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437章 黑暗纪元的血色铜门(求订阅)

作品:这个西游有点诡异|作者:左手萝莉|分类:仙侠|更新:2020-10-19 22:38:49|下载:这个西游有点诡异TXT下载
  邪灵!

  这二字宛如一道惊雷,在众人的脑海中炸裂。

  心神俱裂!

  “怎么可能是邪灵?”

  “不...不可能!”

  “不是传说这种东西已经在鬼域灭绝了吗?”

  “我们...逃吧......根本没有希望!”

  “邪灵太强了。”

  除了王莹和墨禹,其他人喃喃道。声音中充满了害怕与惊慌。

  他们不怕死,面对鬼怪也不会胆怯,但是要是死在邪灵手中,还是毫无希望的死亡,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传说,死在邪灵手中,那是永世不得超生的。

  连轮回都没有希望。

  ——邪灵,一种比鬼怪危害性还要大的怪物。相传是来自于九幽黄泉之中,可不是这些鬼域衍生出的鬼怪可以媲美的。

  ——邪灵,在于一个邪与灵字。它邪恶无比,比一般的鬼怪更加嗜血残忍,且充满了强烈的污染,所过之处,人畜皆亡,甚至连鬼修的身体都可以侵蚀。

  并且,它却拥有自己的智慧。

  比人还要狡诈,聪明。

  这就是它被称赋予了一个灵字的原因。

  邪灵对于人类的危害性,不言而喻。每一头邪灵出世,都代表着鬼域中的人类又经历了一次浩劫。

  在古老相传中,花果山刚刚化为鬼域的时候,大概就是距今三四百年前的时候,就有一头邪灵出世,它是跟着九幽碎片一起坠落于此的。

  这头邪灵开始一直在沉睡,没有对花果山鬼域产生任何危害,但后来不知为何,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惊动了,让这头邪灵彻底苏醒。

  苏醒之后,便造成了花果山鬼域数十万人的死亡。

  最后,整个花果山鬼域的各大势力不得不联合起来,在损失了几十位顶级鬼修,才堪堪把这头邪灵镇压了下去。

  邪灵最令人恐怖的,莫过于它的智慧,以及无法抵抗的污染特性。

  如果这里有一头邪灵,那么很可能众人已经被这头邪灵盯上,说不准现在所看到的东西,都是这头狡诈的邪灵,想要他们看到的景象。

  这里居然有一头邪灵!

  该怎么办?

  众人心中泛着冰凉的寒意,背后都浮现出一层层冷汗,面面相觑。

  最终,把目光放在了王莹身上。

  她身上还有那位强大的鬼神意念,而对于众人而言,无论是传说中的鬼神,还是邪恶之极的邪灵,都是无法抵抗,不可捉摸的存在。

  或许,那位鬼神有对付邪灵的办法。

  ......

  此刻

  苏无自然也观察着四周。

  周围奇特的地貌,残余的建筑,还有死亡的尸体,都引起了他的兴趣。

  观这些建筑,残留在上面的气息,确实是与青石板路相同、大概都是万年前,黑暗纪元时代的建筑。

  对于黑暗纪元,其实苏无也不太了解,这是个已经完全失落的时代。甚至这个时代的神秘性、还要超过远古神话时代。

  神话时代不提,这个时代太久远了,残留到现在的,也只是一些似是而非的故事与传说。

  而黑暗纪元,却流传着不少传说。都说这个时代埋葬了来自于远古神话时代的一切,是远古终结的产物,代表着无尽的灾难和罪恶。

  世界各地,也流传着不少黑暗纪元的东西。

  比如灵山之中,就一直有魔佛的传说,据说他将是终结西天如来的最终之魔。

  还有无边血海的传说,据说这里是诸天轮回的根本,也是万物死亡后的最终归宿。

  诸如此类的,还有很多。

  但,不管怎么样,黑暗纪元的时代,确实太神秘了,也各位的吸引人。甚至有传言说,现在的妖,仙,神,鬼,魔,佛,亦或者故事种等等,世界物种的衍生,规则的制定,修行道路的确立,都是源自于黑暗纪元时代。

  不知是真是假。

  建筑的历史时间,没有问题。但这些尸体......

  “邪灵...难不成这也有一头邪神之种?”

  所谓的邪灵,都只不过是邪神之种的幼体罢了。这种脱胎于九幽诡异的邪恶存在,苏无比谁都要了解。

  毕竟,他所驾驭的旱灾之种,就有一部分由邪神之种组成。被称之为旱灾邪种。

  苏无心中微冷。

  还真是变成猫怪了。

  他本以为是鬼怪惯用的狸猫换太子等一些幻觉或者障眼法的手段,但没想到居然真的是变成了猫怪。

  精神力扫描,仔细感受,这头猫怪,虽然已经死亡,但身体蕴含的古怪危险气势,却隐隐不散。

  让人心惊。

  其身上残留的污染气息,甚至比自己的天灾之种有过之而无不及。

  虽然没有天灾之种的霸道、炽烈,但更加的邪恶混沌,阴森不祥。

  对于这里的情况到底是不是邪灵造成的,如果是,邪灵在哪?如果不是,这万年前的建筑中,又为何存在着这么多尸体,污染又是怎么回事?

  这些问题,就连苏无一时间也没法解释。只能让众人深入其中,再继续探索。

  众人无奈,鬼神都发话了,还能怎么办,继续走呗。

  前有狼后有虎,谁也不敢得罪。

  但说到底,邪灵还不知道有没有、鬼神却一直在身边,该怎么选,这还用说吗?

  ......

  越往里走,保存完整的建筑越多。

  走到最后,众人便在岛屿中间,发现了一处规模庞大的老宅子。

  占地十几亩,但大部分都是一些低矮的建筑,高不过七八米,屋顶却是三角形,尖尖的。上面还铭刻着一枚巨大的眼睛。

  这风格乍一看起来,相当的诡异。

  “眼睛崇拜?”

  “啧啧......你说当年生存在这里的人类,崇拜什么不好,居然崇拜眼睛?”

  “这眼睛,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我看跟我这双眼睛也没什么区别。”

  墨禹也从邪灵的震惊中恢复了过来,此刻看到建筑之上的眼睛图案,撇了撇嘴,嗤笑道。

  “别瞎说,这里面没准就有你的老祖宗。你不怕他掀开棺材板,找你来唠叨唠叨吗?”

  王莹笑骂了一句。

  “是啊,墨老大,没准还真说不懂呢。”

  “你看,这眼睛是不是与墨老大很相似。”

  “就是就是,你看看这纹路,这大小,啧啧,与墨老大标配啊。”

  其他人也纷纷笑着说道。

  墨禹的抽科打诨,让队伍原本压抑的气氛,也轻松了一点。

  众人选择性的遗忘掉那头恐怖的邪灵。

  上前查看之后,便往这处古宅的深处走去。

  一路行行复复几十分钟,绕过了七八个胡同,巷子,并没有发现什么古怪之处。

  继续前进,最终沿着一条长长的高墙又行走了半个小时,终于所有人停留在了一扇朱红色的铜门边上。

  这扇朱红色的铜门,此刻被紧紧的锁着。上面刷的红漆,已经斑驳陆离。

  但哪怕经历了万年的时间,这门却仍旧没有损坏,且上面的红漆,居然也红的如同血一般。

  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

  众人站在门前,感受着门后压抑恐怖的气势,脸色苍白。

  这一刻,就连苏无,他一直沉着的脸色,也渐渐的凝重了三分。

  ......

  站在斑驳的铜门之前,虽然四周连接着高耸的墙,但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股凶煞之气,几乎凝聚成型,扑面而来。

  望向虚空,可以看到,一团团黑雾般的气息,在凝聚,消散中变化出无数狰狞的形态。

  众人心中一冷,那个未知的存在,居然连这些凶煞之气都可以幻化出,这恐怖的能力,简直不讲道理。

  太厉害了。

  难不成这门后,就是那头邪灵的藏身之地?

  墨禹走上前,伸手摸向朱红色的大门。

  脸色一会红一会白。

  不断的变化。

  几分钟,他缓缓的放下了手臂,一脸退后了好几步。

  深深的吸了口气,道:

  “这门后......门后孕有凶物。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这么多年,还没有见到过蕴含有如此凶恶气息的凶物。”

  “是那头邪灵?...不,不对!”

  墨禹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脸上的吃惊也丝毫不加以掩饰。

  在他的旁边,其他的几位强大的武者,也上前感受了一番,同样一脸的凝重。

  这几个人,明显都是有些手段在身的。

  要知道,花果山鬼域由于鬼怪不断衍生,并且天灾人祸也层出不穷,导致妖魔丛生,各种奇奇怪怪的事物,多的数不胜数。

  许多武者都是九死一生成长起来的。尤其是那些顶尖武者,更是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生死危机。

  正因为这样,能进入探索先头部队的武者,一个个绝不比鬼修弱小多少。

  而他们的感受,甚至比鬼修更加直接,毕竟身体内没有接引而来的鬼怪意念作为缓冲。

  他们是直面门内气息。

  “是...宛如天渊一般的黑暗。”

  “还有绝望。”

  “无尽的痛苦。”

  “我感受到了灵魂的沉沦。”

  几人脸色阴沉,深深的吸了口凉气,压抑下震动的心神,如是说道。

  这门后,究竟是何物,竟然如此的恐怖?

  开,还是不开?

  墨禹与王莹对视了一眼,后者咬了咬牙,随后狠狠的点头道:“开!”

  “我们有鬼神大人的保护,没事的。即使这里面藏匿着的东西是邪灵,鬼神大人也会亲自出手对付它。”

  王莹没忘了拉大旗扯虎皮。

  在她认知中,反正鬼神大人也没有反对,那就是代表同意,那就打开吧!

  踌躇了片刻后,几个武者轮流上前,强忍着门上传来的恐怖气息,以及心中的害怕与恐惧,一点点的,咬着牙推开了铜门。

  随着铜门吱呀一声的打开,一般的武者可能没什么感觉,只觉得一股凉气从里面窜出,但王莹和墨禹,包括苏无,明显可以感觉到,一股蕴含着愤怒,绝望,黑暗的气息,从古屋的院子中沛然而出。

  滔滔荡荡的,几乎连绵不绝。

  但,墨禹和王莹,也只是感受到这股不详的气息。苏无却真真切切的看到了某些东西。

  他看到这股已经浓郁到了极致的黑暗气息,比曾经碰到的九幽诡异还要让人绝望。然而包罗着一切黑暗,愤怒的气息之中,却又隐藏着一丝隐隐的纯白。

  那斯纯白,仔细感受,隐隐这点点希望,虽然细小,却让人感觉宽广无比,蕴含着如同母爱一般的伟大力量。

  “救救......救救......他......”

  黑暗的时候气息,翻滚旋转,无尽的绝望却怎么也淹没不了那其中一丝德纯白希望。

  白色的气息中,竟然蕴含着生灵的呢喃之声。

  不可思议!

  “救救他?”

  “是他,还是她,亦或者它?”

  “到底要拯救谁?”

  苏无面色微微一沉。

  突然,他神色一动:“不要回头!”

  “赶紧进入铜门内部!”

  低沉的声音从苏无口中浮现。

  他在发出警告。

  ——进门?

  ——还没探查清楚,这么匆忙进去干嘛?

  ——进去找死不成?

  ——这位鬼神想要他们的小命?

  众人微微一愣。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股诡异的注视感,突然从背后传来。

  所有人都能够感觉得到!

  这东西,就这么看着所有人,不,应该说是看着他们面前的铜门,或者是铜门内部。

  那冰冷无情的注视,让所有人的后背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注视感在缓缓靠近。

  让所有人情不自禁的身体僵硬,甚至无法扭头观看。

  王莹率先受不了了,往后一抓,一股滑腻的感觉传来,这一次甚至能隐隐闻到身后的腐臭味道。

  在收回手,果然一把腐烂的头发,出现在了手掌里。

  这头发上,携带的湿漉漉的红色液体,似乎是刚刚从人身上弄下来的。

  血?

  王莹的眼角的余光扫向两边,可以看到两位稍微靠后的武者,身上都被插满了无数密密麻麻的黑色头发,一滴滴的鲜血,顺着头发的尖端滴落。

  头发蠕动着,如同活了一般。肉眼可见,这两位武者的身体变得消瘦无比,似乎全身的精华,都被头发吸取了一般。

  两个人竟然越缩越小,当缩小到一定极致后,身体开始长出密密麻麻的毛发,身体蠕动变形。

  最终,竟然化为了一只成年的猫尸体,一只成年的狗的尸体。

  两个活生生的人,竟然就这么化为了两具猫狗尸体。猫狗尸体也与之前看到的那些一样,眼睛空洞,黑漆漆的,似乎透露出无尽的绝望。

  王莹用眼角余光看向其他地方,其他人似乎没有丝毫的知觉,只有墨禹一个人,似乎感受到了什么。

  他脸色微微变化,不再犹豫,一步踏入了铜门之内。

  这家伙也发现了异常?

  感受到身后的危险,王莹也不再多想,同样一脚踏入了铜门之内。

  先逃为敬!

  听鬼神的准备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