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两百二十一章:俞王夫妇惨遭遇

作品:王爷,王妃又在搞事了|作者:拂以挽冬|分类:玄幻|更新:2021-01-15 00:32:59|下载:王爷,王妃又在搞事了TXT下载
  江玹皱眉,不放心道:“王爷一人去寻,还是需要人接应,这样,你先去找找他吧?”

  “明白。”白路朝他拱手,身形一闪就远了去。

  江玹望着他的身影,微微秉神,率身后众兵马接着往前:“冲!”

  他一人骑在高马之上,最是显眼,底下突厥兵已经稍稍反应过来了一些,不知道是谁大喊一声:“别怕,我们这边比他们人多!先把对面这将帅拿下!”

  那些突厥兵得了指令,连连冲着江玹杀来。

  江玹朗笑着看着眼前的数十人,他毫不闪躲,猛一夹马肚子,亦是冲到人群之间。

  他手里的长剑跟活了一般,一边抵御攻过来的兵刃,而后巧劲一甩,那指着他的兵刃皆送进了敌人的身体里。

  不过数招,那些围在江玹旁边的突厥兵已经都被他收拾干净。

  “好厉害!”江玹身后的大黎将士愣神,见他从容不迫,以一当十。

  他们其实根本不知这人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只是他们听命于周副将军,便随着他一起杀进了突厥军营。

  江玹回头,沉声道:“时间紧迫,越是拖延对我们大黎越是不利,众位!我们速战速决!”

  “是!”有了刚刚那一番,众人对江玹才是心服口感,随着他的带领,接着往突厥军营深处杀去。

  而此时,突厥军营正中的黑色帐子边,还没有被火烧到。

  周围围着数百名草木皆兵的突厥兵,他们拿着武器的手还有些抖,警惕的望着四周。

  为首的小将领喝道:“别慌!那边不过是大黎的偷袭罢了,他们都是强弩之弓,靠着这一次扳回一城呢!但是他们坚持不了多久。”

  “我们只要守住这里,他们就达不到真正的目的!”

  底下的小兵被他多少鼓舞了些,没错,他们知道大黎要得是什么,只要把这里守住,他们也是赢得一方。

  “你们看!”突然,一人高声传来,他直指着前方一处,眯着眼打量:“那里,像不像是有个人?”

  顿时数百名将士顺着他的手指望去,只见一身黑袍,眉眼如刻,一脸凝神的男子缓缓朝着他们守得黑帐子走来,那模样运筹帷幄,从容不已。

  那头领不知怎的,看来人周身的气势,心里有些紧张,他咽了咽口水,强自镇定道:“就一个人?怕什么!给我杀了他!”

  底下人听了他的指令,握了握手上的刀,“啊”的一声冲了过去。

  萧宸朔仍是步伐平稳,一步步朝前。

  他看似随意的翻手之间,那剑身反转,朝着呼啸至眼前的突厥兵身上而来。

  他杀伐果决,转眼间,身边已经倒下了数十具尸体。

  那为首的小头领更慌,他往后退去,却指挥着众人:“快,快上!都给我上啊!”

  眼看着数百名敌军都围在了萧宸朔身边,他一掌劈开从背后偷袭而来的人,另一手长剑飞挑,划开一片。

  他微微喘气,这人数确实有些多,身体有些疲乏。

  众人见他不再主动进攻,连忙对了对眼神,知道他有些气竭,顿时气势大涨,纷纷朝他扑过来。

  却在这时,那包围圈的后尾之处,传来几声惨叫。

  原来在他们没有注意之时,白路和青池都已经赶到,这一处在中间,人还围了那么多,实在是显眼。

  两人见萧宸朔被围在正中,悄无声息的从外围攻了进去。

  萧宸朔眼看着那重重的包围圈开了个口子,眼底一笑,里应外合。

  青池和白路跟随萧宸朔多年,默契的配合,很快,那些突厥兵倒成一片,将那黑色帐子露了出来。

  “主子,属下来迟。”两人抱拳。

  萧宸朔淡淡点头:“走吧,俞王在这里面。”

  他首当其冲,掀开帐帘,只见里面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青池,点灯。”萧宸朔吩咐。

  昏暗中很快燃起一丝微弱的莹黄,整个帐子宽大敞阔,但却潮湿阴冷,从中用一块厚布隔住人的视线,极是突兀。

  “主子!你看!”青池出声。

  萧宸朔顺着声音望去,只见那一处角落里,一人被栓住手脚,倒在地上,了无生机。

  那人看身材,似乎是个女子,乌黑的头发凌乱不堪,将脸全部遮住,身上的衣物像是被用力撕开的,勉强遮体,而那些露出来的肌肤之上,青淤一片。

  不用想,在这军营里,一个女子这番模样,是经历了什么。

  萧宸朔示意之下,青池小心上前查看,他去推了推那女子的身子:“喂。”

  那冰冷的身子猛地一颤,感觉到身边有人,发疯的尖叫起来,抵触道:“啊!别碰我!别碰我!”

  拴着她手脚的铁链在她嘶声竭力下被扯动的呯呯作响。

  挣扎间,那披散着的头发被甩开,青池定眼一看,微微愣神:“王爷,是…俞王妃。”

  萧宸朔抬眼,轻嗯一声:“你先将她带出去吧。”

  “是。”青池一掌将岑含玉劈晕,手起刀落,那铁链悉数被斩断,而后他一手抄起地上的毯子,将岑含玉一卷而起,抗出了门去。

  萧宸朔收回视线,他盯着那隔住视线的厚布:“白路。”

  白路明白萧宸朔的意思,秉神上前,他抬手,剑气飞散,那厚布从中就被披散成数片。

  与这边的漆黑完全不同,厚布刚刚落下,刺眼的光就传了过来。

  萧宸朔眯眼,抬手遮了遮那光线,顺着指缝望去。

  只见那边光亮的房间里,是四个大火盆炙烤在正中,而正中的一个椅子上,被五花大绑的,正是萧泽。

  此时的萧泽没有半点体面,他亦是披散着头发,身上破烂的囚衣,全是被屈打折磨出的痕迹,他脸侧在一边,肿胀着,明显是被打了好几巴掌,嘴角渗血,怔愣着眼,狼狈不堪。

  “别过来!”萧泽身后,此时正站着刚刚在外的那个小头领,他一手抄着剑,抵在萧泽的脖子上。

  萧泽歪着头,慢慢也看见了对面昏暗之处,站着萧宸朔。

  蓦地,他轻笑出声,没想到他落得这般田地,竟然还要被萧宸朔看了去。

  那小头领不明所以,以为他是在笑有人救他,那手里的剑又挨近了萧泽脖子几分:“笑什么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