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三十六 不知何人邀贵府 梦忆当年泪湿巾

作品:那一天的江湖|作者:悲笑魇|分类:玄幻|更新:2020-10-31 08:54:29|下载:那一天的江湖TXT下载
  洛小乙走了不远便决定休息,楚茗曦和历清秋都有些发蒙,历清秋疑惑的问道:如今才刚吃过午饭,你就要休息?你不害怕了?

  洛小乙笑道:你们都那么厉害,我怕个鬼啊,你么不累我可累了,我又不是练家子,我要休息,说完伸手一扯龙溟说道:你陪我去捡些柴火回来,走啊。

  两人一同离开,楚茗曦看向历清秋,历清秋微微摇头说道:不懂。

  两人走不远洛小乙停下来问道:你是谁?

  龙溟笑道:不可说。

  洛小乙脸色变得难看再次说道:那我换个问题,高胖子在哪?

  龙溟笑道:他离这江湖远远的。

  洛小乙叹了口气说道:我进入这江湖跟帝衍天压根就没有关系对不对,一切都是你们安排的,高胖子就是你们安排在凌波城照顾我的对不对?

  龙溟忽然觉得自己来是个错误,应该让那个冷面鬼过来,那家伙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才适合面对这般的问责。

  龙溟笑道:随便你怎么想,我只能告诉你高胖子已经不再凌波城了,他很安全,他也不在江湖,你也永远找不到他了。

  洛小乙没有说话,龙溟再次开口说道:你现在可以决定去哪里,你想去哪?凌波城?

  洛小乙一笑说道:滚去捡柴火去。

  龙溟无奈转身走入树林中,将一根根树枝掰断,洛小乙看到后喊道:捡地上的,树上的里面有水,不好烧。

  龙溟无奈的扔掉手中的树枝答道:明白了。

  洛小乙缓缓后倾靠在树上,自己去哪啊?凌波城?不,那里已经没有自己的亲人了,江湖吗?楚茗曦是洛寒衣派来的,历清秋是为了剑诀,龙溟也是被人派来的,就连高胖子也是被人派来的。

  洛小乙忽然非常害怕,双手紧紧地捂住耳朵,可是耳中依旧传来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说着无比恐怖的话语,洛小乙缓缓松开手笑道:想屁吃啊,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洛小乙伸手握拳用力敲打了几下脑袋,声音渐渐淡了,但是洛小乙依旧能听到那个声音“会不会有一天有个人来告诉你,圣玄也是别人派来的”

  熟悉是因为那个声音就是自己,恐怖是因为高胖子之后,他只剩下了圣玄一个亲人。

  洛小乙将脸上的泪痕擦去,用力的扯了扯袖子,整理衣服,使自己看上去像一个人样,可是整理了半天,洛小乙还是觉得自己像一条“狗”

  洛小乙放弃了转身便走边喊道:嘛呢,嘛呢,让你捡点柴火,这么费劲。

  两人刚回到原地便看到一个男子站在楚茗曦和历清秋身前,洛小乙疑惑的问道:你谁啊?

  男子笑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家主人想请您去做客。

  洛小乙问道:你家主人是谁?

  男子摇头说道:不可说。

  洛小乙摇头说道:不想去。

  男子笑道:洛公子真是个风趣的人,主人说了您若是离去恐怕前路危难,主人还说了他能保你一段安宁。

  历清秋闻言立刻起身,洛小乙对于安宁感不感兴趣他不知道,但是他对于安宁可是相当的感兴趣,多一刻安宁他便能多领悟一会剑诀。

  历清秋期待的看向洛小乙,洛小乙摆摆手说道:我去,去还不行嘛,别用你那深闺怨妇的眼神看我。

  男子伸手指向身后的轿子说道:您请。

  洛小乙走了一步忽然停住,眨眨眼微笑道:这轿子能坐几个人啊?

  男子想了想说道:诸位都可以坐下。

  洛小乙点点头笑道:好,茗曦陪我坐轿子,你们两个腿着。

  楚茗曦被逗得轻笑,历清秋一脸的无奈,龙溟一脸委屈企图抗争,洛小乙却看都不看他。

  男子在前领着轿夫,历清秋和龙溟在后面跟着,两个轿夫颇有些不凡,轿子飞快可其中却感觉不到丝毫的颠簸。

  时间不长,几人便来到一处院落前,男子说道:到地方了。

  洛小乙和楚茗曦下了轿子,洛小乙大量了一下院子,大门华贵,门上却没有匾额,洛小乙笑道:偏僻之地,孤宅无匾,这可是个杀人抛尸的好地方啊。

  男子笑道:您多心了,此处乃是我家主人的一处私宅,主人地位不俗,这宅子不能被人查到,所以做了诸多处理,您放心住,主人有空便会来见您。

  洛小乙笑道:这么大的宅子,我随便住?

  男子点点头说道:主人说了,您随便,您若是每天换一间,主人就是在忙,在您把这宅子住遍之前也能来见您。

  洛小乙笑道:好嘞,开门。

  男子上前开门将洛小乙迎进门内说道:您还有事吗?您若是无事小人就走了。

  洛小乙转头问道:这有食材吗?

  男子笑道:别说食材,厨子都有,说完伸手一指边上的一间房说道:这间房就是厨子住的地方,你要吃什么就喊他们做就行了。

  男子转身指向刚才那件房的对面说道:这件就是厨房,你若是想自己做,就去厨房,里面一起厨具、食材应有尽有。

  洛小乙点点头说道:消失吧。

  洛小乙让历清秋喊来了厨子,洛小乙笑着说道:几位我有些困乏了,我先去休息,我醒来要吃东西,做什么随意,但我一醒来就要吃,麻烦诸位了。

  厨子们一脸疑惑,一个年级稍长的厨子问道:那您何时醒?

  洛小乙笑道:我怎么知道,好了,题出完了,我去睡了。

  洛小乙领着三人走入内堂,洛小乙转头说道:一人一间,可劲霍霍,明天在换。

  楚茗曦皱眉问道:这样不好吧?

  洛小乙转身笑道:我这是有道理的,你看啊,他将我们请来却不露面,我们心中有些芥蒂也是正常的,再者我们做的越过分才越能了解到那个主人的气量。

  洛小乙说完伸手一推历清秋和楚茗曦说道:赶紧去啊。

  两人无奈前行几步各自寻了间房走了进去,洛小乙转头问道:你的人?

  龙溟笑着向前走,一边走一边说道:这次你可猜错了。

  龙溟寻了间房便住下了,洛小乙撇撇嘴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洛小乙转身径直走进一间房,一进来洛小乙就愣在原地,一个简单的卧房也能这般奢华,房内桌椅板凳做工精致,洛小乙摸了摸也不知道是什么木料,桌上摆放着一套精美的茶具和一盒茶叶,洛小乙闻了闻也不知个所以。

  墙边摆放着两个架子,一个装满了书籍,洛小乙伸手在上面拂过,想要翻看一下,随即便放弃了,自己肚子里这点水还是算了吧,另一个架子上摆放着几件玉器,靛青色拳头大的珠子,整块黄玉雕成的龙,一套白玉瓷碗,还有一方玉制的书简。

  洛小乙看了一会儿,讪讪的收回手,心道:不能再看了,再看就忍不住了啊。

  洛小乙转身跑到床边,脱下外衣便上床睡觉了,床很软,洛小乙不禁感叹“有钱人的生活真好”

  洛小乙很快就睡着了,他做了一个梦,一个很温馨的梦。

  一个三、四岁的孩子在路边看着周围的人来人往,可他却不知该去往何处,“咕噜噜”的声音传来,孩子伸手按住肚子,他饿了,孩子抬头看了眼身前不远处的小摊,眼珠转了转,随后却垂头丧气的摸了摸头上的伤。

  昨日偷他家的东西就被他打了,还是算了吧,被打的疼比饿更难受。

  男孩叹了口气缓缓起身,踢着脚边的石头向着自己“家”走去,说是家其实就是城外的破庙,男孩忽然抬头看到了一个和自己一般大的男孩抱着一个妇人的大腿说道:妈妈,我要吃糖葫芦。

  女子伸手拿下一串付过钱后递给男孩,随后伸手擦去男孩嘴边的油渍说道:吃吧,不过可不能和刚才的鸡一样,再吃的满那都是了啊。

  男孩点点头伸出舌头舔着糖。

  男孩撇撇嘴抬脚猛地将脚下的石头狠狠的踢出去,别的孩子可以吃完鸡再拿着一根糖葫芦舔,自己却只能饿着肚子。

  一声“哎呦”传来,男孩抬起头便看到一个高大的胖子被自己踢出的石头打到了头,男孩吓坏了转头就跑,听着身后传来的“站住,站住”

  男孩根本就不敢停,快步跑回破庙却被破庙的门槛绊倒了,男孩摔在地上,还没顾得上疼,便觉得自己被人拎了起来。

  男孩立刻双手合十作揖道: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

  他本以为胖子会揍他,可是胖子却没有,胖子就这么拎着他,想在拎一条无家可归的小狗,胖子将他拎到了城里最有名的酒楼,高朋座。

  胖子将他带进后厨,将他放在地上说道:你在这里等着,我给你做点东西吃。

  男孩有些吃惊,他不明白为何这胖子会对他这么好,不一会胖子端上来一盘包子说道:你猜猜都是什么馅的,猜对了就都给你。

  男孩早就饿极了,哪有心思猜啊,不过男孩极其聪明,眼珠转了转数了一下包子个数便答道:猪、牛、羊、虾、蟹黄、韭叶、青葱、豆腐、白菜,荤素搭配,纯素也可,再去掉不合理的便是九种馅料了。

  胖子和男孩之后的交谈便是洛小乙今日和那白衣男子说过的话了。

  男孩怯生生的问道:我是不是没有包子吃了。

  胖子笑道:包了就是给你吃的,吃吧。

  男孩很贪心,每个包子都吃了一口,男孩尤其觉得最后一个包子好吃,男孩便问道:这是什么馅的?

  胖子笑道:有眼光啊小子,这是猪肉、牛肉馅的,我可告诉你“包里猪肉配牛肉,死人见了都求救”

  男孩点点头将那个包子都吃了,男孩笑道:谢谢你。

  胖子笑道:以后吃不上饭就来找我,你多大我都管你饭。

  男孩微微点头,之后男孩每天都来,可是却再也没有吃到过那个包子,有一天男孩忽然馋了,便编了个瞎话,说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想吃胖子包的包子了。

  可胖子却笑着给他下了一碗长寿面,胖子笑着说道:失策了吧,生日要吃面条,可吃不着包子。

  但是中午胖子给他包了一整盘包子,从那天起每年的那一天就是洛小乙的生日,早晨的面条、中午的包子、晚上的饺子,一直到今天,他也不知道今天是自己十六岁还是十七岁的生辰,胖子只知道他生日中午一定会想要吃包子,可胖子不知道,他早就看到了包子摊,却根本没想过停下,直到越过后,他闻到了包子的味道,那一刻他就知道那就是胖子包的包子。

  他从来都不是生辰中午要吃包子,只因为包包子的是那个胖子而已,那个被自己晾天窗,也只会骂骂咧咧的胖子,那个每次打完自己都会在晚上亲自下厨的胖子,那个每天和自己扯皮的胖子,那半只烧鸡也会因为半天的扯皮变得更香。

  从他坐在那里开始他就不愿意相信,可是当龙溟说出那句“想吃就吃吧,人生在世就应该快活,可千万别辜负自己啊”

  只有他和胖子知道还有后半句,当年是胖子语重心长的摸着他的头告诉他:小痞子,想吃就赶紧吃,人生在世啊就应该快活,可千万被辜负了自己,但是呢,人也不能自私,不能为了自己去辜负别人,伤害别人。

  他信了,那包子根本就不用尝,可他还是吃了,他不想辜负胖子给他包的包子,他最后跟老板的询问就是为了求一个心安,包子没了,胖子想要借此告诉他,他高胖子只想给洛痞子做饭,高胖子不会再回凌波城了,洛痞子恐怕这辈子都吃不到高胖子做的饭了,而高胖子这辈子也都不会在做饭了。

  这世上只有他们两个明白的暗号,洛小乙曾经问过高胖子:胖子你教我做饭吧,我吃惯了你的手艺,嘴越来越刁,不学你两手我出去都没饭吃了。

  胖子笑着说道:好啊,你想学我就教你,不过当你学成那天,我也就不做饭了。

  洛小乙扭头问道:为啥啊?

  胖子笑道:等你学会了,就该你来孝敬老子了,还真指望老子一辈子伺候你啊。

  洛小乙笑了笑问道:那我什么时候能学会啊?

  胖子答道:等到那个笼屉里没有包子了,你就学成了,然后你就来伺候老子。

  洛小乙从那天以后经常会去翻笼屉,一开始是想要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给高胖子做饭,可后来就变成了害怕,他害怕高胖子教会自己之后,自己有了吃饭的本事之后,那个胖子忽然有一天就走了,呵呵,这世道连父母都会不要自己,何况一个萍水相逢的胖子啊。

  从那天之后洛小乙再也不会让人动笼屉里最后一个包子,若是有人动了,他会大发雷霆,然后在偷偷买一个包子放进去。

  洛小乙伸手捂住眼睛,双手用力的捂着,可是眼泪还是顺着指缝流了下来,就像胖子还是从他身边溜走了,就像笼屉还是空了一样。

  洛小乙哽咽的抽泣道:死胖子,你还没吃过小爷炒的菜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