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上位的第一天

作品:上位后我渣了冰山男主|作者:顾同学的草莓圣代|分类:其他|更新:2020-07-04 07:56:36|下载:上位后我渣了冰山男主TXT下载
  鎏瓦红墙的紫玉殿内,风一散,轻盈的床幔随之而起,暗香浮沉。

  容颜绝色的小姑娘身披轻纱,睁大一双美眸,凝目注视着眼前这幅引人遐想的光景,直恨不得把拳头塞进嘴里以示震惊。

  她她她?她在做梦吗这是?

  小姑娘揪着衣袖默默地想,她林灼灼好歹也称的上是一介言情小说家,心知梦境有时确是会带来些灵感不假,可就算是做梦,也没必要搞得如此真切吧?

  思及此,林灼灼定了定心神,深吸一口气,狠下心轻轻掐了自己一把,嘶~她表情扭曲无声道,好疼!

  不是梦?难不成她穿越了?

  要真是穿越的话,按照当前的画面来看,一般的情节就是——

  月黑风高夜,醉酒男子不省人事,三两位美人面含激动,小心翼翼地,爬床?!

  林灼灼浑身一抖,“啧”了一声,自知没那个能耐三女共侍一夫。

  正思衬着不若直接开溜?却不想,塌上那位紫衣的姐姐躺下去之后,竟还笑靥如花地朝她招了招手!

  意,意思是要她别怂,一起上?

  林灼灼难以置信地咽了口口水。

  就在她抬起手疑惑地指向自己时,这才察觉到,自己白嫩可爱的一只脚爪子已经在犯罪的边缘来回试探。

  甚至早就不要命地踩上了床沿!

  她心虚地一动,然而变故就在此刻发生!

  塌上,俊美绝伦的男子睫毛微颤,看得林灼灼心中一惊,还未来得及收回她的咸猪脚,那人便幽幽睁开了双眼。

  随即,林灼灼脑海里一大片土拨鼠尖叫。

  巧也是正巧,她惊骇的眼神正好与那男子对视上。

  仅仅一晃神的功夫,男子拧眉,显然是洁癖发作,手法快到林灼灼还未看清楚,他身旁的两位美人便香消玉殒。

  而林灼灼凭借男子方才醒来看到自己时狠辣的目光,以及当下两位美人魂断床塌的状况,心下不由产生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她该不会是,穿书了吧!

  就是那本,害她熬了一整夜才看完的脑残文,《冷王独宠绝色杀手妃》?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脑残,为何要看?林灼灼还真能讲出个所以然来。

  答案自然是,为了给她新开的穿书逆袭文打基础、做准备喽。

  俗话说得好,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要写出一篇质量不错的反玛丽苏套路文,必定需要作者深入地去了解玛丽苏。

  不仅如此,还要在玛丽苏文中找出读者的槽点,然后一招击破,趁虚而入。

  可惜呐,诗和远方不常有,人生更多的还是眼前的苟且!

  这才刚接受完玛丽苏脑残文的毒害,得,现在搞得更美妙,直接给她整现实化了。

  冷王独宠绝色杀手妃,只这名字听着,就教人感觉很冷,很杀手有木有哇。

  林灼灼心肝颤了几颤,脑海中万千思虑也只是一闪而过,反观眼下这位战王殿下,他是真会要人命的呀!

  林灼灼尴尬地对着王爷他老人家笑笑,企图博取一点点的怜悯。

  但,冷王毕竟是冷王,又岂会心慈手软,轻易地崩了人设?

  于是电光火闪之间,诸长矜罪恶的魔爪就要攥上林灼灼脆弱的玉颈。

  “王爷!”这时,出于强烈的求生欲,林灼灼不得不挣扎着狡辩一番:“其实奴家出现在这里,与那两位姐姐的目的是不同的!”

  然而塌上风华绝代的男子根本不需要解释,他不屑地挑眉,动作稍微放缓,却依旧没有停下,黝黑的眸子盛了一团捉摸不透的戾色。

  眼看小命不保,林灼灼情急之下快速喊出一个名字:“楚唳!”

  果然,不出她所料,诸长矜在听到林灼灼喊了这名字之后,顿时不动了。

  半晌,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要安全了的时候,却听男人轻嗤一声,手掌慢慢抚上林灼灼的细颈,她甚至能感受到此人指缝间粗粝的厚茧。

  “楚唳?”诸长矜突然掐着林灼灼的脸,缓缓施力,拉她到自己面前,慢条斯理道:“说吧,你的目的。”

  林灼灼:“……”宁这样撅着我的嘴,是生怕我说出话来吗?

  这一刻,她突然就不那么恐惧了。

  大不了一死了之。说不准死了之后,她便不必待在这个万恶的封建社会,几秒后又是一条好汉。

  难道一边码字一边打游戏它不香吗?

  林灼灼瞟了眼诸长矜的手,然后直直地与他对视一番,接着再瞅一下这厮的手……

  这般反复暗示了数遍,对方终于良心发现,主动退一步松了些力道。

  “其实,奴家自小在道观长大,生来便拥有占卜未来的天赋。这次是卜算出王爷您将有大灾,才混入王府给您提个醒的。”

  她眼瞅着冰块脸似乎不太相信的模样,便高深莫测地一声叹息,继续说道:“方才奴家说的楚唳,便是您这一灾难的幕后主使者。”

  闻言,诸长矜突然笑了,本是矜贵清冷的一张冰块脸,笑起来却凤眼细长,自带一种教人不敢直视的压迫感。

  “敢骗本王,你知道会有什么下场吗?”他阴森森地开口。

  林灼灼连忙点头,“奴家知道,奴家不敢的。您是高高在上的战王殿下,奴家怎敢诓骗您呢,是吧?”

  怎敢诓骗他?呵,世间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诸长矜永远记得,曾经便有那么一个女子,口口声声说爱极了他。

  他信了,可结果呢?却在征战凯旋后,才得知她当年贪恋权势,早已入宫做了贵妃。

  从那以后,他便对妄想攀龙附凤的女人厌恶至极!

  诸长矜阴沉着脸,声线凉薄地问:“你既说楚唳会害我,那你可知,我二人是何关系?”

  “您,”林灼灼落地还不足三秒的心一下子又悬空起来,磕磕巴巴地答:“您将他视为兄弟,可他心里……”

  呜呜呜~她不敢说,万一把这尊杀神惹恼了怎么办?

  “说啊,怎么不继续说下去?”诸长矜的语调慢悠悠的,可林灼灼愣是从他漫不经心的神态里感觉出一丝杀意。

  别怂,林灼灼在心里给自己打气,想了想,于是委婉道:“您,还记得温缈缈吗?”

  诸长矜轻微拧眉,对她支支吾吾转移话题表现得十分不耐,并且盯着林灼灼的眼神如同看向白痴。

  “你是傻子?本王府上侧妃,温太傅之女,本王又岂会不记得?”

  林灼灼扯了扯嘴角,不气,不生气,气出病来无人替。她假笑着继续说:“可您的侧妃一年前病逝了,对吗?”

  她直言:“堂堂战王侧妃,竟因小小的风寒病逝,不管这是不是您的责任,旁人都会认定是您的问题。”

  “您与当朝太傅分属两派,他的女儿死在您的后殿,大臣们表面不说,只怕心里认定了您是故意为之。况且,楚唳喜欢温缈缈,你是知晓的吧?”

  诸长矜审视的目光死死盯住她,没多久,林灼灼便听到窗外风声簌簌,而面前的男人终于放下了掐着她美丽脸蛋的手。

  “王爷,我若没猜错的话,您两日前在玉符阁遭人暗算,胸口受了一剑,近几日不便饮酒,可就在今日傍晚。”

  林灼灼巧笑嫣然,“您的好兄弟楚唳明知您有伤在身,还偏偏拉您痛饮,谈什么恣意快活,今朝有酒今朝醉,是吧?”

  诸长矜心中讶然,狭长的眸子氤氲了明明灭灭的雾色,他低声问:“你,究竟是什么身份?”

  就知他会对自己的身份起疑,但林灼灼好歹也是个思路清奇的沙雕网文作家,又岂会被他一问问得便想不出对策来?

  她顿了下,充分演绎出戏精本质,低调地笑笑,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娓娓道来。

  “事到如今,我也不便再瞒您。其实,我是上天派来祝你一臂之力的天外仙子。怎样,被如此光环庇护,感动不感动?”

  诸长矜听了,忍不住满脸黑线,面无表情道:“敢动。”我谢谢您嘞,仙子。

  这厮的回答甚得林灼灼的心,既然如此,她也就不再拘束,摆了摆手道:“王爷不必多礼,出来混的大家都是朋友,总该互帮互助,您说是吧?”

  “我说不是。”诸长矜很快翻脸,舒适地又躺了回去,支起脑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来,“既然是上天派来助我的,那你便该时刻谨记自己的使命。”

  他好生不要脸道:“你说你是天外仙子,总该会点法术的吧?来,给本王表演一个。”

  啊呸!林灼灼简直要气炸了,听听,听听这厮说的,这叫人话吗?

  书上不是说,古人对神仙都是万分尊重的么,那为何他诸长矜可以如此天秀?

  “但凡看过一点话本的人,都该知道神仙下凡,是不能乱用法术的好吗?没文化,真可怕。”林灼灼心中鄙视道。

  “哦,”诸长矜似笑非笑,拖长了语调,“那你的意思就是,你除了会糊弄人,什么本事都没有。至于身份,本王还是不知真假,杀了应也无妨?”

  杀了?这可使不得。林灼灼赶紧补救,“其实本仙女下凡之前,曾苦练过上万年的绝世武功,这便给你露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