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五十六章 鹿角亭烽火 六

作品:江山烟雨录|作者:风雨照西京|分类:玄幻|更新:2020-05-19 20:08:29|下载:江山烟雨录TXT下载
  甲胄里的大鱼已经张开了血盆大口,无情的吞噬着遇到的一切,碧绿的甲胄越来越薄,波动也愈加剧烈。

  一团一团的灰色丝线几乎已经将血色世界的周围填的满满当当,像一团一团的虫子不停的蠕动着,拼了命的往里钻。

  丝线实在太多,漫天飞舞的莲花已经难以阻挡,它们相互纠缠,化成了一只只黄蜂,振着双翅,铺天盖地的冲向李青,猩红的目光四处扫荡,一朵朵莲花被定在了半空,又被黄蜂锋利的翅膀绞得粉碎。

  没了莲花的阻挡,山石巨木也在蜂群的攻击下纷纷崩塌,情势已极其危急。

  但是李青没有理会这些,一根碧绿的长藤忽然出现,闪电一般向前一卷,再收回来时已经将三少带了回来。

  这一切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整个血色的世界都变得沸腾了,蜂群发了疯一般向前冲,大鱼歇斯底里的吞噬撕咬,奇怪的是它们并没有理会青藤上缠绕着的三少,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李青。

  血色的世界变得很干净,没有了山石巨木,也没有小树莲花,连满天的细雨也不见了踪影,只剩下铺天盖地的蜂群和狰狞恐怖的大鱼,还有在世界正中站立着的那个孤独的少年。

  碧绿的甲胄已经消失不见,少年的身上覆盖了一层幽蓝的光芒,仔细看,那是一根根蓝色的羽毛。一只黄蜂冲了上来,一头正撞在羽毛上,幽蓝色的羽毛只是震了震,黄蜂已经断成了两截,抽搐着掉了下去。

  一只又一只的黄蜂冲了上来,又一只又一只的掉了下去,但是血色的大地上没有一具黄蜂的尸身,它们又化为了灰色的雾气,雾气中重新凝聚出丝线,相互纠缠,结成新的黄蜂。

  李青已经打定了主意,他知道敌人的修为远胜自己,若是完全硬碰硬,只怕自己还没走出这个院子,灵气便已经消耗殆尽,到时即便抢到了三少又能如何?还不是连带着自己一起落入敌人的手中?

  面对困境,李青决定冒险一试,他早就察觉到体内那只龙雀的存在,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龙雀每一次出现,都会让李青有同样的感觉,那就是强大,所以他要赌上一赌,没有令他失望,这一身羽毛出乎意料的强大,而且消耗少了许多,现在李青有信心带着三少一起冲出这座院落。

  玉飞梅有些郁闷,在他眼里这些士兵连同它们的首领高大林都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只要魏独行不出手,他有信心轻而易举的将他们一扫而空。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你越有信心完成的事情,结局往往都不尽如人意。现在的玉飞梅就是这样,雪花儿虽然漫天飞舞,但是魏独行并没有对他出手,因为这位神捕还有个重要的目标,那就是玉飞琼。虽然现在这位二爷受了伤,引以为傲的速度也安全施展不出来,但是谁知道这些妖魔有这怎样的手段?要是给了他喘息的机会,被它恢复过来,事情就棘手了。趁他病要他命,魏独行这些年不知面对过多少大盗恶匪,这样的道理如何不懂?至于高大林他们,魏独行与他共事多年,知道城卫军的人虽然不多,但这些年在高大林的调教下,也堪称是一支劲旅,哪有那么容易垮掉。

  他想的没错,高大林现在已经进入了状态,两军交战,临敌应变。自古以来所谓的兵法其实就是两个字:应变,所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这里四周原本灰蒙蒙一片,现在不知为何,浓雾似乎淡了许多,已经模模糊糊能瞧见四下里的街道和店铺,虽然瞧不清楚,但毕竟能瞧见些不是?这对高大林很重要。

  那只巨大的黄蜂虽然恐怖,但是每次飞行,有意无意的不是挡着通往肉铺的道路,就是遮住茶楼的门口,显然这两处对这个黄蜂来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知道了敌人的忌讳,事情就好办多了,路有两条,黄蜂却只有一只,高大林举起了手中的长刀。

  玉飞梅顶着箭矢冲向站在最前面的四十名士兵,他不知道大哥怎么忽然就消失了,对神出鬼没的魏独行不理不睬,任由他一枪一枪刺向二哥,看来不是一母所生就是不同,自家兄弟还是要自家兄弟帮衬。

  玉飞梅只希望二哥能多挺一会儿,只要一小会儿,自己收拾了这群蝼蚁,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去帮二哥。

  趁着眼前这两排士兵还不能动弹,自己得赶紧解决掉他们,虽然是蝼蚁,但是人多啊,解决掉一个算一个,对自己的威胁也可以少上那么一分,解决起其他人来也可以少一点阻碍。

  眼瞅着就要得手,那些蝼蚁却忽然逃了,这可不像自己印象中晓勇的天龙边军战士,他们不是总在鼓吹自己多么多么义气,对同袍不舍不弃吗?原来一旦真的面临生死的时候,他们也会怕,也会怂。

  玉飞梅冷笑着,挥舞着双翅,心里有股子说不出来的快感,或许那就叫征服?

  可是还没有见到第一滴鲜血,玉飞梅瞧出了不对,这帮家伙不是逃,他们竟然冲向了茶楼,这还了得,现在茶楼里不但有那些人药,还有魏独行那些受伤的手下,这要是被这些蝼蚁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救走,日后在家族里自己还怎么抬头做人?

  顾不得眼前这些士兵,玉飞梅呼啸着冲向了茶楼。

  盛志带着五十名手下没命的奔跑,手里的弓弩却上好了弦。空中那只黄蜂虽然瞧着强大,但是方才自己可是瞧见,那些利箭落在黄蜂的身上也是见了血的,这次自己就专往黄蜂的腋下招呼,看他受不受得住。

  五十名战士,五十张利弩,每张弩上都装着十支利箭,足足五百支利箭,就算在大青山里的铁背猩猩遇上了,怕也会变成刺猬,盛志就不信那只黄蜂比铁背猩猩的皮还要厚。

  呼—,先到的不是利箭,而是长刀,先前被定住那四十名战士已经能动了,城卫军这二百来条汉子在一起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阵仗,根本不用多说,看着其他人的动向,心里就已经明白自己要做什么。

  四十柄长刀斩的并不是黄蜂的头颅,也不是黄蜂的身躯,而是蜂尾。

  这一下变生肘腋,玉飞梅只顾着向前冲,却忘了身下的这四十名战士,钦原一族的墨玉针就藏在蜂尾,这里没那么脆弱,即便是被长刀斩中也未必就会怎样,但是这些战士的气势惊人,每一个都咬着牙、红着眼,像是不将自己剁碎了就不肯罢手一样。

  玉飞梅下意识的振翅向上,他想要避开身后的这些长刀,却又忘了前面还有五十名奔跑的战士,它们虽然向前奔跑,单手里的弩箭却可以后射。

  作为神府境高手,虽然并没有专门修炼过身体,但是常年受灵气滋养,仍旧比普通人强壮太多。一支利箭不偏不倚,正射在玉飞梅的腋下,有点疼,但也只是有点疼而已,玉飞梅没当回事,只要再向上一点儿,就可以躲开身后那些长刀。

  就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五百支利箭全到了,疼,钻心的疼,翅膀每扇动一下都好像要从身体上折断一样。

  玉飞梅很愤怒,这些不起眼的蝼蚁竟然伤到了自己,这如何能忍?黄蜂发了狂一样收拢了翅膀,也不顾迎面飞来的箭矢一头扎向盛志的军中。

  贴身肉搏从来都是战场上最惨烈的景象,这个时候所有的算计、战法全都变得没什么用处,剩下的只有勇气,谁更勇敢,谁更不惜命,谁便有可能在惨烈的战斗中生存下来。

  城卫军的兄弟们从不缺少勇气,但毕竟只是普通的战士,与神府境高手的实力天差地远,方才还可以依靠战法弥补实力的不足,但是现在却不行了,只有硬碰硬的死磕。

  一个士兵倒下了,立刻就有人顶了上来,刀枪并举,死命的向黄蜂的身上招呼。鲜血四溅、血肉横飞,几十名战士围着一只巨大的黄蜂,双方谁都不肯后退半步。

  高大林带着几十名战士冲向肉铺,他的目的很简单,也应该最管用,他要吸引玉飞梅的注意,只要他敢冲过来阻拦自己,高大林就可以和盛志一样用手里的弩箭射他,那只黄蜂虽然强大,但也不会经得住自己和盛志几轮攻击,等到消磨了体力,又受了重伤,任他是什么高手,也一样得听凭自己摆布。

  这个法子原本是有用的,但是高大林没想到才经过盛志的攻击,那只黄蜂竟然就发狂了,眼看着自己的兄弟一个个倒下,高大林也顾不得什么战法,提着刀掉头冲了回去。

  玉飞梅的身上已经裂开了许多伤口,鲜红的血液混合着黄色的体液顺着伤口直流,但是这个妖魔发了狠,不将这些蝼蚁全部碾碎在脚下绝不肯善罢甘休。

  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城卫军的战士已经倒下了一片,少说也有几十号,盛志已经杀红了眼,他离得黄蜂最近,近的已经能瞧见黄蜂腹部那道狰狞的伤口。

  提着刀,死死盯着那道伤口,只要自己再补上一刀,不信这个妖魔还能挺得住。黄蜂在动,盛志也在动,但总是差着那么一点儿,有一个兄弟又倒在了盛志的脚边。

  高大林奋力前冲,盛志那帮兄弟能站着的已经不多了,他一眼就瞧见在黄蜂腹部寻找机会的盛志,不行,如果不能阻挡住黄蜂的脚步,就算这些兄弟全都倒下,盛志也不会得手。

  大吼一声,高大林跳了起来,他瞥见又有几个兄弟被黄蜂的目光定住了,只怕下一刻就会丢了性命,高大林再也不能等,也不管离着黄蜂还有多远。

  以高大林的身手自然没法子越过近丈的距离,但不是还有兄弟们吗?前面奔跑的汉子一个个接连跃起,高大林在空中踏过他们的肩头,手中的刀向着黄蜂的颈部斩下。

  四周的敌人虽多,但自然瞒不过玉飞梅的感知,原本像高大林这样的身手,玉飞梅根本不用理会,但是交战到现在,这帮蝼蚁实在是难缠,一个个似乎全不在意自己的性命,心里想的只是如何杀了自己,多少年没有面对过这样的战斗了,身为神府境的高手,玉飞梅已经顺风顺水惯了,现在又受了伤,乍一面对高大林那疯魔一样的长刀,心里忍不住升起一丝胆怯。

  就是着一丝胆怯害了他,玉飞梅下意识的要躲,但是他忘了前后左右这会儿全是敌人,又能躲到哪里去?

  几柄长刀同时落在了玉飞梅的身上,虽然只是添了几道小小的伤口,玉飞梅的胆气却寒了,再也躲不过身下盛志手里的长刀,偏巧,那柄刀才是最要命的。

  盛志的刀深深刺进了黄蜂腹部的伤口中,七尺长刀,三尺六寸的锋刃一下子全都没了进去,大股大股的鲜血和体液就像瀑布一样,劈头盖脸的淋了盛志一身。

  玉飞琼正全神贯注的盯着周围的动静,太可怕了,直到今天玉飞琼才知道这个名震青山的神捕是这样的可怕。自己那些致命的毒雾面对风雪时全没有半分用处,因为他根本不知道魏独行藏在那里,但自己却躲不开那杆要命的长枪,已经是第四枪了,玉飞琼彻底没法子飞行,不能飞行,索性也就收了妖身,一袭黑衣,手中握着自己修炼了多年的墨玉针,这是玉飞琼最后的倚仗。只要没自己这根针刺伤,任他什么神捕,还不得乖乖的听自己使唤?虽然已经到了这步田地,玉飞琼仍然没有放弃希望,何况还有老五呢,玉飞琼知道就算大哥抛下了自己,老五也绝不会不顾自己的安危,直到他听到那一声惨叫。

  谁被三尺刀锋捅进了肚子,叫声都不会比玉飞梅好听到哪里去,巨大的黄蜂挣扎着,还是落到了地上,化成了一个黑衣老者,与盛志紧紧的相拥在一起,长刀贯穿了老者的胸膛,一根黑色的长针也穿透了盛志的胸腹。

  “老五—”,撕心裂肺的惨叫划破了长街上的浓雾,玉飞琼没想到自己这个弟弟竟然被这些不起眼的士兵杀死,迈开步子想要冲过来,却忘了四周飞舞的雪花儿,一杆长枪像毒蛇一样窜了出来,狠狠的叮了玉飞琼一口,就是这一口,已经足够要了玉飞琼的性命。

  李青在雾气中前行,身后拖着挺尸一样的三少,以他的目力,已经能瞧见不远处院落的大门,没有多远了,一旦出去,外面不管怎么说还有武馆和城卫军的兄弟,到那时就该自己身后这个玉家三少发挥作用了。

  忽然漫天飞舞的黄蜂,翻滚汹涌的雾气连同那条狰狞恐怖的大鱼一起不见了踪影。

  李青手中的长藤一卷,三少已经落进了李青的手中。

  出乎意料,院子里站着的那个老者竟然没有阻拦,就那么站在原地看着。

  院子里已经没有一处完整的房屋,满院子的瓦砾中站着一老一少。

  “你是李青?”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老者的声音竟然有那么一丝温和。

  他想要做什么?李青不敢有丝毫放松,虽然面前的老者慈眉善目,没有一点让人害怕的地方,但是李青还是不敢稍有松懈,他知道面前这个老者应该就是石夫人口中玉家的家主玉枭。

  老者见李青提着长枪并不答话,只是死死的盯着自己,手中的长枪说巧不巧,正抵在被李青提在手里的年轻人的咽喉。

  老者摇了摇头,笑了,就好像做长辈的瞧见自家的小辈在自己面前任性的耍些不入眼的小聪明一样,好气又好笑。

  眼睁睁瞧着老者一步步向自己走来,李青心里冷笑,还真以为自己不敢动手?手中的长枪往前递了递,三少还在自己的手上,无论来的是谁,李青都不怕。

  从开始到现在,李青的每次应变,每次决定都是正确的,三少也成功擒到了手,但是现在李青忽然发现这一切原来都没什么用,他谁都威胁不了,因为他自己也动不了了。

  呆立在原地的少年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老者不紧不慢的走过来,不紧不慢的从自己的手里接过了玉家三少,冲着自己笑了笑,还点了点头,不紧不慢的走了。

  直到老者的身影消失不见,李青这才恢复了自由,冷汗顺着脊背一滴滴往下流,就在刚才他才知道什么叫神府七重境,一重一生死。原来对方要杀自己,只不过是举手投足间的事情而已,既然这样他为什么不动手?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早先在青霄塔中的黑狱星上是这样,昨天的慈孝庵也是这样,现在又是如此,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妖魔为什么要屡次三番的放过自己?到底有什么阴谋?难道这一切又是和自己神秘的身世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