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79章 没有名字之地

作品:钥之旅|作者:施宁生|分类:玄幻|更新:2020-05-24 06:37:25|下载:钥之旅TXT下载
  它们生病了?

  空气中有微弱的血腥味,是那些异兽散发出来的,队伍里轻易就能看到的那些庞然大物,三眼怪牛,七彩羚鸵,炫纹獠猪……所以巫女是兽医?

  可是队伍里参插着零星的异族。

  异兽还是异兽,它是什么,来自哪里一目了然。

  异族不一样,异族有他们的气息,有他们的原生形态,一如红龙,此刻却舍弃了变成类人,这里的异族都多以人形姿态出现。一眼看去难以分辨,从服饰,或是气息可以稍微猜出是哪一路的,当然也可能是伪装。

  但无论何种站姿,异族在队伍里都非常醒目,不是几只花枝招展的异兽可以掩饰的。

  五十名左右的等候者里,大约有十个是人,他们不是人族,很明显是异族。

  和兽一起排队已经够侮辱了,还被当成兽医治?这开玩笑吧。

  可看那些异族比异兽更阴气沉沉,一脸的病容。

  他们都是来找巫女的?确定是那些应该把人类踩在泥泞下的异族?

  魔族们一时消化不了这个地方。

  随着魔族走近,野兽天生的触觉和反应,让它们对凶残的嗜血者警惕回避,异族可不,见着拘谨地走进人类聚居地的三个魔族,纷纷露出惊喜的神色。

  这也是异族暴露身份的要素之一。

  当中认识焚轮的,反而能默不作声,女性异族闪亮的眼神根本无所遁形,焚轮还是那么无与伦比的俊俏,英伟貌岸,他几乎和年轻时没两样,甚至更有魅力了。而那两个小年轻不用说,青出于蓝胜于蓝的优秀俊美。

  一个排在队伍前头的妩媚小蝙蝠更跳出队伍上前围着焚轮转,魔爪不安分伸向焚轮的肩膀。

  这马上招来霆霓和晷景警告的瞪视,魔力凝聚于手,一触即发之势。

  “朵拉小姐,今天来了罕见的新客。”小蝙蝠跳上焚轮的头,跳来跳去,完全没有把小年轻的警告放在眼内。

  朵拉停住。

  “我先澄清一下,这三位先生,不是我的客人。所以,接下来产生的任何不愉快的事情,我概不负责。”

  小蝙蝠两颗可爱的小尖牙一怔,乖乖放下抓着焚轮头发的小爪子。

  “不,我的小姐!”焚轮绕到朵拉跟前,绅士风度翩翩的弯下身并向她伸出手。

  对人类,行礼?

  四周一下都静止了,随即结界内一阵惊呼。

  “我希望能在这里,和在座的各位一样,取得等同的一席。”

  “老爸!”

  四周顿时轰动。

  焚轮和人类巫女交往甚密的传闻由来已久,但谣言止于利用巫女使他和人类结为夫妇合理化。

  朵拉没有回应焚轮,她昂起高傲的下巴,蓝晶般的眼睛冷冷盯着焚轮片刻,然后是晷景,最后才落在霆霓脸上。

  “你个萨拉那摊事传了上百年,热度一点没退,现在又找上门来,我会觉得很困扰。”朵拉双手抱胸,饶有兴趣看着脸色发青的霆霓,他的面具真有趣,就算是戏子也不可能把表情做得那么到位。

  “我会用尽方法弥补你的损失。”

  哈!

  “萨拉连这种细节都告诉你了。”

  “她也不是省油的灯。”

  朵拉看了一眼霆霓。

  “可是她唯独对你最厚爱了。让魔族欠大家一个人情,你们有愿意不?”

  这,就是说——

  焚轮望向队伍。

  异族们先是一阵沉默,一会之后,依旧是沉默。

  “那排到最后吧。”

  最后?

  霆霓和晷景看向队伍最后——一头牛两眼呆滞的,只有嘴巴在动啊动。

  两人一起拔剑,一个要冲上前横刀一把她从嘴巴那里抹过去,另一个要跳到半空从头顶劈下去。

  这时,突如其来的怪风把两人一兜送到队伍最后。

  “失礼了。”

  朵拉耸耸肩,不可置否。

  “谢了!”焚轮再次伸出手。

  “萨拉没有告诉你,和巫女保持适度距离,会让她们更轻松。”

  焚轮惊异地看着朵拉,不知道,他以为那是萨拉的骄傲。

  朵拉随即走进位于中央的草屋,落下等着看热闹却失望至极的,唯恐天下不乱的异族。

  见情况到一段落,莎菲尔夫人示意身旁的仆人,给最后的客人沏茶。

  这是什么情况?

  霆霓看着手中用木筒装着的茶,就一杯清水上面浮着两支茶梗,这怎么可能泡出茶味,清水的味道更好。

  还有,他们跟在一头牛后面?

  被霆霓一瞪,三眼怪牛三白眼一翻,顿时晕过去。

  “为何我们要卑尊屈膝求助人类?”霆霓一口气把木筒的茶水倒进嘴里,苦涩的味道慢慢的才在嘴巴里蔓延开来,他已经来不及吐出来了,掐着喉咙,他痛苦呻吟:“这是什么毒?”

  “皋卢茶。”晷景抿了一小口,可是这颜色太清了。

  “只是这带水质不好,凑合着喝吧,人类喝了都没事。”牛道。

  霆霓哼了声——不懂装懂。

  “够了,老爸,我们在这里干什么!”霆霓不满道,当然,他不满的还有很多很多事情,第一口茶够让他吐了。

  “既然朵拉小姐愿意伸出援手,问题她基本能帮你们解决,知足了就安静点。一般情况下,朵拉小姐不接受临时的客人,你们看,我是今天倒数第二位,前面至少五十位客人。顺便一提,我是八个月前预约的。”

  排在三眼怪牛前面的一个老人苦笑着为他们解释,麻木的神情却是一阵凛然。他衣衫褴褛,和那些常年不整理毛发的狼族一个味。

  “谢谢提醒,请问你是……”焚轮正要问。

  “嘘!嘘嘘嘘——”老人赶紧阻止,已经招来其他客人的回头,“这里不能问!”

  “为何?”

  “为了保护隐私!”

  隐私?

  这不想得到吗?

  “听起来,你是常客?”晷景被老人的神经质影响,也小心翼翼起来。

  “是的。”老人好以整暇。

  “那你是为了……”霆霓好奇地问,却被老狼用粗糙肮脏的尾巴塞住嘴巴。

  “嘘!闭嘴!在这里,没有名字,没有身份,没有异族,更不能打探目的。结界有耳,客人里的异兽可不全是野生的,你不想自己的私事,或是求助巫女的事实被传得街知巷闻的话。”最好乖乖闭上嘴。

  这下,他们懂了。

  所以大家才穿得怪里怪气的,怕被认出来?

  切,明人不做暗事!他知道了,也不用把尾巴塞他嘴里吧。

  霆霓吐了好几回,才把狼毛全吐出来,这味道真恶心。

  “万一那个朵拉,或是其他人类传出去呢?”晷景问。

  “朵拉小姐不会的,一切只会在主屋里发生。”老人指着那顶包裹严实的草屋,他坚定地点头,“如果她想,并无不可。至于人类,他们通常不会那样做,因为不能从中得到任何好处,异族通常没什么信用,尤其对人类。他们宁愿在这里安居乐业的话。你看,这里荒凉贫瘠,人类只能靠客人带过来的见面礼生活。”

  这时人类正挨个挨个来收见面礼,无非是些禽鸟、水果、蔬菜之类的。

  收到满意的见面礼,人类便会把异族带到旁边的草棚静候,同时泡上茶和准备一些小点心,估计那边的水会好喝一点。

  手巧的异族也会卷起袖子帮忙加固草屋,弄些小玩意逗人类孩子开心。

  没有名字之地?

  是错觉吗?阳光太耀眼的原因,那一瞬间,他们完全没有了异族间的界限,都是一样的,异族们甚至和人类聊起无关重要的家常。

  这些异族里的异类!

  老人瞟了一眼霆霓,这孩子怎么就不会管理一下情绪!

  “我知道你们瞧不起求助人类的我们,这是走投无路,非不得已啊。她会让你们尊严尽失,还要做一大堆莫须有的承诺……”

  老人念叨了好一会,怎么说,说多久都没法把巫女的不是数落完。

  这样还要呆下去?霆霓扭头就往外走。

  焚轮和晷景同时拉住他。

  “找她们帮忙后果可能会更严重,但是我们可以省下不少时间和麻烦。巫女有些能耐很不讨人喜欢,你们两个呆会不要乱说话,尤其是霆霓。”焚轮叮嘱。

  这回,轮到晷景窃笑。

  但,他们才不屑跟人类说话,两人摆出百般嫌弃的臭脸,颇有同感的两人抬头双眼即相碰撞,后愤然转过去。

  漫长的等待,第一位客人是一只小鹿,然后,小鸭,小狗……刚开始队伍移动得很快,然后,突然不动了。

  “那只死蝙蝠,每次都占用朵拉最多的时间。”老人一趟,破披风盖脸就睡过去了。

  震耳欲聋的呼噜声,霆霓终于坐不下去了。

  各种的不适萦绕不去。

  “我要去附近走走。”

  霆霓一站起,红龙那小子马上跑过来。他已经换上人类那些只用几块破布裹起来的简易服饰,一直在附近徘徊,装着忙东忙西的,实质在监视他们。

  “人类的走狗,你想怎样?”霆霓踢向他。

  “这叫互助互利。”红龙挑起。

  “我懂,你总会为自己卑尊屈膝找借口。”。

  “你只是我的手下败将。”

  “你——”非得提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