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三十九章 两个新娘

作品:拳定乾坤|作者:寂海沉舟|分类:玄幻|更新:2020-10-31 08:52:43|下载:拳定乾坤TXT下载
  望玥的到来,顿时让风雷寨众人议论纷纷,她自从换成平常女子打扮,许多人都不认识她了,但论姿色,她着实美艳不可方物,确实是在鹿灵儿之上。

  可其他人不认识,吕萧然五人和应无双稍一观察,却是认了出来,六人看到她到来,顿时愣住了,吕萧然仰天长叹道:“这下可坏事了......”

  鹿灵儿早就防着望玥,此刻也认出来了,“噌”地一声从旁边一个剑门弟子身上拔出大剑,指着望玥道:“贱人,你还敢来坏我婚事!”

  现场落针可闻。

  两千多人在场,望玥却一点也不觉得尴尬,眉笔描的柳眉倒竖,大声道:“望隐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凭什么我就不能争取?”

  鹿长风在旁尚自发楞,见状问鹿灵儿道:“她是谁呀?”鹿灵儿气的大哭道:“她就是上次来捣乱的望玥!”

  “好呀!”

  鹿长风闻言反应过来,大怒道:“没想到你居然还敢来捣乱!”说罢一掌朝望玥打出,一道淡黄色的掌印朝望玥飞去。

  岳清明见状也不阻止,冷笑一声,任由那道掌印打向望玥,望玥见那掌印已到自己身前,轻抬玉石,那道掌印便从斜斜飞出,在远处炸响。

  “哇,这望玥好生厉害。”

  “是呀,大乘境界高手的一招就这样化解了?”

  “简直是漂亮又厉害!”

  “......”

  望玥一招化解了鹿长风的袭击,顿时在人群中发出一阵阵惊叹,其实这倒可以理解,望玥本就是天皇氏的天才,有成为圣女的潜力,上次与望隐对垒时,尚是合体境界,如今已经是洞虚境界,越级而战对她不是什么难事,只要不是在大乘巅峰境界侵淫日久的存在,基本都不放在她眼里,此时的鹿长风确实不是他的对手。

  岳清明哈哈大笑道:“你这做爹的都才这手段,如何与我女儿竞争?”

  鹿长风见望玥轻易化解了自己的进攻,也是一惊,现在听了岳清明轻蔑的言语,当即大怒道:“我鹿长风今日拼死也要护我女儿脸面!”说罢又要攻上,张百忍赶忙拦住。

  玉清上人笑道:“放心,今日谁的脸面也不会丢!”说罢当先迈步进入议事堂,张百忍对鹿长风和鹿灵儿道:“随我上去!”

  议事堂第九层。

  玉清上人、张百忍、岳清明母女,鹿长风父女一共六人盘坐,鹿长风对岳清明怒目而视,岳清明冷笑道:“别瞪了,你道行不行,眼神可杀不了我们母女!”

  张百忍头疼万分,看向玉清上人,玉清上人点点头,开口道:“今日的事情也好解决,我已经与岳清明还有望隐谈妥了,今日的婚礼照常进行,但新娘子却要变成两位,鹿灵儿和望玥!”

  鹿长风闻言,脑袋嗡嗡作响,立刻道:“前辈,这怎么可以?”鹿灵儿也道:“望隐他也同意?两女共侍一夫,我不同意!”

  岳清明却是不说话,只是看着玉清上人。

  玉清上人笑道:“我知道你们不会同意,但先让我把话说完,望隐天赋异禀,前途不可限量,可身上的担子也重,他将来还要去天皇氏救母,也要承担剑门崛起的重任,甚至我的故人也将他们族的希望放在他身上,而你父女毫无根基,如何能帮他?”又看向鹿灵儿道:“你若真心爱他,必要为他考虑这些事。”

  他顿了顿,又道:“婚姻这东西有时候是恋人的感情,有时候也是利益的使然,你与望隐感情深厚,若是拆散你们,便会寒了有情人的心,必然不能这样做,可这天地大劫就在眼前,随时都会到来,你们当争那一线生机,天皇氏是顶尖大族,虽说现在望隐对望玥可能还没有多少感情,可望玥并不在意,对于望隐来说,与天皇氏联姻,没有坏处,只有好处。”

  鹿长风和鹿灵儿闻言,沉默不语,他们虽觉得玉清上人说的有道理,可二女共侍一夫的事,他们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玉清上人笑了笑,继续道:“你们放心,鹿灵儿和望玥与望隐成婚以后,没有妻妾之分,都是望隐的妻子,这个我可以做主!”

  鹿长风和鹿灵儿还是沉默不言,张百忍此时开口,对鹿长风道:“此事也对我剑门以后的崛起有利,望玥说不得以后就是天皇氏的家主了!”

  沉默良久,鹿长风开口道:“虽说玉清前辈所说甚是,可将感情放在利益至上,还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望玥闻言道:“我对望隐一片真心,我相信他以后一定会爱上我的,如果我今日不争取,那便没有以后了!”

  鹿灵儿大怒道:“你想的美!”

  岳清明此时却罕见地没有生气,而是看了看望玥,长叹道:“你和你爹还真是像呀。”

  玉清上人见自己一通话,虽然鹿长风和鹿灵儿都明白了,但还是一时不愿同意,便开口道:“你们是不是对我专程来管这闲事很疑惑?”

  众人沉默不语,均不开口,显然是默认了。

  玉清上人哈哈一笑道:“望隐可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鹿灵儿和望玥都是他的命中所定之人!”

  众人疑惑,不知他这是什么意思,岳清明道:“敢问玉清上人,这话怎么说?”

  玉清上人道:“我之所以这次前来,也是想与他结下一道善缘!”

  这话看似答非所问,但却令在场众人均沉默不语,各自思索。

  岳清明想的是玉清上人之前便说望隐可能将来会让天皇氏受益,现在居然连他自己都想与望隐结缘,那这望隐的潜力岂不是大到不可想象,望玥并不吃亏!

  鹿长风则想的是玉清上人都想与望隐结下善缘,看来很是看重他,那这个善缘指的便是说道望隐与天皇氏联姻,那现在自己一是不能不给玉清上人面子,二是这望隐到底何德何能,居然连玉清上人也要与他结下善缘,若是他真有这么大潜力,自己的根基确实有些浅了,帮不上未来女婿多少忙,答应让望玥嫁给他也算一种支持。

  他这般想着,转头看了看张百忍,道:“宋道友,你之前说我剑门的未来以后可能要靠望隐,这话如何说?”

  张百忍笑了笑道:“不可说,我也只是奉命从事。”

  他这话旁人不懂,鹿长风却是明白,他知道张百忍与剑门祖师李太白相处过十年,那这个奉命不是指别人,正是指的李太白。

  他当即不再犹豫,对众人道:“我同意了,我女儿与望玥共同嫁给望隐!”

  众人还没反应,鹿灵儿却先不愿意了,对鹿长风皱眉道:“爹~”

  鹿长风起身将她拉到一边,将想法给她传音说了一遍,鹿灵儿脸上一阵白一阵红,最后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望玥见状,顿时大喜,脸上都笑开了花,她可不管别人怎么考虑,只要她能达到目的,便很高兴。

  岳清明皱眉,冷哼道:“现在满意了?”望玥点点头,岳清明怒道:“看你那没心没肺的样,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大家说了这么多,都是为那望隐考虑,可曾为你考虑过?”

  望玥笑道:“我心中有他,只要你们能想办法让我嫁给他,便是为我考虑!”

  “哎!”

  岳清明无语,长叹一口气,看向张百忍道:“还有没有结婚喜服,要和那个小丫头......鹿灵儿一模一样的喜服!”

  张百忍忙道:“有,有,这个就不劳烦前辈了,我安排剑门弟子就是了。”

  岳清明道:“今天闹了这么一出,外面的人都恨不得生食了我们,还肯为我女儿打扮?不劳你们了,我亲自送我女儿出嫁!”

  岳清明和望玥留在第九层,其他四人下了议事堂,众人见他们下来,知道事情有了定数,纷纷安静下来等待宣布结果。

  风贺隐坐立不定,忙问鹿长风道:“怎么样了?”鹿长风道:“说定了。”

  张百忍上前,对众人道:“一场瓢泼大雨,不见得是天谴,反而可能是喜上加喜,今日的婚礼照常进行,不过新郎还是望隐,新娘却变成两位,鹿灵儿和望玥都是新娘!”

  此话一出,下方众人先是一片安静,随即又是一阵窃窃私语。

  “啊,两个新娘?”

  “是呀,真是羡慕呀,谭昊坤居然同时娶了这么两个如花似玉的妻子。”

  “人生如此,夫复何求呀!”

  “......”

  吕萧然等人也是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他摇了摇脑袋,道:“这是怎么回事?”应无双笑道:“管它怎么回事,总之这是木兄的艳福。”

  木盈儿依旧骑在二哈背上,开心笑道:“这可是我出的主意哟!”

  张百忍见大家纷纷议论,喝道:“此事就这般定了,莫要再讨论!”

  他朝众人看了一圈,最后道:“盈儿,你去找件喜服首饰和盖头,要和灵儿一模一样的,送到议事堂第九层去!”

  木盈儿大声道:“好,老师!”转头对应无双几人道:“幸亏我和二哈打劫了八大车货物,不然今天这是还真不太好办!”说罢骑着二哈兴高采烈去了。

  张百忍又道:“吕萧然,你们五兄弟去把鹿灵儿的屋子收拾出来,做一间婚房,和望隐的房间布置要一模一样!”

  吕萧然道:“好!”对应无双道:“盈儿说的对,若不是她打劫来的那八大车货物,今天这事还真不太好办了!”

  说罢与白展元四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