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六十三章 传话

作品:繁尘锦|作者:白露重生|分类:其他|更新:2020-10-23 06:10:10|下载:繁尘锦TXT下载
  黎葭脸上的笑容渐渐变冷,猛然举起花灯向地上一掷。

  她本以为是司马成文送来的,没想到却是拓跋府送给白素心的。

  什么璃乐郡主,她才不信一个郡主会给白素心送那么多的花灯。

  想到昨晚的情景,黎葭更相信这些花灯是拓跋将军送来的。

  她费尽心思,付出了那么多都没能抓住司马成文的心。

  而白素心只是说了几句话,拓跋忆就对她这般上心了,凭什么?

  阿紫被黎葭的反应给吓到了,连话都不敢再说。

  “将这些花灯给我扔出去!”黎葭厉声喊道。

  阿紫咬唇为难道:“表姑娘,这毕竟是大夫人派人送来的,这样直接扔出去不好吧。”

  黎葭双目微闭,尽力压制住心头的怒火,片刻后终于平静下来。

  “那就烧了吧,不要让旁人看到。”

  “是。”阿紫连忙拿着花灯退了出去,心想表姑娘实在是太可怕了。

  原来阴晴不定是这个意思。

  不过她倒是不怎么怕的,表姑娘虽然凶了些,可是她有钱啊。

  将来若是能一直跟着表姑娘,恐怕也能吃香的喝辣的。

  流苏苑内,白素心前脚刚吩咐浅秋将花灯摆好,后脚就有小厮过来传话。

  “三姑娘,有人找。”

  白素心徐徐走出书房,就看到芷羽粲然的笑容。

  “芷羽姑娘。”白素心欣喜若狂地走了过去。

  浅秋吩咐小厮退了下去,白素心与芷羽一同进了屋子内的软塌上坐下。

  芷羽笑盈盈地拍了拍白素心的手背,道:“今日特地过来看看白姑娘,三姑娘这些时日过得可好?”

  白素心故意努了努嘴,假装生气道:“芷羽姑娘如今找到了妹妹,恐怕早就忘了还要教我抚琴吧?”

  芷羽突然站起身来,极为正式的对着白素心行了个礼,“多谢白姑娘的帮助,不然我可能永远都无法再见到霜月。”

  白素心连忙将芷羽扶起,“芷羽姑娘的礼我可不敢受,能帮到姑娘,我也很高兴。”

  前世她与江羽虽然也算是熟识,但却并不清楚霜霜是江羽的妹妹。

  今生既然知道了,那她便没有理由不帮着芷羽。

  “白姑娘帮了我,日后若是姑娘有什么托付,尽管找我便是。”芷羽坐回到了软塌上。

  白素心认真点头,笑道:“一定。”

  虽然她现在也想不到日后能让芷羽帮她什么,可既然芷羽这样说,她就也没有拒绝的道理。

  反正即便是没有,她也不亏。

  “芷羽姑娘今日前来,就只是为了感激我的吗?”白素心抿了一口茶水,漫不经心地问道。

  她可不会轻易相信芷羽过来只是来感谢的。

  芷羽淡淡一笑,“也不全是,前些时日我与霜月相认的事情被拓跋将军得知,拓跋将军恩德,允许我到拓跋府上居住,与妹妹能够经常见面。”

  白素心不由得为芷羽感到高兴,她终于脱离了醉花楼。

  虽说芷羽是自己选择待在醉花楼的,可是如今听到她离开,白素心还是觉得欣慰。

  “芷羽姑娘住在拓跋府,是不是能经常见到璃乐郡主?”白素心看似随意问道,实则是为了探听芷羽如今是否已经是听命于拓跋忆的。

  芷羽弯唇笑了笑,“我与霜霜都住在外宅,哪能随意见到璃乐郡主呢?”

  说罢,芷羽捻起一颗梅子递进口中。

  “味道如何?”白素心询问道。

  芷羽品味后回答道:“钱家铺子的梅子,味道做的真是越发的好。”

  芷羽眼神瞥向一旁的花灯,道:“白姑娘房里的花灯可真好看。”

  白素心掩唇一笑,眯着眼道:“说起来还要谢谢璃乐郡主,这些花灯是她派人送来的。本想着若是你能经常见着郡主,也可以帮我跟她说声谢谢。”

  芷羽叹了口气,道:“可惜了。”

  真是可惜了拓拔将军的一番心意,送来这么多的花灯,白姑娘竟然误认为是璃乐郡主送的。

  她今日来本就是帮拓拔将军传话的,可白姑娘这么误解,她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白素心点头附和道:“是啊,可惜了,我还是派人过去跟璃乐郡主道谢吧。”

  白素心即便是看出来芷羽说的是什么意思,可还是故意装傻充愣。

  这种事情既然拓拔忆没有挑明了说,那她也没必要在芷羽面前说的这么明白。

  芷羽见白素心有些愣神,借机从衣袖中掏出红盒子,从小桌子上推到白素心面前。

  白素心诧异回神,问道:“这是什么?”

  芷羽笑言解释道:“即是来感谢白姑娘的,又怎么能空手而来?恰逢前日从珍宝阁得来一副翡翠耳坠子,想着很衬白姑娘你,便想着拿来送给白姑娘。”

  白素心伸手将红盒子打开,一对儿素净典雅的耳坠子映入眼帘。

  白素心脸上立刻浮现出了一抹笑意,道:“多谢芷羽姑娘,我很喜欢。”

  “白姑娘喜欢就好。”

  白素心对着耳坠子发着呆,芷羽沉默了片刻,起身道:“谢礼已经送到,我就先回去了。”

  “芷羽姑娘这就走?”白素心回过神来,猛然起身。

  芷羽婉约点头,解释道:“如今借住在拓拔府,我又不好意思白吃白住,总要做些什么的,还是早些回去的好。”

  芷羽递了白素心一眼,又道:“白姑娘保重。”

  “我送送芷羽姑娘。”

  白素心当然知道芷羽所谓“保重”指的是黎葭的事情。

  黎葭与司马成文的事情做的并不算是隐蔽,涂五能查到,当然也瞒不过西府军的眼睛。

  因此芷羽来提醒,并不多余。

  往大了说,黎葭的事情必定会对白家的名声有损,虽说只是个借住在白家的表姑娘,可百姓们并不会这样想,只会觉得既然住在一个院子里,人品都是一样的。

  白家大姑娘和二姑娘已经出嫁,适龄的只有三姑娘白素心。

  四姑娘白素若年龄尚小,待她长大之时百姓早就忘了黎葭这档子事。

  所以这件事除了是黎葭自私自利的行为之外,甚至有些刻意针对白素心。

  黎葭做出什么样丢人现眼的事情又如何,只要她能嫁出去,损坏白家的名声干她何事?

  白素心虽然也能想到这些,但却好奇为何拓拔忆会派人打听这些。

  这好像与他无关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