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十六章 悬壶济世

作品:尘埃与希望|作者:倦怠|分类:玄幻|更新:2020-05-24 09:30:53|下载:尘埃与希望TXT下载
  太阳历一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

  极北,落雪圣地。

  这处无疑是落雪圣地最受欢迎的场所,应该说是悬壶济世的药师无论走至何处,地位都是崇高且受人尊敬的。

  他们是一群神秘的怪物,一生淫浸丹道,行为举止皆为怀疑,丝毫不在意外表,整日间邋邋遢遢,且是十分执拗的这么一群人。

  说他们是疯子也未尝不可。

  就是这么奇葩的一群人所组成的群体,在当世拥有着极高的声誉,受世人敬仰,无论行走至何处,都会被歌颂的勇士。

  他们是披荆斩棘的先驱者,敢于放弃追天遁地的一生,用自身的碌碌无为,而换取世人的希望。

  他们便是丹士。

  遗憾的是梅山并没有由丹士们所集结的地带。

  于是,凰夜葵一路悠哉悠哉,走向丹士所集结的地带,是名为丹道天。因为种种原因,凰夜葵若想要快速提升修为,需要找寻隐藏在世间各地的天地灵脉,如若寻之不到,便只能退而其次,使用天材地宝强行灌满。

  凰夜葵这样想着,观赏着所谓的落雪圣地。

  来来往往的周遭弟子们身着各个山门的服饰,行走间有说不尽的闲情雅致,身影相随着,忍不住的欢颜在日光下极具感染力。

  凰夜葵却是独自走在此处。

  江子夕尚未醒来,而杨诗涵却又不爱出门。

  凰夜葵是想与杨诗涵一同而来的,奈何佳人一句话便堵死了他。

  于是,趁着秋日间的凉爽,凰夜葵运转着《长生》,试图多努力一分便提早一分抵达那遥不可及的境界。

  凰夜葵知晓《长生》慢,可未曾想到竟然是如此的缓慢,对比此前的速度,当真恍若是乌龟爬行一般,令凰夜葵无法适应。

  仅是听闻,怕是没有什么实感。

  若当真要做起来……

  凰夜葵便心生出崩溃的感觉。

  感觉被骗了……

  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感觉。

  显然,《长生》中埋藏着成仙的契机是无法否认的,但首先,你得先有命活到筑基境……

  实在是太过缓慢了,绕是凰夜葵这般天赋异禀之辈,运转周天都不用打坐之人,只要心念一动,便自动运转的天纵奇才,此刻也难免有着换本功法,重新来过。

  实在是太过坑爹了。

  如若是没什么奇遇,此生也无法抵达苦海境界了……

  凰夜葵有些无语。

  绕是凰夜葵这般人物,虽没有什么心高气傲,桀骜不驯的强大自尊心,乃至自负心。可他亦是算得上有那么一丝丝骄傲的。

  那份一丝丝骄傲便是。

  这世上,没有可与自己媲美的修士,虽不怎么寂寞,可也有些微微失落。难免在大多数时日里,缅怀初时尚且弱小且不出名的日子,虽说总有不开眼的苍蝇之流的上前挑衅,可也是乐趣所在。

  而如今,虽然亦是少不了身后穷追猛敢的苍蝇。可,凰夜葵在修仙这一路上,倒还算有些天赋的,从他不用打坐苦修来看,便知晓他究竟是如何的妖孽了。

  运转周天是不会断的。

  即便是睡觉的时间里,依旧是自动运转。这算得上是本能了,这基本是不可能发生在现实的事物。

  现在,身份对调了吧。

  自己才是穷追猛敢的洪水猛兽吧。

  想想,不禁有些刺激。

  遥想当初,被自己迫害的那些人物现在已是鱼龙一线之隔了吧,没有了自己,那便是一个没有王的时日,究竟是万龙并起,还是皓月当空呢。

  凰夜葵很是无趣的想着。

  没有了自己,诸仙榜会怎样变动呢,此刻的天赋异禀之辈,会不会大浪淘沙,将两年前的那一辈打死在沙滩上呢,一如自己那般。

  凰夜葵早已麻木的血液如今竟有些沸腾。

  自己会不会被忘却呢。

  毕竟,坠落凡尘的骄傲凤凰已经两年里没有任何消息了。

  在这个天才层出不穷的世界里,暗淡月余便会把你遗忘,当作过气的明星一般丢弃。

  坠落凡尘的星星。

  恐怕也许萤火没什么两样吧。

  被遗忘是理所当然的吧。

  被记忆起来又能如何呢?吃惊麽?震撼麽?随后是嘲弄麽?

  所有人都未曾往心里去才是正解吧,大家都自顾自自己的修为,即便是大帝亲自降临,也不过是淡淡一眼罢了。

  现世之人骄傲的很,虽不自诩天下第一,可也个个认为是自己世界中的主角,因而明智。

  只不过是没有人见过自己罢了,凰夜葵也不把自己当回事,亦没能将平凡的自己与坠落凡间的星辰相对比。

  如若说肯定是有人听闻过自己吧,会不会惹人多看一眼?如若说当真发现曾经所崇拜憧憬之人竟会是如此的平淡无奇,会不会失落难掩?

  凰夜葵这般苦恼着。

  周围传来的话语却打断了凰夜葵的思绪,那是二人在谈论的,最近的消息。

  “周师弟,这梅山的凌水若当真是聪明绝顶,竟当众捕获到一位妖修……”

  那周弟子微微一叹道。

  “是啊,姜师兄,那日我曾得到消息,立马便前去观望。那妖修听闻身份非凡,咱们圣主得到那妖修,便去联络落雪帝城的雪城主……”

  姜师兄一惊。

  “那妖修是什么身份?竟能惊动落雪圣地的雪城主?”

  那周师弟小声说道。

  “我与那康怀寒昔日是好友,亦是一同加入山门的。那日我百般询问他,他才有所松动,也谈不上什么秘密。”

  “也算不上什么大人物。”

  “是妖修,永夜城城主的小儿子罢了,名唤世熙。”

  那姜师兄一听,是震惊的讲道。

  “世熙?是传闻中那位天命之子?”

  周师弟感叹道。

  “就是他啊!城主私生子,作恶多端,纨绔无脑。前些日子在妖修大会上竟当众调戏焱琼琼……”

  一旁听闻的凰夜葵没忍住,刚刚吐纳至心海的灵气“噗”的一声喷了出来,姿态极为不雅。

  惹得周围弟子一阵指指点点。

  姜师兄有些傻眼。

  “妖修的“焱焱之舞”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周师弟也佩服的讲道。

  “还是永夜城主机智过人,及时将这位私生子狠狠严惩了一顿,然后断绝父子关系,赶出了妖族。算是保全了他性命……”

  姜师兄一阵佩服。

  “当真是世上什么不惜命的奇人异士都有……”

  凰夜葵亦是如此思考的。

  那世熙究竟是何等人士,怎么能够如此暴躁可笑,竟敢去调戏“焱焱之舞”,焱琼琼那妮子可不好惹……

  不过世熙……

  凰夜葵还真认识,不禁认识,反而还打过一场。

  绕想当初,自己曾在永夜城驻足片刻,便与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世熙相遇了,竟单枪匹马的来挑战自己。

  还囔囔着什么。

  “妖修的美女修士们,看哥哥我怎么胖揍凰夜葵。让他声明扫地,滚回中土神州。”

  “凰夜葵,今日便是你神话破灭之时,哥哥我名叫………”

  “啊!!!”

  “世、熙……”

  想到此处,凰夜葵露出了笑容。

  那可是极为有趣的人啊。

  他能活到现在还真是不容易啊。

  说着,凰夜葵便不在听闻,一路欣赏美景与丽人,向着所谓的丹道天前行。

  说起丹道天……

  其势力是足以遍布世间没个角落的庞然大物,说是擎天巨搫也不为过。

  丹道天的存在只是给予每一位孱弱的丹士生存的保障,是每一位丹士的强硬后台。虽说如此,丹士犯下了过错,也决不轻饶。

  便是如此集体机构。

  凰夜葵对此显然是不怎么喜欢的,他更喜欢的是成为一位慵懒的散修,不被束缚,不被规则禁锢,随心所欲,率性而为的修士。

  散修中亦有少部分是丹士。

  终究而言,这世上的散修,最起码要占据七层。

  不被束缚的生活着实美好。

  凰夜葵看到了丹道天的大门。

  那是八层的巨型塔楼,是充满了极北风格的建筑。其间流转着财大气粗的韵味,是凝着日光一般的彩色,宛若全然拿流光溢彩的灵石所铸。

  凰夜葵眯了眯眼眸。

  今日,或许是非比寻常。

  门口之外站满了弟子,正在激烈谈论着什么。

  这一切,都无关凰夜葵什么事。

  他依旧老神在在,踱步对凰夜葵而言,是世上最好的修行。

  清澈通明的心态,湿润凉爽的秋风,以及宛若与天地大道契合的随心所欲。这一切,皆是道。

  枯坐柳树下亦能悟得出的道。

  大道千万,终归是一途。

  踱步也好,枯坐也好,练丹也好,吐纳也好,进食也好,睡觉也好,打架也好……

  皆是通往大道的捷径。

  全凭视界。

  足以触及“忘川”的视界。

  凰夜葵从喧嚣的人群中挤过。

  凰夜葵踏入了丹道天的大门。

  是大到离谱的殿堂。

  是有两位青年正在炼丹。

  有七位老者都带着欣慰的目光,注视着这二人的最后一步,亦是最为重要的一步。

  ——结丹。

  就连高居上位的老者亦是一脸微笑。

  这两位皆是远远超乎自己意料的丹道天才。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凰夜葵踏上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