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六十七章 心生怜惜

作品:繁尘锦|作者:白露重生|分类:其他|更新:2020-10-25 06:09:42|下载:繁尘锦TXT下载
  白皓祉很快将芙蓉酥买来,回了府。

  “表姑娘回来了吗?”白皓祉向门人询问道。

  门人躬身道:“回大公子的话,表姑娘还未回。”

  白皓祉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走向了流苏苑。

  白素心正在书房看书,就听到大哥喊她。

  她将书放下,抬脚走出了书房。

  “大哥?”白素心先是诧异,但很快就想到了大哥今日休沐。

  白皓祉举起手里的芙蓉酥,笑道:“给三妹买来了芙蓉酥,快尝尝吧。”

  白素心抿嘴一笑,调侃道:“大哥可给二姐买了?”

  白皓祉疑惑地摇了摇头。

  三妹喜欢吃芙蓉酥,二妹好像不怎么喜欢吃吧。

  不过二妹先前对什么东西都冷冷淡淡的,他好像还真的不清楚二妹的喜爱。

  “大哥也不怕二姐吃醋?”白素心偷笑道。

  这些话不过是开了个玩笑,他们兄妹几个人的感情都是极好的,因此也不会为了这点儿小事就闹得不愉快。

  白皓祉一时怔住了,对啊,二妹会不会不高兴?

  他又是教三妹习武,又是给三妹买芙蓉酥的,却连二妹喜欢什么都不知道。

  “心儿可知你二姐喜欢吃什么?”二妹喜欢什么,他下次就去给二妹买什么。

  白素心收起笑容,突然严肃道:“大哥想知道,为何不直接去问二姐,来问我作甚?”

  白皓祉尴尬地笑了笑,二妹的面容始终是冷冷的,可没想到三妹变起脸来也这么可怕。

  还好他没成亲,女子太可怕了。

  浅秋轻轻咳了一声,问道:“大公子为我家姑娘买了两份?”

  白皓祉这才想到他来找三妹还是有话要说的,忙道:“这一份是给表姑娘的。”

  “哦。”浅秋淡淡的回答,心里有种莫名的失落。

  是她想多了,大公子又怎么会买给她呢。

  “我竟不知,大哥何时跟表妹关系这么熟了,不给二姐买,竟特意买来给表妹?”白素心多有不快地问道。

  表妹最好不要打大哥的主意,不然她可绝对不会放过她。

  白皓祉突然觉得此时三妹的眼神能吃人,虽然搞不清楚原因,但还是连忙解释道:“今晨出门的时候正巧撞见表妹,见她怪失落的,便答应给她也买一份。”

  白素心毫不惊讶地颔首,黎葭出门的事情她知道。

  “三妹难道不好奇,表妹去了哪里?”

  白素心漠不关心道:“她去哪里管我什么事?前次她彻夜未归,我和大娘玉茗苑见她可还都吃了闭门羹呢。”

  “她年纪还小,三妹莫要跟她一般见识。”白皓祉劝道。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做大哥的,总不能看见三妹与表妹闹别扭而不管不问吧。

  白素心冷笑了一声,道:“大哥怕是忘了,我只比她大一个月。不过大哥说的是,我不应该跟一个不懂事理的人一般见识。那大哥倒是说说,我应该怎么做?”

  白皓祉望了望周围只有浅秋一个下人,便小声道:“不如你与我一同去瞧瞧黎葭去了何处?”

  白素心没想到大哥竟然会刻意留意黎葭的动向,但她却不认为大哥能够找到黎葭。

  “那大哥又如何得知,表妹此时在何处?”

  白皓祉笃定道:“我派了阿息跟着,吩咐他一旦发现什么就传消息过来。”

  “阿息传回什么了?”

  “表妹去了茶楼。”

  白素心更是没有兴趣,“去茶楼也不能说明什么,我也经常去天茗居呢。”

  白皓祉却莫名的谨慎起来,道:“出门之前我问过表妹,她支支吾吾地不肯说出去向。试问若她只是去茶楼喝茶,又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大哥是怀疑表妹有其他的目的?”白素心故作诧异道。

  白皓祉将声音放低,道:“我只是害怕表妹年纪小,再被人给骗了,所以想去看看。”

  “那大哥去就是了,为何还要叫上我?”

  白皓祉颇为难为情道:“我怕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自己处理不了。三妹聪明伶俐,反应快,肯定是遇到什么都不怕的。”

  白素心叹了口气,大哥还真的是把她当成万能的了。

  “那大哥稍等,我换身衣裳与大哥一同出门。”

  黎葭上了茶楼二楼的雅间内,与司马成文四目相对。

  司马成文也不说话,就只是在认真的打量着黎葭。

  黎葭被这么看着,也全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局促。

  她曾与面前的这个人共度良宵,此时这样还有什么可惧怕的。

  司马成文只是淡淡抬手道:“黎姑娘,请喝茶。”

  黎葭婉约点头,抿了口茶水。

  看着司马成文对她淡漠的神情,黎葭觉得这甘甜的茶水都成了苦涩的。

  她要如何做,才能让司马成文对她刮目相待?

  思绪上头,黎葭的泪水开始在眼眶中打转。

  盯着她看个不停的司马成文此时才挪走了目光,紧张道:“黎姑娘哭什么?”

  他不过是想仔细的瞧一瞧,这位黎姑娘究竟有什么魅力,那晚他竟然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只可惜看了半天,除了意识到黎姑娘与白三姑娘容貌有些相似之外,再无其他的发现。

  难道是他因为思念白三姑娘,而将黎姑娘当成了替身?

  那样的话,他确实有些对不住这位黎姑娘。

  黎葭眼泪吧嗒吧嗒地落在桌面上,呜咽道:“是我太思念世子了,这才去了酒楼,想要见世子一面。世子可莫要误会,我也是好人家的姑娘。”

  司马成文一见到黎葭哭,就已经乱了分寸了。

  “黎姑娘,我没有这个意思,你别哭了。”司马成文额头冒出了细密的汗珠,紧张道。

  黎葭哭声微顿,问道:“真的吗?”

  司马成文自觉松了口气,忙道:“真的,黎姑娘信我。”

  黎葭用帕子拭去脸上的泪珠,犹豫地问道:“那世子可有讨厌我?”

  司马成文被问的一滞,他不过是见了黎葭两次,印象都不深,哪里来的讨厌一说?

  见司马成文迟疑着不回答,黎葭的泪水又如珍珠似的一颗颗的落下,“世子真的讨厌我吗?”

  司马成文先前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女子,竟然主动说出对他的思念,他还真的是招架不住。

  可若论讨厌,当然是没有的。

  他甚至开始有些怜惜面前的这位黎姑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