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461、三原……不是,姐姐

作品:变身作画大佬|作者:献歌|分类:游戏|更新:2020-08-06 23:51:48|下载:变身作画大佬TXT下载
  在中秋节当晚。

  一些关注了足够多动画圈大佬的动画迷,有幸见到了这么一幕。

  一大帮作画、或者以前是作画出身的大佬,一起围攻一个名监督……

  没错,不是一个,也不是两个,而是一大帮!

  陆陆续续加起来,差不多有二十个大佬,转发了铃木雄一郎阴阳怪气顾雪的推文。

  一些关注了大部分大佬的老二次元们,几乎每刷新一次推特,就能看到一位新的大佬发声,小半个小时都不带停。

  这种阵仗。

  不仅让吃瓜群众们一脸懵逼。

  也让李多余发的视频,播放量迎来了爆发式的增长。

  这些大佬们每次转发推文,视频链接就会出现在眼前,这谁不好奇?

  谁都会点进去看看啊。

  而点进去,看完视频,大佬们围攻铃木雄一郎的原因也就清楚了。

  本来有争论的事,也随着这么多大佬站台,可信度大大增加,舆论已经不是有向一边倒的趋势那么简单了。

  直接就是一边倒了!

  视频彻底爆炸。

  但铃木雄一郎,却在阴阳怪气完顾雪之后,突然没了动静。

  他不可能在睡觉,也不可能没看到指责。

  这么大阵仗,他不可能看不到。

  吃瓜群众很笃定。

  那剩下的唯一可能……就是大佬太多了,全是作画圈的大佬,一两个还好,但这么多……

  铃木雄一郎怂了。

  因为他是监督。

  动画是画出来的。

  而事实上,他确实是怂了……

  深夜的时候。

  时隔两个小时。

  铃木雄一郎才终于又发了条推文。

  当然不是反击,他就轻描淡写地说自己白天态度不好,跟两人(李多余和神原幸太)说一声抱歉。

  然后就彻底没声了。

  根本就没有提任何一位刚刚指责他的大佬,就像没看到那些指责一样。

  哪怕现实中,他气得差点都要把桌子给砸了。

  他也不敢提任何一位大佬。

  不仅如此,他还要捏着鼻子,发道歉声明。

  铃木雄一郎不是傻子。

  他知道自己这时候不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然会出事。

  这么多跟他同辈的大佬站台的情况下,年轻人和底层的作画人员会手撕了他。

  他也不能回复这些指责的大佬,不然也会出事。

  他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

  咽不下去也要咽!

  哪怕他发完道歉推特,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大发雷霆,差点又摔了个手机,也要咽!噎死也要咽!

  不然谁知道这些跟他同辈的大佬,现在在他眼里发疯的同行,会不会给他留面子,会不会揪着这事不放!

  他不敢赌。

  真.的.很.憋.屈!

  铃木雄一郎看着一条条指责自己的推文,气得浑身发抖。

  最后他停留在顾雪的推特上,更是咬牙切齿。

  他想不明白。

  他不觉得神原幸太和李多余能让这些跟他同辈的大佬指责自己,也不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什么问题。

  所以他把一切怒火都对准了在他眼里哗众取宠的顾雪身上。

  对于某些人来说,让他反思,承认自己错了,确实比让他跪下来都难。

  因为跪下来,他过后只要不要脸,黑的都能说成是白的,说得自己理直气壮,说得自己都信。

  但认错,就是在完全否定自己。

  这种人,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也挺可怜的。

  大佬们一起指责铃木雄一郎,哪有那么多复杂的原因。

  这批过去找顾雪的大佬,为什么会去找顾雪?因为他们想请教顾雪,请教一个晚辈……如果他们不是真的热爱这份事业,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而这批大佬,又可能看得惯铃木雄一郎的所作所为。

  而且。

  李多余带着神原幸太回到YUKI工作室,说签名纸被撕了,当时大佬们心里就没有一点不舒服?就不会想问一句铃木雄一郎你难道没看到上面的签名?

  不可能的。

  人是感性的。

  什么人都会有感性的一面。

  这帮大佬现在转发毫不客气地指责铃木雄一郎,基本也等于在说以后不会再跟铃木雄一郎合作了。

  哪怕铃木雄一郎撕签名纸的时候,确实没看到大佬们的签名。

  但解释出来,谁信啊。

  而且,铃木雄一郎其实直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撕的那张签名纸上面有谁的名字,他就记住了顾雪画的亚可头像……

  偏见导致的恶意,最后结出了这样的果。

  这算是……某种因果报应吧。

  ……

  顾雪睡了一觉,就把铃木雄一郎这事给忘了……

  你指望没睡醒的人还想着这些事,实在是太难为对方了……

  特别是顾雪这种有起床困难综合征的人,她赖床起来……虽然真的有急事,有压在心头的大事,顾雪的理智能战胜怠惰,但平常大部分时候,她确实挺咸鱼的。

  顾雪要真赖床……姐姐她都能忘记,顾柔有时候都拿她没办法……就更别说让她去记挂一个自己讨厌的大爷了。

  “小雪,早饭好了,你给我起来。”

  早晨。

  昨天虽然享受了一顿顾雪做的排骨,但给自己妹妹做饭这种事,顾柔早就习惯了,不可能因为一顿排骨就变得懈怠。

  只是,做早饭容易,叫妹妹起床真的挺难的。

  顾柔喊了几声,顾雪嚷嚷着再睡一会,就没动静了。

  没办法的顾柔叹了口气,只能爬上床,将顾雪强行抱出了被窝。

  但效果还是不佳。

  顾雪软绵绵嘤咛了一声,趴在顾柔肩膀上,根本就不当回事……

  顾柔用力晃了晃她,还是没反应,被气笑了,只能先抱着她坐下。

  两姐妹穿着一模一样的吊带睡衣,跪坐在床上,一个揽着对方,一脸无可奈何,一个软绵绵地趴在对方身上,看起来又要睡过去了。

  “一抹多!早饭要冷了!”

  顾柔将顾雪一边滑落的吊带提起来,重新扣在她的玉肩上,接着又用力晃了晃她。

  “嗯...”

  顾雪挣扎了一下,揽着顾柔的腰肢,换个姿势趴在她肩膀上,然后就不动了。

  “小雪!”

  “顾雪!”

  “一抹多!”

  顾柔微微提高音量,又叫了三声。

  没反应。

  她伸出手轻轻掐了掐顾雪的柔软脸蛋,没反应。

  轻轻咬一口脸蛋,没反应。

  用力揉捏脸蛋,还是没反应……

  顾柔哭笑不得,看着趴在自己肩膀上的妹妹,一狠心,凑过去轻轻咬了一口她的耳垂。

  但还是没反应……

  顾柔气笑了。

  直接伸出双手,隔着薄薄的睡衣,开始挠顾雪的侧腹。

  顾雪终于有反应了。

  就像炸毛的小猫咪一样,猛地抬起脑袋。

  “等等……哈哈……三原……不对,姐姐……你……”

  顾柔挠痒痒的动作突然僵住。

  顾雪的说话声也是一顿。

  “你……刚刚喊我什么?”

  好一会后。

  顾柔用力抓着顾雪的腰肢,说话了,但语气不善。

  “……姐姐。”

  顾雪扶着顾柔的肩膀,往后一仰,随时准备跑路。

  她刚刚迷迷糊糊,鬼知道为什么会喊三原小姐……大概是咬耳垂这种幼稚的举动,顾柔没做过的缘故吧。

  反正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喊,但她知道现在要跑路了!

  不过,她现在整个人都在顾柔怀里,顾柔用力扣着她的腰肢,她跑得掉……才怪。

  下一秒。

  她刚想暴起,就被顾柔按倒了。

  他挣扎都没来得及。

  顾柔就压了上来,开始挠她痒痒,毫不留情。

  “姐……哈……”

  顾雪扭动着,笑声响彻整个卧室。

  求饶声夹在其中,不认真听都听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