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意外奇遇

作品:都市逆天零工|作者:添下地衣|分类:都市|更新:2020-08-12 17:19:34|下载:都市逆天零工TXT下载
  清晨,第一缕阳光破开朝霞斜刺在社区服务中心的玻璃门上,倚在门前的胖子背转身继续攻读手机中那本《我的总裁女友》,正乐不可支,嘀嘀嘀!一阵刺耳的车笛声骤然响起。

  这里是夏国东部沿海,滨海市的城南社区。

  一辆银白色奔驰一个漂亮的甩尾,飘移进门前停车位。轮胎摩擦地面刺耳的声音让此时沉迷于小说的胖子一阵心惊肉跳!

  “今天这小姑奶奶心情不好啊!”

  小胖子急忙跑过去,带着笑拉开车门。

  “渍渍渍,什么东西敢惹我们苏大小姐生气,告诉小爷我,马上替您出气去。”

  车里走出一位高挑丽人,皮肤白嫩如脂、透白似雪,S型身材更令人移不开眼睛,身上仿佛还带着淡淡蔷薇的香味。

  胖子贪婪的嗅了嗅,目光顺着美腿一路上移,职业女裙裹挟着前凸后翘的身子,明眸皓齿,发若流云。好一个俏美的白领丽人,。

  “再看就把你眼睛抠下来,眼神真恶心,死胖子。”

  女人嗔怒的的走向大门,一边用手企图挡住胖子的视觉攻击。

  “哎呀呀,苏大主任啊,我可不敢,好吧好吧,是看到了一点点。可你生的这么美,不看简直是伤天害理啊!哎哎哎,别走啊,等等我,小的等您一早上了。”

  胖子点头哈腰看似恭谨跟在女人的后面,那双小眼睛却一直不老实的瞎转悠。

  女人愤然回头,面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怒气。“何鹏,何胖子!你能不能正经一些!能不能不瞎混?能不能认真学门技术?能不能认真找个工作啊?咱们城南社区除了陆大头那帮无赖就数你无所事事,你说,我推荐你去京城务工,你干嘛不去?”

  何鹏堆笑道:“嘿嘿,是我不对,我也是舍不得你么,凭我出神入化的技术南下深圳北上首都,混得风生水起不过是探囊取物,然而富贵与我如浮云,我心独恋一枝花。”

  他挥着手,模样憨萌的假装痛苦。

  女人并非真的生气,被他一通耍宝逗得呵呵直笑,笑罢气消语气也轻缓许多:“讨厌,就你那破技术,哼。”

  何鹏最爱看她似怒还喜的模样,凑到近前嘻笑道:“苏主任再给介绍些零活呗,粮草又断了。”

  “NO!我的信誉已经被你糟践完了,绝不会再给你介绍!”女人斩钉截铁的说道。

  胖子苦笑,那些都是什么活嘛,帮大妈找猫,帮大姐捉外遇,陪小朋友过家家……靠!我是个爷们好不好!

  不过和她理论也是没用的,暴力小静专治各种不服。

  胖子憨憨一笑。

  “静儿,你咋这么美呢,生气都美得人心颤。”

  “呸,心脏病去医院,我这不管。”

  苏静没好气的刺了一句,这个胖子拖累全社区的精神文明都落下一大截,如果绑票不犯法,她恨不得找几个人把他空投到美帝那边去。可是胖子不走,社区就只得当个包袱背着。苏静自叹倒霉,伸出手指凶巴巴的说“何鹏,最后一次,你要是再干砸了以后不要来找我了!”

  “绝对没问题!”跟着苏静进了大门,才拐进走廊,一个黑影猛从身后窜出去,玻璃门哐当一声差点撞碎了!

  苏静尖叫,“有贼!快抓……”。

  胖子却早已追到门外。

  “小心点!”苏静也追了出去。

  在胖子心里苏静必须是他何鹏的媳妇,这事他在爹坟前立过誓,那小贼敢偷媳妇的东西作死呢!

  “小子,给爷爷站住。”

  “死胖子,不管你事,再追老子捅死你!”小贼扬了扬尖刀,刀刃锋利,血槽又长又深。

  “你以为爷爷会怕你这小鸡崽?”何鹏不惧反而追得更快。

  小贼精瘦敏捷,可胸前坠着个大编织袋跑不快,眼看着被何鹏逐渐缩短了距离,情急之下从编织袋里抓出个破球鞋砸过来。

  “让你追!”

  胖子一晃身躲过,“哎,你砸不着。”

  那贼掏出更多东西砸来,残破的烟灰缸、肮脏的收音机、破碟烂碗竟是什么都有。

  胖子左闪右躲,奇迹般都闪开了。

  “哎,打不到,打不到!”胖子气喘吁吁不忘嘚瑟着气人。

  狗急了跳墙,小贼猛的站住,咻一下把手中尖刀也丢了过来。

  胖子一摆头,刀子险之又险的擦着耳朵过去,还没来得及庆幸,一个乒乓球大小的玻璃球又嗖的一下飞到眼前,胖子一缩脖子。

  啪!

  玻璃球砸在脑门上,血水汩汩而出。

  “靠!”

  他眼前一片血红,晃几晃,噗通倒地。

  “打死人啦。”

  “抓坏蛋啊!”

  晨练的大爷大妈从四面赶来。

  ……

  黑暗中胖子听到一个声音。

  “白银世代中枢电脑启动。程序初始化,文明资料读取,读取失败没有任何记录,二次供应模式启动。”

  “被供应体检测,智慧生物,能力低下,身体破损,濒临死亡。”

  “启动机体修复。”

  “靠……你才能力低下呢!”胖子浑噩中喃喃道。

  “何鹏!何鹏!你别吓我,别死啊。”

  哭声朦朦胧胧传来,睁开眼,是一张精致的面孔,哭的梨花带雨。

  何鹏发现自己正躺在马路中央,脑袋被苏静抱在臂弯里。

  他舒适的拧了下头,“好软。”鼻尖淡淡的幽香让他有些神不守舍。

  “醒了,醒了”好多老头老太太雀跃欢呼。

  何鹏苦笑一声,“静,我脑袋破这么大个洞是活不成了,临死前我想对你说……我好喜欢你。”

  “呸,胡说什么。”苏静羞红了脸。

  老人们起哄,“美女配英雄。”

  “约吧!”

  “约吧!”

  ……

  何鹏打心眼里感谢这些可爱的大爷大妈们,眼巴巴瞅着苏静,期待死前一个热吻,等来的却是苏静一个大脑绷子。

  “赶紧起来,再装死耍浑,以后不理你了。”

  “这么大个洞您看不见吗?我是要死的了。”何鹏用手指点着额头,“咦?刚才明明有个洞的啊,咋没了?”

  忽看见地上几块玻璃碎渣,依稀辨得出是个乒乓球大的玻璃弹子。

  “难道撞碎了,哥的脑袋还真是硬啊。”

  苏静被当众表白,红着脸嗔怒。何鹏讪笑着,恋恋不舍的离开怀抱。

  “贼抓到没?老子弄死他!”何鹏翻身起来,四处张望。

  “跑了,那编织袋是一个流浪汉的,前段时间死了,要是家属来认领遗物咋办呢?”

  “艾玛!我冒着生命危险勇斗歹徒就是为那点垃圾啊,这牺牲的太没意义了吧!”

  苏静见与胖子关注点完全两叉,胖子又生龙活虎不像有事的样子,就没好气的说:“行了行了,别扯这些了,赶紧给王大爷干活去,他都等急了。”

  “不急,不急,你们继续。”一位大爷笑眯眯的,边嗑瓜子边看。

  何鹏一咕噜爬起来,大爷长大爷短的哄着老汉去了。原来这老汉就是雇主啊,挣饭钱要紧!

  苏静望着胖子身影愁眉不展面色微红忽然喊道“何鹏!别怪我没给你机会,你要是能顶天立地做个汉子,我就批准你当我的预备男朋友!”唉,谁让这货实在太拖累社区的精神文明了,也只有用这个方法来激励一下他了。

  何鹏吃了一惊,没站稳。一咕噜摔地上,又立马爬起来回道“说好了啊,街坊邻居都听着呢,别说做男人,你让我不做男人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