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六十章 仓皇而逃

作品:繁尘锦|作者:白露重生|分类:其他|更新:2020-10-21 06:23:58|下载:繁尘锦TXT下载
  黎葭屏住呼吸,等待着司马成文身上药物发作。

  随着黎葭心跳扑通扑通的响,她睁大眼睛紧张观察着身旁司马成文的变化。

  黎葭先是刻意保持距离,给时间让药物一点一点的在司马成文身上发挥作用。

  待到司马成文面色潮红,口中喃喃喊热之时,黎葭才缓缓地将自己的手搭在司马成文的身上。

  司马成文因为药物的作用而浑身灼热,黎葭的手出现在他的身上时的感觉,就像是久旱逢甘露,令他一时难以控制自己。

  司马成文强撑着身体的反应艰难地睁开眼,先是一愣,随后会心一笑,抬手抚摸着枕边女子的脸颊,不可置信问道:“白姑娘,你?”

  黎葭虽然难过今晚成了白素心的替身,可还是觉得值得。

  以后司马成文的生命中再也不会有什么白素心,她黎葭要做他的妻!

  她拼力抓住司马成文的手,动情低声道:“不论如何,我都会陪着你。”

  司马成文本就醉酒,再加上光线昏暗,一时便真的以为身旁的人是白素心。

  他今晚借酒消愁的理由顿时荡然无存,激动地将黎葭拥入怀中。

  黎葭冰冰凉凉的身子贴近司马成文,让他觉得极为舒服。

  即便是药物使然,司马成文还是低声细语地问道:“白姑娘,你真的愿意?”

  真的愿意与他私定终身吗?这种事情深宅大院的女子一向是接受不了的。

  在司马成文怀中的黎葭微微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司马成文被甜蜜冲昏头脑,随即一个翻身,覆在黎葭身上,温柔地吻上她的脸颊。

  起初的心潮澎湃逐渐变成了委屈,黎葭眼角渐渐变得湿润。

  她也是好人家的姑娘,若不是走投无路,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想到这儿,她突然觉得自己对不起早逝的娘亲。

  可她又能如何?这里所有的人都不在乎她。

  只要过了今晚,以后她就能过上梦寐以求的生活了。

  嫁入镇南王府,成为世子妃,就再也没有人敢看低了她。

  手段怎样不重要,只要能达到目的就好。

  直到街市上也变得静悄悄的,司马成文才缓缓睡去。

  黎葭面色平静地躺着,久久没有一丝睡意。

  她想了许多许多,然而最难过的还是她不能凭借家世直接嫁给司马成文。

  想着想着,新的一天便匆忙而至。

  同样一夜未眠的还有白毅天。

  白毅天派人找了黎葭一晚上,焦急地不敢合眼。

  他打算等天再亮着,将三女儿叫过来问问,看能不能再想到什么。

  白素心起身后听到浅秋说:“姑娘可知,表姑娘真的是一夜未归。”

  白素心神情一滞,果然不出她所料。

  不过如今这个时候,黎葭也该回来了。

  这个念头刚过,白素心的眼皮子就跳个不停。

  “老爷呢?”白素心询问道。

  浅秋咬唇道:“老爷派人找了一个晚上呢!”

  “等下你再去前厅问问,若是她还没回来,就再派人找涂五打听一下。”白素心交代道。

  涂五认识的人多,或许能打听到一些关于黎葭的消息。

  茶楼的雅间内,司马成文总算是强撑着困意睁开了双眼。

  他锤了锤头,觉得头疼欲裂,浑身使不上劲儿。

  看来这次他是真的喝多了。

  待他清醒一点,才感觉到身旁还有别人。

  司马成文眯着眼侧头,看到身旁的黎葭后茫然一惊,掀开被子紧张地看了一眼。

  他竟然?!

  司马成文努力回想许久,可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

  黎葭假装刚醒,睡眼惺忪地望着司马成文,随后面上一惊,手足无措地爬起身来。

  “世……世子……”黎葭支支吾吾道。

  司马成文本来还怀疑是黎葭设计他,毕竟他对黎葭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可是看黎葭的反应终归不像是装的,那就真的是自己混蛋了。

  他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姑娘,是我对不住你。”司马成文尴尬道。

  黎葭的眼泪哗哗直流,可怜兮兮地艰难撑起身来,小心翼翼地用被子裹住身体,呜咽道:“我喝多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姑娘,这下可如何是好?”司马成文无措问道。

  黎葭哭声一滞,她没想到司马成文竟然会这般没有主见。

  可越是如此,她就越是不能再逼迫司马成文什么,因为那样就显得过于刻意了。

  黎葭用手抹了抹眼泪,委屈道:“事情已经发生,还望世子莫要说出去。”

  “一定,一定。”司马成文点头道。

  黎葭的心情一时难以言说,正常男子的反应不还是承诺会责任吗?怎么这个镇南王世子确实这副模样?

  莫不是她选错了?

  昨日的心动瞬间消失无踪,男人果然没有一个靠谱的,她想要如何还是要靠自己。

  司马成文对面前哭得梨花带雨的黎葭毫无半丝怜悯之心,连忙跳下软榻将衣裳穿好。

  “还未请教姑娘芳名?”司马成文这才注意到他不记得面前这个姑娘的名字。

  不管怎么说也要弄清楚是什么人,也好给予补偿。

  黎葭眸光闪亮地看向司马成文,张张嘴轻声道:“黎葭。”

  司马成文点点头,“姑娘放心,我会想法子弥补姑娘的。”

  弥补?黎葭心中冷笑,怎么弥补?

  难道将她当成那花楼里的红倌人,给点儿赏钱就打发了?

  怪不得白素心看不上这个司马成文,也难怪,司马成文的性子确实太软弱了一点。

  不过这样的人也好,将来黎葭也能轻松地将他玩弄于股掌之间。

  司马成文才不会想到黎葭是如何猜测他的,匆忙说了几句话后,仓皇离开了茶楼。

  黎葭双腿发软的起了身,一件一件的从地上将衣裳捡起来,又艰难地穿上。

  这种感觉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的恶心。

  司马成文走得匆忙,并没有留意到地上黎葭的衣裳不对劲。

  可这身衣服若是回白府,肯定很快就被人发现了。

  黎葭抬脚去往成衣坊,换回了自己的衣裳。

  成衣坊的老板将阿紫醒来后的事情告诉了她,黎葭全然不在乎。

  不就是个婢女吗,说出来的话能顶什么用?

  无所畏惧的黎葭大大方方的回了白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