统能不能扫描护星大阵和护宗大阵。可惜,这两座大阵现在都没有启动。他只是知道这两座大阵,还没有见识过这两座大阵,也确实无从扫描。

  另一边,云破月在得到消息之后,便离开了飞仙星外星空。

  他走进了一条散发着异光的虚空通道,转眼就消失不见,那条虚空通道也在他走进去之后,开始消失。

  这条通道,正是天苍星科技院那边一直在研究的宇宙虫洞。

  虫洞理论早在几百年前宇宙飞船诞生之后就已经开始研究,经过科技系统几百年来的不断推衍分析,终于完成了宇宙虫洞的探索。

  对于修行空间法则的云破月来说,这些理论知识他很快就能掌握并运用,也因此,他这次才能靠着这个能力出现在飞仙星外。

  否则,飞仙星断绝与外界往来,离它最近的一颗生命星,也有三百光年的距离,这样的距离下,他又如何能够和飞仙星取得联系。

  这也是为何飞仙宗只断绝飞仙星与外界的联系,却没有去管其他地方的原因之一,毕竟三百光年的距离,绝不是一个短距离。

  当云破月将这个消息传回天苍星的时候,天苍星众修士都不由为之沉默。刚刚完成宇宙虫洞的研究,并能够初步进行运用时,他们甚至想过把宇宙战舰开过去,直接来个炮轰飞仙星。

  可当他们听到云破月传回来的消息之后,都有些无言。

  飞仙星外居然有护星大阵,内部还有护宗大阵,而且这些阵法还是大宇境至强者布置的,这还怎么打?

  歼星炮是能给宙级境强者带来威胁,可对大宇境……现在他们已经了解到,大宇境至强者和宙级境强者之间,压根不是同一维度的。

  大宇境打宙级境,完全就是降维打击,完全没的打。

  而且飞仙宗还有个大宇境至强者坐镇呢!

  虽然现在还在闭关,什么时候出关还是个未知数,但从飞仙宗的举动来看,估计出关的时间也快了。

  大家都眼巴巴看着云不留,想看看他有什么意见。

  其实大家都清楚,面对这种事情,肯定需要和安氏联手,但与安氏之间的联系,还需要云不留去和安老祖说,其他人都没有资格。

  云不留也清楚这是天苍星唯一的机会,如果没有安老祖帮助,现在的天苍星,下场肯定会和上古时期的天苍星一样。

  所以确实没什么好商量的。

  不过云不留觉得,加上安氏还不够,得多拉点帮手过来,比如天澜界田氏,朱氏这些势力,比如尸鬼宗这些邪道修士。

  毕竟尸鬼宗和飞仙宗是死对头嘛!

  虽然尸鬼宗被喻为邪道修士,但对天苍星而言,自诩正道的飞仙宗才是邪道,人人得而诛之。

  当云不留将这个想法告诉安老祖之后,安老祖只是笑了笑,也没有多说什么,反而问了句:“你还没有开始自斩修为吗?”

  自斩修为,就是向大宇境发起冲锋的标志。

  要挣脱天苍星天道的束缚,就得先舍弃在天苍星天道笼罩之下修起来的那些修为,否则就无法挣脱束缚。

  云不留摇了摇头,道:“时间紧迫,不敢妄动。”

  在得到安老祖的‘无言支持’之后,云不留去了趟天澜界,随行的还有本身就出自天澜界的安然。

  这是云不留第一次离开天苍星,出现在天澜界之时,云不留就感觉到了天澜界这方天地的天道对自己所产生的压制。

  只一瞬间,云不留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上仿佛像是突然压了一座大山似的,让他有种喘不过气的胸闷气短感。

  修为瞬间就从宙级境掉到了洪级境,一路掉到洪级境初段。

  直到他开启了隐匿气息法器,将自身的气息收敛隐藏起来,这种感觉才消失不见。

  在安氏族地,云不留和安然见到了安安和安逍之外的其他安氏族人,有人对他们露出友好的神态,但有些人却是对他们不咸不淡。

  而有些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但从细微的表情中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内心之中其实是在骂MMP!

  安逸这一次则是连见云不留的想法都没有,直接消失不见。

  云不留估计,那些在心里骂他的人,应该是安逸的支持者吧!

  相比云不留,安然的感情要复杂得多。

  这些安氏族人,有些是她非常熟悉的人,而有些看起来很年轻的生面孔,也依稀能够看出一些熟悉的影子。

  安安在云破月和一干支持她的族人陪同下,将她的准公公云不留和准婆婆安然领到族中,隆重宴请他们,并找来族中长辈作陪。

  那些长辈全都是支持她的人,不支持她的,她没有叫,免得跑来破坏气氛。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家宴’自然是其乐融融。

  特别是那些得到修行辅助系统的那十家人,以及系统拥有者,在看到系统的开发人云不留的时候,天生就有一种亲近感。

  他们并不觉得这种亲近感有什么不对,毕竟他们心里对云不留这个素未谋面,但名字却已如雷贯耳的人物早就心怀感激。

  短短几年的时间里,他们的修为突飞猛进,在丹药地配合下,他们已经从荒境突破到了洪级境,并且在洪级境中,他们的修为也是一日千里,将同龄之人远远甩在了身后。

  这更是让那些对修行辅助系统有想法的人们更加渴望了。

  而有些本就在洪级境的修士,对大道法则的领悟,基本上已经达到了顶点,只需要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随时可以进行渡劫。

  他们甚至听说,就连渡劫都有可以辅助的东西,降低他们渡劫的风险,这个降低的程度,甚至高达七八层。

  换句话说,只要他们把自身状态调整好,就有七八层的概率成为宙级境强者,这个诱惑之大,他们身在其中的人自然最有体会。

  夜宴结束,云不留和安然被带到了住处,然后和安安,以及云破月聊起了他们此行的目的。

  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安安暗地里联系几个仙族,他准备和这几个仙族采取一些合作。

  等安安和云破月离开,想着如何邀请田氏、朱氏等几个家时,云不留却是在一处屋顶上抱着安然看着天澜界的月亮。

  天澜界的月亮肉眼看起来要比天苍星的月亮更大,也许是因为天澜界更大,所以这颗星球的‘卫星’也显得大些吧!

  “怎么样?再次回归曾经的故乡,有何感想?”云不留笑问。

  安然轻倚着云不留,微笑摇头,末了又轻叹道:“多少有些复杂吧!安氏族地曾经遭过入侵,当初许多建筑都破损严重,虽然现在看起来已经焕然一新,但其实还是能够看出其中差别。而且曾经熟悉的一些人,现在也见不到了,今天见到的,很多都是生面孔……”

  莫明的,安然觉得有些伤感。

  云不留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事实上,这次他原本是没想让安然过来的,是安然自己要求‘回家’看看。

  ……

  第二天,田氏仙族田讳,儒门朱氏朱亮,释家万佛寺妖僧,以及妖族虎氏虎?,四家悄然间齐聚安氏族外山中的一艘宇宙战舰上。

  这个妖族虎氏曾是偷偷跟在天玄子和朱希,以及安逸他们身后的投机者。也是后来围攻那十四位飞仙宗强者的势力之一。

  虽然他们还没有得到修行辅助系统,但是生机恢复大阵,却是已经实验过了,对这个大阵,他们也是充满了渴望。

  他们甚至想过自己复制这个大阵,但结果自然是没有任何结果。

  这个生机恢复大阵,可是生机大道法则修行圆满的宙级境修士打造出来的,修为没到这个程度的生机大道修行者,怎么可能复制?

  尝到甜头的虎氏,自然而然对云不留展开了舔狗模式,这些年来不断向云不留传递要求交易的意愿。

  也正因为如此,云不留这次才会把这个妖族带上。

  至于佛宗这位妖僧,云不留也是感觉到这个妖僧与普通和尚颇为不同,对杀戮并没有任何抵触。

  等于是这次他将道释儒妖四家都请过来了。

  这四人看着这几艘宇宙战舰,想法各有不同,特别是妖僧在看到这几艘战舰的时候,不由自主回首看了眼安氏。

  虽然天澜界众家族不会让宇宙战舰这样的科技产物泛滥,但却架不住安氏将这些东西当废铁摆在这里当摆设。

  可事实上,在见识过歼星炮威力之后,妖僧很清楚这东西的威力有多强,这完全可以当成一个威慑。

  可惜,云不留并没有想那么多,之所以将会面的地点放在这,完全是因为他不想让安氏族人觉得他们在安氏搞事情。

  将四位引入战舰之中后,云不留让安然给大家泡上茶,等大家品过茶水之后,才开始进入正题。

  云不留的目的其实也很简单,就是请这四个势力出手,辅助他们抵抗飞仙宗的入侵。

  天苍星的整体实力还是有些不够,而飞仙宗目前还有四十六个宙级境修士,如果他们倾巢而出的话,那安氏要出的高手就多了。

  到时候安氏实力空虚,他们曾经的敌人要是趁机攻打安氏,那天苍星和安氏都会有危险。

  安老祖也是看出了这点,所以他并不反对云不留邀请其他势力。

  虽然在安老祖看来,真正有用的办法,其实是云不留他们当中能够出现一位大宇境至强者。

  只有这样,天苍星才有资格和那些大能们说话的资格。

  这也是他问云不留有没有开始斩去自身修为的原因。

  更何况,飞仙宗还有不少盟友呢!特别是同样有着大宇境至强者坐镇的天剑宗,谁也不知道这个天剑宗会不会进来掺上一脚。

  所以,能够拉来多少帮助,自然是拉多少为好。

  “还是那个交易方案,如果你们有兴趣的话,可以派高手来我天苍星坐镇。当然,如果最终我们和飞仙宗没有打起来的话,那么我也不会让各位族中的高手白走一趟。”

  四人闻言,神色各异。

  沉默了会后,田讳才问道:“这个时间是多少年?”

  这也是大家想问的问题,总不能一直呆在天苍星吧!要是飞仙宗见势不妙,不出手了呢?那大家就这么一直耗着?

  云不留点头道:“以一百年为限吧!不过我想用不了这么久,飞仙宗已经开始做好准备,随时有可能进攻过来。”

  妖僧则道:“云施主这是答应我们万佛寺于天苍星布道了吗?”

  云不留摇头道:“天苍星不行,但如果这次可以彻底灭掉飞仙宗的中坚力量,那我可以协助万佛寺,让你们在飞仙星传道。”

  飞仙仙域是道门的势力,佛门的踪迹在那边几乎不见,要是他们万佛寺能够在那边布道,也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和这四大势力谈好出手价之后,云不留又悄悄将他们送走,而后又悄然联系上尸鬼宗的赶尸老魔裘缘。

  希望他们能够在飞仙宗向天苍星出手的时候,能够向飞仙宗,甚至是天剑宗出手,如果天剑老祖有向天苍星出手的话。

  云不留估计,这一次,天剑老祖估计也会出手,否则的话,单凭那些道器,是不足以抗衡天苍星天道压制的。

  毕竟天苍星还有安老祖坐镇,飞仙老祖有安老祖牵制,那抵挡天苍星天道压制的任务就只能交给道器或者其他至强者。

  而和飞仙老祖交情好的,就是天剑老祖。

  赶尸老魔裘缘对此要求,自然是满口答应。要是真能成功,不仅能够干掉对头,事后还有奖励可拿,不干白不干不是?

  就这样,云不留以修行辅助系统为筹码,暗中串联了不少势力。

  等到他和安然回到天苍星的时候,五十位来自五大势力的宙级境强者已经在天苍星悄然潜伏了下来,就等着飞仙宗的强者们降临,一头钻进他们布下的天罗地网。

  这五十位宙级境强者当中,每个势力十位,剩下的十位则是来自安氏,他们也不敢多出,毕竟天澜界才是他们的大本营。

  ……

  时间一晃,又是几年过去,天苍星的普通百姓们,该怎么过日子还怎么过日子,完全没有一点大战将启的压抑感。

  而潜伏下来的那些强者们,精神也都渐渐松懈了下来。

  而在域外,加上之前的几年,十几年时间过去,已经有不少人得到了这个修行辅助系统,毕竟云不留每年都会输送几套系统出去。

  说好的留给天苍星修士的,但都被他‘争取’出来,交给那些愿意和天苍星配合的家族了。

  特别是田氏这个最为积极的家族。

  虽然田氏麒麟子田殊公子曾经很让云不留他们不爽,但架不住田讳会做人啊!啥事都敢第一个往前冲,不多给点好处都不好意思。

  也因此,这个修行辅助系统的名声,暗地里渐渐在域外星空诸多势力之中传扬开来。

  那些曾经和天苍星有过合作的势力,都有年轻的天才涌现,而且还是远超同龄人的超级天才,这个实在太容易惹人注意了。

  在有心人的注意下,修行辅助系统这事,自然瞒不了多久。

  于是,天苍星渐渐热闹了起来,涌现出了不少域外修士,因为天苍星并不拒绝域外修士进入,只要做好登记,别在天苍星惹事,天苍星都是秉持着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胸怀欢迎所有人。

  直到有一天,平静的天苍星,突然间紧张了起来,一道气息瞬间压迫入天苍星,激起了天苍星所有修士的剧烈反应。

  天苍星的天道化成一道道玄光,朝着那股气息压制过去。

  安老祖的身影在空中浮现,默默与之对峙。

  一道身影从那些大道玄光中走出,一面古朴的石镜,挡住了天道散发出来的所有大道玄光,“安老鬼,你真要趟这滩浑水?”

  云不留他们这些天苍星本土修士静静看着空中那道身影,虽然对此早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被这股气息给吓到了。

  虽然这样强大的气息他们也不是没有见识过,而且对此也早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真正碰上,还是有些忍不住心跳加速。

  众人都在默默关注着那道身影,同时暗中警惕着随时可能出现的那些宙级境修士。

  安老祖微笑道:“天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这里的‘天’,是指天澜界的上古天庭。

  在天澜界中流传着这样的传说,据说天澜界的上古时期……对天澜界而言,他们的上古时期,就是几百上千万年前。

  当初天澜界有一个庞大的势力,名叫‘天庭’,天庭统领着中央天界,也就是天澜界,统御宇宙八荒。

  可天帝荒淫无道,无数势力起来反抗它,最终将天庭毁去,所有人都想着取而代之,当初那场混战不知道打了多少年。

  于是便有了那句‘天失其鹿,天下共逐之’的说法。

  在这里,自然是指飞仙宗失去了天苍星的控制权,他安氏自然有资格把天苍星的控制权拿过来,此乃天经地义。

  那身影微微蹙了下眉头,幽幽说道:“真要打起来,这颗星球上的生灵也许会再次死绝,安老祖,你做好这个心理准备了吗?”

  安老祖微笑道:“上一次你们入侵天苍星,天苍星众生灵在反抗之下尽数死绝,他们向你们屈服了吗?你不会以为他们连这点觉悟都没有吧!如果没有,又怎敢从你飞仙宗的虎口中拔牙?”

  安老祖完全是一副老神在在的神情,微笑着朝某处虚无道:“天剑老祖,不出来与我这位晚辈见个面,打声招呼吗?”

  “啧啧啧……后生可畏啊!”

  又一道身影从虚无之中浮现,踩着道韵缓步而来,一道道看起来明明很是虚无,但却给人一种剑芒冲天之感的气息扑面而来。

  那是一位须发皆白,但神态容貌明显像个中年人的壮硕大叔,面容很刚很莽,气质并不飘逸,但给人的感觉却极度危险。

  反倒是飞仙老祖给人一种仙风道骨,飘渺虚无的自在感。

  “小后生,你想一打我们二么?胆子很大啊!”

  面对这个气势逼人的天剑老祖,安老祖的气势也在凝聚,拔高,看起来完全不输于眼前这两位,甚至隐隐还有种超过他们的感觉。

  安老祖的变化,让这两人心里不由有些疑惑,明明只是一个刚晋大宇境没多久的小后生,怎么给人的感觉像个老怪物?

  “一打二倒还不至于,此方天道对小老儿的气息还是比较熟悉的,你们觉得,真个打起来,此方天道是会帮我,还是会一视同仁?”

  也不知道安老祖是在虚张声势,还是真有其事,只听他继续悠哉游哉地说道:“其实小老儿我并不想与二位前辈为敌,要是因为小老儿牵制住二位前辈,使得二位所在的势力被其他势力钻了空子,那就是小老儿的罪过了。天剑宗和飞仙宗,发展了有数百万年了吧!”

  “哼!妖言惑众!”飞仙老祖冷哼一声,虚空中蓦然出现一只巨手朝着安老祖摄拿而来。

  安老祖哈哈一笑,一道玄光化成一柄飞剑,朝着那只摄拿而来的巨掌便劈了过去,“是真是假,打过便知!”

  “在老祖面前玩剑,简直就是道祖面前论道,可笑!”

  天剑老祖轻哼一声,一道剑气随着他的轻哼从其鼻间喷出,瞬间化成一道剑瀑,朝着安老祖劈头盖脸便倾泻而去,所过之处,碰到星空飘浮物,无一不化作齑粉,形成星空粉尘,朝四周飘荡而去。

  整个天苍星在这三位老祖的交手中,地动山摇,随着三股庞大的气息在星空外的卷荡,星空中一道道陨石化成流星,朝天苍星坠落。

  确实,这样强大的强者在星空外动手,周围的一切都要受到影响。

  甚至,如果他们愿意的话,就连天苍星的太阳,那颗冒着熊熊烈焰的恒星,都可以被他们轻易点燃。

  天苍星众宙级境强者见此,纷纷纵身而起,朝着那些陨石轰去。

  同时暗中注意着传送阵,看有没有飞仙宗的宙级境强者传送过来。

  云不留的身影出现在传送阵中,在传送阵上放了块玉简,玉简很快通过传送阵,向安氏家族传送了个消息过去。

  安氏家族那边的云破月,立马就得到了这块玉简,而后云破月前去联系赶尸老魔裘缘,为了方便联系,云不留送了套辅助系统给这位老魔,赶尸老魔也是欣然接受,最近几年一直都在研究这个东西。

  赶尸老魔得知飞仙老祖和天剑老祖在天苍星外与安老祖大战,立马便将这个消息告诉给了他们的杀马特老祖宗尸鬼老祖。

  然后没多久,杀马特老祖的身影便出现在了飞仙星外。

  他哈哈大笑着朝飞仙宗轰出了一击,飞仙星上浮起一座阵法,那正是飞仙星的护星大阵,护星大阵挡住了尸鬼老祖的攻击,但也同样把飞仙宗上下吓出了一身冷汗。

  虽然他们知道,老祖前往天苍星之后,宗门可能会被人钻空子,但老祖这才刚走多久啊?尸鬼宗怎么就得到消息了?

  飞仙宗的消息早就已经被封锁了,所以,唯一的解释便是,安氏与尸鬼宗,或者天苍星与尸鬼宗有勾结。

  然而,就在飞仙宗上下想着如何联系他们的老祖宗时,在飞仙星外的虚空之中,出现了一个空间漩涡。

  而后,一艘艘星空战舰从漩涡之中驶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