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98章 改制(八)

作品:瓷界无痕|作者:乌羽草衣|分类:其他|更新:2020-05-23 07:37:58|下载:瓷界无痕TXT下载
  刘志康接到李鸿飞打过来的电话,答应了他提出的请求,并询问款项的事办得怎么样了。李鸿飞只说了声OK,其他的一概不说,他将其中的过程统统的都隐瞒了下来。

  “好,那就好。”刘志康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了下来。

  “这两天我身体有点不舒服,我就不当面给你汇报工作了。”李鸿飞靠在病床的枕头上,借着邓琳琳离开的时机简单的聊了两句。

  “好,我知道了。”刘志康合上电话,他朝着身边的沈云志笑着点了点头。

  沈云志立马满脸堆笑,迎了上来,说道:“怎么样,我说他行吧?”

  “算你有眼。”刘志康顺道嘉许一声,也不吝啬那个大拇指,对着他扬了扬。

  沈云志眯着眼似乎很享受这种认可,毕竟好久没有拍马屁了。

  “那几兄弟什么反应?”刘志康问道。

  “还能有什么反应?乖乖的在家里陪着老太太打麻将。”沈云志说到这也觉得好笑,这肖家兄弟不在厂里做事之后似乎变得格外孝顺,成天围着老太太时不时的吹两句耳旁风,惹得老太太一脸的不高兴。肖梅还算是个聪明的女人,见此情况避之而去。

  “肖梅呢?”刘志康眉头一挑,问道。

  “她去了洞庭别院。”沈云志把握节奏,他才不会去惹那些只看稀奇的闲事。

  “看来她还不算傻嘛。”刘志康呵呵一笑。

  “都是表哥调教的好。”沈云志马屁一个接着一个,他就不怕浑身的屁臭味,只怕刘志康不给他机会表演。

  “嘿嘿,你看李鸿飞怎么样?”刘志康多少还是有些怀疑他的能力,他深怕自己的2500万泡汤。

  “挺好的。有魄力,有点当初表哥的影子。”沈云志不敢乱说,深怕惹恼刘志康不让自己呆在他身边。

  “哦?这可是真的?”刘志康也很感兴趣。

  “真的。只不过,他比你坦荡了一些。”沈云志说这些话无非是想引起刘志康的注意。

  “这么说我不怎么坦荡呗。”刘志康似乎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

  “没有的事,表哥比他英明。”沈云志见状赶紧摇头,摇拨得像珊瑚礁一样。

  “我英明吗?”刘志康还是第一次听人说自己英明。

  “那是必须的。”沈云志亮出了大拇指。

  “你不是心中压着一个疑问吗?”刘志康呵呵呵笑道。

  “我,我可不敢有。”沈云志一时语塞。

  “有不有,还不是你知道。”刘志康将身子向后一靠。

  “表哥。”沈云志低下了头。

  “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不叫上面的领导给解决一下。”刘志康笑中含着几许无奈。

  沈云志默默的站在一旁,连应声出气都要体验一下才敢鼻息相通,好好的享受云月的浪漫。

  “以后你就会明白的。”说到这,刘志康停顿下来,沈云志踮着脚尖,翘首以待。

  “以后的事,再说吧。”沈云志打着马虎眼。

  “这次也算是个综合考核吧。”刘志康端起盖碗茶,润了润嗓子。

  “及格了吧?”

  “成绩还不错。”

  “那就恭喜你啦。”

  “恭喜啥?”

  “找到了乘龙快婿。”

  话音刚落,刘志康就收到财务发来的信息。刘志康和悦一笑,2500万居然一分不少的到账了。

  “什么事这么高兴?”沈云志头皮发虚,忍不住还是问了一句。

  “钱到账啦。”刘志康将手机在沈云志的眼前晃了两晃。

  “真到账啦?”沈云志觉得太不可思议啦。

  “嗯。”刘志康鼻音一应,将电话放进了兜里。

  “那不是要兑现你的承诺?”沈云志这才觉得是太不可思议。

  “我有不兑现的理由吗?”刘志康这才感到揪心的疼痛。

  “875万呀,给他会不会太多啦。”沈云志第一反应就是这么多钱,李鸿飞拿得动吗?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这个道理你该懂吧?”刘志康心里虽疼,可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一些。

  “嗯,这是立信守诺的根本。”沈云志一番闪亮人眼的厥词。

  “好一个立信守诺。”刘志康细细品味着这几个字,他猛然觉得自己也被世人的道德给绑架啦。从刘志康的内心深处不难体会到这种被狼牙撕裂的灼痛,钱谁不喜爱,何况这本就是自己的钱,虽然李鸿飞是自己的准女婿,可要让他给他875万多少还是有些心痛,他嘴上不说,并不代表他很愉快。

  沈云志也不是傻子,他从刘志康脸上惊现的疑云中找到了标准答案,他不敢再议论这个敏感的字,故作嘻哈的调整了他的论词。

  刘志康心虽悸痛,可怎么也抵不住丢失2500万这个数字的疼。回想一下,钱只不过换了一个口袋而已,李鸿飞不是自己的准女婿吗?那我还心痛个屁呀?想到这,他脸上的笑颜逐渐打开,李鸿飞的、邓琳琳的,还不是我的。

  沈云志在一旁察言观色,见他面色红润,嘴角挂笑,心知他的心结已开,于是凑上前去问道:“表哥,你说咱改哪个厂呢?”

  “就改你那个厂,其他的几个厂全部卖掉,这样肖家人也没有什么话说。”刘志康早就想清楚了,究其原因,表弟还是比舅子靠谱。

  “哦。”沈云志一阵暗喜,从刘志康的话里语言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自己还有用武之地。

  “不过,这厂如何改,如何建还得琳琳她来定,毕竟她是公司的总经理嘛,还得扶持。另外,你给我听清楚了,基建上的道道你给我把住,千万不要再出上次的事情。”刘志康叮嘱一声,眼神像一把快刀冷冷地插入他的面目。

  沈云志惊恐的冷汗直冒,连连诺诺:“不敢,不敢。”

  “不敢就好。”刘志康脸上的冷漠一扫而过,换而来之的是一阵欢愉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

  沈云志忙从茶几上扯了几张抽纸,缓缓地将脑门上的汗滴擦去。

  “最近广东那边的花色有些惊艳呀。”刘志康一转话题闲聊起来。

  “的确有些不合常理。稀奇古怪的,看不懂。”沈云志摇摇头,断字连连。

  “这个看不懂却惊起了一湖水面,不知道是谁所为。”刘志康纳闷的说。

  “还有谁所为?就是我们的李羽新的杰作。”正在这时,邓琳琳走进了办公室,一见这话,立即搭上。

  “他?他怎么所为?”刘志康不解的问。

  “那是他在广东的课题,现在才流行开来。”邓琳琳一脸怅然的说。

  “那我们厂有没有推出这些系列?”刘志康关切的问。

  “推出了高配版本,比以前的那些更具有观赏性和连贯性。在色彩方面更加惊艳。”邓琳琳自豪的将脸扬起,一口气汇报了刘志康还不知道的事实。

  “原来如此,果真是奇才。”刘志康欣然自得,这钱不钱的一下子就不疼啦。

  “对了,还有一件事要向你汇报。”邓琳琳眼睛瞟了一眼沈云志,顿住了口中的话。

  “不碍事,都是自己人。”刘志康没好意思打发沈云志离开。

  可沈云志也不是傻子,别人父女俩说话,我掺和什么,还是走吧。想到这,沈云志一个笑脸,连哈两声,说道:“我还有事,你们谈吧。”

  说完,他就悄悄地退出房间,顺手关上房门,却没有马上离去,伏耳贴在门上听点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