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六十八章 教训

作品:繁尘锦|作者:白露重生|分类:其他|更新:2020-10-25 06:19:57|下载:繁尘锦TXT下载
  “黎姑娘哪里的话,我心疼你还来不及。”心中所想直接说出了口,司马成文别提有多后悔。

  他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黎葭的哭声停顿了下来,脸上挂着泪珠问道:“世子说的可是真的,世子真的不讨厌我?”

  该说的不该说的已经说出来了,司马成文只好点了点头。

  黎葭深呼了口气,道:“我从未想过要因为十五那晚的事情而纠缠世子,只因心中对世子的思念,这才想多见见世子。世子若是不讨厌我,可愿意给我一次机会?我不求世子能够娶我为妻,只要能守在世子身边便好。”

  司马成文傻眼了,他没想到这位黎姑娘还是个如此痴情的女子。

  黎葭继续解释道:“我不是要纠缠世子的意思,若是世子不愿意,我保证不会再出现在世子面前。”

  隔壁雅间内,将茶盏倒扣在墙面上偷听的阿息手上一松,茶盏往地上落去。

  白皓祉及时接住了茶盏,凝神继续听着。

  白素心则是毫不在意地坐在一旁品着茶。

  这茶楼的茶水,味道还不及天茗居的万分之一。

  若不是被大哥拉来,她才不会主动过来呢。

  被好奇心使然,浅秋也忍不住走过来拿起茶盏偷听。

  司马成文被黎葭所言感动,不仅不觉得黎葭是在纠缠他,反倒是开始觉得是自己对不住她。

  黎葭是个好姑娘,只可惜与他喝醉了酒,这才……

  司马成文谨慎看了眼街市,发觉此时行人已经有些多了。

  他担心被旁人察觉他与黎姑娘的事情,因此连忙说道:“只要不被人发现我们的的关系,多见黎姑娘几面也无妨。”

  黎葭非常明白此刻司马成文的心情,识趣道:“世子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想必世子还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黎姑娘慢走。”司马成文脱口而出道。

  黎葭微微点头,脚步轻轻地走了出去。

  白皓祉带着怒气坐了下来,向白素心说道:“表妹竟然甘心做旁人的外室。”

  白素心眉毛微挑,假装毫不知情的问道:“大哥为何如此说?”

  “原来表妹十五那晚是与镇南王世子共度的,镇南王世子不打算负责任不说,甚至还不许表妹见他。可怜表妹已经认定了这个世子,为此竟然卑微的求他只愿留在他身边。”白皓祉话中带怒,对这个世子全无好感。

  浅秋早已得知了这些,因此也只是神情平静地看向白素心。

  白素心明白这件事让大哥知道了,父亲他们就一定会知道。

  既然如此,她倒不如主动提出让大哥回去将此事禀告父亲。

  或许父亲出马,能让此事早日终结,也能破坏黎葭的计划。

  她想卑微的当个外室?偏不让她如愿。

  谁知道她还存着什么坏心思呢。

  只要她一日不出嫁,所做的事情就很容易牵扯到白家。

  可不能冒这个险。

  “那大哥还是回去将此事禀告父亲母亲吧,这种事情我们这些同辈不好多说什么的。”白素心出主意道。

  即便他们是黎葭的表哥表姐,也没有管表妹婚事的道理。

  此事还是应当由长辈出面。

  白皓祉勉强答应,与白素心一同出了雅间。

  走出雅间之时,刚巧碰到司马成文从隔壁雅间走出来。

  司马成文见到白素心时,心中猛然一跳。

  白皓祉望着司马成文看三妹的眼神,怒火蹭蹭蹭地往上冒。

  他刚想起来这个世子前些时日还派人给三妹送去镇南王妃生辰宴的请柬,甚至还约过三妹赏梅,没想到这么快就勾搭上了表妹。

  司马成文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总觉得白皓祉的眼神极为吓人。

  怒火中烧的白皓祉不等旁人反应,抬脚踹向司马成文。

  二人很快便在雅间内打成了一团。

  可司马成文哪里是白皓祉的对手,三两下脸上就挂了彩。

  司马成文因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他与黎葭见面的事情,所以这次是孤身一人出门的。

  白素心被大哥突如其来的反应给吓到了,她也没想到大哥竟然会直接对镇南王世子动手。

  这下恐怕大哥的金吾卫是做不成了,镇南王府又不是吃白饭的?

  白素心想拦,但又想把事情闹得更大一些。

  这样虽说会毁了白家的名声,可镇南王府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因此白素心就这么气定神闲的看着,身旁的浅秋和阿息也是表现得极为平静。

  浅秋对着白素心笑了笑,心想她巴不得大公子教训一下那个镇南王世子呢。

  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再来纠缠姑娘。

  阿息的平静当然是因为他身为小厮与大公子自然是荣辱与共,大公子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他都只能认了。

  反正他也拦不住。

  闻声而来的小二看着被破坏的雅间,嚎啕大哭了起来。

  白素心觉得时机到了,便开口道:“大哥,别打了。”

  白皓祉最听三妹的话,因此很快便停了下来。

  此时门口已经围了许多看热闹的人,司马成文对自己平白无故被打十分不解。

  他颤颤巍巍爬了起来,握着痛处问道:“你究竟为何打我?”

  白皓祉虽然已经将司马成文打得不轻,可怒火并没有消散多少。

  听司马成文这么说,一时怒气上涌吼了起来:“你竟然还有脸问我?十五那日你刻意灌醉我表妹,毁了她的清白。可你不但不负责任,甚至还想让她做你的外室?亏你说的出来!”

  看热闹的人傻眼了,他们已经好久没见过这样的热闹了。

  司马成文满脸涨得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过好在无人知道他的身份,也就是一时的难受罢了。

  “各位有所不知,面前的这位,是镇南王世子,你们说,我该如何为表妹做主?”白皓祉补充道。

  司马成文双腿一软,直直地倒在了地上。

  白皓祉清了清嗓子,喊道:“可有人认得镇南王府的路,帮忙将世子送回去吧,我们这样的人家可不敢惹他们。”

  白皓祉与白素心等人出门时为了不引人注意,刻意穿着俭朴。

  因而此时说是普通人家也不会有人质疑。

  在茶楼喝茶怎么了?他们还攒上半年的银子来一次呢,不然怎么能撞见这样一出好戏?

  立刻有爱热闹的人站了出来,自告奋勇的带走了司马成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