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十五章 一尘不变的光景

作品:尘埃与希望|作者:倦怠|分类:玄幻|更新:2020-05-24 06:34:52|下载:尘埃与希望TXT下载
  太阳历一零一零年,九月十四日。

  闲暇的时光总会显得那般奢侈,能够静静凝望太阳的日子想必也会短暂无比,风平浪静的每一天皆是如此令人痛心。

  虚度光阴。

  浪费生命。

  丝毫无法理解,所做之事究竟是有何用,而这样的日子,又将持续至何日,到头来,所谓未来,究竟存乎于何处?

  每日皆是一尘不变的光景。

  如若说有若改变的,毫无疑问是逐渐麻木适应的心态。除此之外,周遭亦是毫无改变。即便每日皆是万般忙碌着,可依旧碌碌。

  无法理解啊。

  究竟是从何日时开始,自己开始了如此酸涩的人生。

  自己所向往的,分明是,应该坐在躺椅上晒着太阳,看尽人间冷暖而自知,看尽日初日暮,宁静致远的度过每一日才是。

  究竟是从何日起。

  如此想着。

  心中微微荡漾。

  女人麽?权力麽?修为麽?

  真是无趣。

  自己所追求的,分明是那广阔无垠的星辰大海。那宛若梦幻般的光景,只存在于童话之中的,寂静的理想乡。

  不会有任何争执与对比,不存在勾心斗角与冷血杀戮的“净土”。

  分明是这般超脱世界之外的自己,分明是这般渺小如尘埃般的自己,分明是这般绮丽而淡然的自己。从何时起,变得如此,如此低俗。

  心有远山之人,必将独自攀登。

  从遥远的从前开始,自己便已经这般下定决心了不是麽?

  可为何,自己没有坚持下去?

  自己一直知晓的不是麽?为何要自己欺骗自己,这般愚蠢的事情。

  那是氛围啊。

  到处皆是腥臭的,污浊的气氛啊!那怎么可以忍受,堕落肮脏的修士啊。使澄净的大地变得污浊,使透明的天空变得阴霾。

  该死的作恶者啊。

  我所失去的,谁来还我……

  必须要净化,净化这片污浊的大地。既然我寻不到那方“净土”,既然童话中的理想乡否定了我,那么,我便独自创造。

  那是存在于童年时期的,遥远的梦境。那是一直困扰着自己,使自己更加坚强的心愿。自己怎么可能如此忍受着。

  这悲哀而又肮脏的世界啊。

  诡幻从睡梦中醒来。

  周遭一片漆黑,恍若暗黑的永夜,永远不会存有光明的场所。视线所触及的地带皆是暗夜,好似混沌,无穷无尽。

  那毫无疑问是至稚童时期之始便一直困扰自己的梦境,以及使自己变得强大的,来自恶魔的话语,同样亦是自己的信念。

  世间必须净化。

  成为没有悲哀与杀戮的真正世界。

  过往不想重复,因为实在是太过哀伤,彷徨而又无力。

  诡幻一如初时,从深渊中走出。

  去往没有光明的地带。

  来自恶魔的呢喃回荡在黑暗之中,声音阴冷而又古朴,却又满是怜天悲人的哀伤意味。

  “诡幻……”

  诡幻驻足良久,静待下文。

  “你所追求的是为何物?”

  黑暗中的声音问道。

  “寻找真正的“净土”,既然找不到。让便让世间化作“净土”。”

  诡幻答它。

  “所追寻的意义是为何?”

  暗夜之中的声音再次询问道。

  “世间不在有哀伤与叹息,争执与绝望。”

  诡幻如实答道。

  “你所追求的无疑是毫无意义的事物,既不会有开始,亦不会有结束,是虚无缥缈的事物,因此,你所追求的是空幻之物。”

  声音逐渐不在凝实,语气中的虚弱态势毫无保留。

  诡幻沉默良久。

  “不切实际的追求,麽?”

  诡幻站立在暗夜之中,闭上了哀伤的眼眸。

  是啊,这世间的一切皆是哀伤的。可以清晰感受得到,死去生灵的质问与怒吼。正在死去的,生灵的求救之声。徘徊无错的生灵,那茫然的心声。

  头痛欲裂。

  心怀怜悯之人,必将踏上孤苦的路途。

  大道任重道远。

  务必给自己架上沉重的枷锁,才能在漫无光明的地带,不迷失本心,不随波逐流,不被氛围同化,亦不愿将就。

  自己所行之事,一切皆是为了空幻。为了虚无缥缈的空幻,因此,自己必将投身于暗夜,只为了那空幻的光明。

  即便如此,也依然坚信。

  “净土”是真实存在的,那里不会有肮脏与杀戮,亦不会有争执与对比,更是人人安居乐业,随心所欲的世界。

  既然没有,那便自己亲手创造。

  不会有生灵悲哀,亦不会听到死亡的不甘,没有热灼的泪水,更不会有恐惧的无奈。

  生灵只有一次的光阴,怎能在流离失落中不甘堕落,怎能在生离死别中无奈哀叹,怎能在悲欢离合中渐行渐远。

  诡幻又在黑暗中看到了。

  那许自己痛苦不已的,昔日的幕幕。

  诡幻无法理解。

  若生灵自诞下的那刻起,便被贴上了悲哀的标签,那,诞生的意义是在何处,生命的存在在于何方,所谓,自己的存在究竟是为什么……

  难不成,就只是单纯的,经历生离死别,在无限循环的悲欢离合之中麻木冷淡。可,疼痛是不会麻木的不是麽?

  疼痛怎么会麻木,反而俞渐俞烈,一次比一次更为热灼。因此,实施暴行之人的所作所为是无法被原谅的。

  可,亲手使路人堕入绝望的自己同样是无法被原谅的。

  自己,只想赋予路人幸福。

  自己没有错,自己是良善且强大的。

  可,为何。

  总有刺客来伏击自己,明知道自己的强大是无与伦比的,亦知晓自己是心怀苍生的,同样的,自己的慈悲心怀并不会容许自己铸下恶果。自己都如此了,还要自己怎样?

  可,杀手与刺客为何还要纠缠着自己不放。

  一生一次的生命不应该好好珍惜麽?即便是恶人,诡幻也会出于怜悯之心,放过他们一条生路,可为何,不知好歹呢。

  这难道便是生灵的恶性麽。

  诡幻又想到了初时,正值自己年少的一幕。

  那是无风的雪日。

  “小安,快出来,下雪了呢!”

  传来的,仍是稚嫩的声线令诡幻微微恍惚。

  在冰冷的房屋之内,虽说冰冷,却能够遮风挡雪,对稚嫩的二人而言,有座这样的房屋,已是实属不易。

  “咳、咳。”

  “姐姐,我来了。”

  屋中的男童显然身体不好,正在研磨些药材,娇小羸弱的身躯上虽是有些冻疮与浮肿。可男童脸上温暖的笑意却是忍之不住,男童显然心情不错,虽然生活艰苦,可无疑是幸福的。

  与姐姐相依为命,每日乞讨为生,可即便如此,男童依旧认为世间是温暖的,是能够容纳自己与姐姐的。

  听闻姐姐的话语。

  男童兴奋的跑出去。

  “下雪咯,下雪咯。”

  女童痴痴笑着。

  “看姐姐给你堆雪人!”

  男童也温和笑着。

  “堆雪人,堆雪人。”

  虽说阴霾的天空之中望不到太阳,可那时姐姐的笑容,要比世上的一切都温暖。

  与之同样温暖的,还有每日行善之人面无表情的施舍。

  虽然面无表情,可那份由衷的温暖令自己深深感激着,感激着生活在这世上已然不易,却有大发慈悲的每一位良善之人。

  虽然艰苦,可无疑是幸福的。

  姐姐有时会感叹。

  “小安,还好我们不是生逢乱世哦,感谢上天让我们出生在这个平和的年代,我们才得以苟活。”

  男童不解的点这头。

  “姐姐好厉害!”

  女童笑着。

  每到夜晚,二人便相偎相依。

  虽然寒冷,虽然温暖的。

  自己至此时,仍然可以清晰感受到,那热灼而滚烫的暖意。

  诡幻轻轻呢喃着。

  “姐姐……”

  悲伤也好,难忘也罢。

  终究是过往之事,即便遗存在脑海之中,也不过是不清晰的,已然褪色的片段罢了。可当初所体会到的,温暖的实感,却是宛若永恒,即便如今再次回忆而起,那胸膛处的温暖也如此清晰。

  诡幻深感幸福。

  于是,诡幻向着暗夜,轻轻讲道。

  “永别了……”

  暗夜之中传来轻微的叹息。

  “我们,不会相见了麽?”

  诡幻如实说道。

  “嗯。”

  暗夜之中传递来的气息毫无疑问是温暖的,就如同姐姐一般,那温和的气息令人忍不住想要接近,想要得更多。

  可,自己不能如此。

  暗夜中传来的肯定的答复。

  “我们,还会再次相见的。”

  诡幻摇着头。

  “永别了……”

  暗夜沉寂下去。

  下一刻,诡幻周遭的暗夜尽数褪去,宛若汪洋的大海,滚滚而去。

  回荡在光明间的声音依旧古朴而沧桑。

  “我们……终究还是会相见的。”

  诡幻凝望着暗夜褪去,驻足良久。

  这一次,是真正意义上的踩踏在土地上,有些硬朗,有些冰冷。

  连同这璀璨的日光,同样寒冷。

  深渊魔皇——诡幻。

  诡幻直面山川河流。

  一尘不变的日子是无法改变的。既然这样,那么,无用之事不做也罢,此生毫无意义。

  只为心中所存有的憧憬。

  只为那,遥远的温暖。

  哀伤而又痛苦的,温暖。

  使人忍不住沉沦其中的,温暖。

  记忆仍不会褪色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