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百零五章 战火之下

作品:死神正值青春期|作者:樱遊诗人|分类:玄幻|更新:2020-10-19 04:42:03|下载:死神正值青春期TXT下载
  云中郡位于并州正北,下辖十一座县城。

  两月之前,鲜卑部族彪悍的游骑兵来此光顾,做过什么不必再提,结果是大量房屋天地被焚烧,残砖碎瓦,遍地狼藉,坚固的城门被战马壮出裂痕,民工正在修复。

  城池内外的街道镇甸,残留着烈火焚烧的痕迹,焦糊味和血腥味犹在,上万百姓穿着单薄的衣衫,无家可归,游走在街上讨生活。

  “大家排好队,一个个来,都能喝上粥。”

  刺史钟繇,不分昼夜的做着安民工作,在云中城内开办粥场,救济受苦的难民,内心惶恐难安,让百姓受难至此,有他的责任。

  “呜呜……”

  脏兮兮的双手,捧着热气腾腾的米粥,有人蹲在地上呜咽恸哭,他们之中,有的失去父亲,有的失去儿女,有的失去好友……虽然苟活,可难免唏嘘落泪。

  城门处传来阵阵马蹄声,许多人循声望去,目光的尽头是一支三千人的骑兵,身披轻甲,腰跨雁翎刀,看装扮是汉军中的轻骑。

  为首一青年,骑着神骏白马,手执古朴的天子剑,昂然挺胸,望见街边流民聚集的场景,脸色由紧绷到愤怒,无名火从胸中来,复仇之志从心头起。

  “下官并州刺史钟繇,拜见……”

  “免了!”

  不是正式场合,林阳批准部下无需行礼,翻身跳下的卢,悲凉的景象尽收眼底,看着钟繇问道:“损失了多少?”

  “破城时,百姓被杀六千由余,被俘的都回来了!”钟繇愧疚的说道。

  “唉……灾祸来得突然,元常不必自责。”

  宽慰两句,林阳渐渐平复情绪,走到一个小脸灰突突,捧着大碗喝粥的小丫头面前,柔和的笑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说我吗……我叫青儿,父辈姓周。”小姑娘眨着眼睛,脸上的灰垢泥土让凸显双目纯净如水。【@¥爱奇文学iqiwx ……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哦,那他们人呢,怎么就你自己在这?”

  “呜……他们都死在塞外骑兵的刀下。”

  粥碗落在地上摔得粉碎,小姑娘抹着眼泪哭出声,满是尘土的小脸露出苦色,林阳下意识想到,问了不该问的了。

  “来,再盛一碗粥给她!”

  朝粥棚摆摆手,立时有人送来,林阳双手递给小姑娘,歉意的笑道:“把眼泪擦擦,叔叔答应,你的仇我来报!”

  “真的吗……你是谁啊……口气这么大!”小姑娘瞪着杏眼,止住哭泣。

  那一日,她亲眼望

  见草原游骑兵的可怕凶残,马快如风,杀人不皱眉……父母趁机把她藏进草堆里,侥幸活命。

  被人质疑,林阳苦笑两声,想着童言无忌,不与她计较,忽然正色道:“敌人有骑兵,我大汉也有骑兵,广袤的草原,我们也去得!”

  壮哉!

  由质疑转为相信,只要一瞬间,小姑娘哭着跪下:“叔叔,你是个好人,若能大仇得报,青儿给你当牛做马,永世为奴!”

  “哎,你还太小,别说这些,再说咱们汉人不要下跪,男儿膝下有黄金,女子同样。”

  捧着一颗小脑袋,林阳心里很不是滋味,抱起小姑娘向县内治所走去,三千轻骑在后随行。

  军队刚走,街头百姓互相交头接耳:“啊,要和塞外蛮族打仗了,真的假的!”

  “不是说要议和吗?”从草原回归的子民,带回了这样的消息,因为不打仗了,鲜卑人才放了他们。

  “兵法云:虚则实之,实则虚之。那年轻人好像来头不小,好像能做主。”一个阅历的丰富的老翁分析道。

  “哼,咱大汉向谁低过头,那些蛮子就是欠收拾,该让他们付出代价……”

  视线来到城中治所,朴实无华的县衙大堂上,林阳放开青儿,让她到外面玩,叫来心思忐忑的钟繇,问道:“粮草、军械准备的如何?”

  “羽箭五十万支,粮草二十五万石均准备妥当,随时可以取用。分别存放在沙陵、乐林、定襄等五县,有地方军看守,负责押运的民夫也征集完毕。”钟繇一五一十的答道。

  “嗯,你做事我放心!”

  “敢问大将军带了多少兵马?”钟繇略通武备军事,随口问道。

  “跟我同来的只有三千,另有二十五万在路上,还有率先赶到的七万精骑,算起来三十二万有余。”

  六个军团中,要留一个镇守关中,依然是老规矩,用抽签来决定,能够开赴边关作战的欢呼雀跃,留下的怏怏不乐,失去了立功的机会。

  临走之前,林阳笑着安慰:留在后方也有好处,安全,抽空能陪陪妻儿老小,能守好关中,回来也算你们一功。

  “对了,匈奴和肃立什么态度,继续帮我们还是…...”说到此处,林阳双眼锋利如刃。

  贾文和去草原谈判斡旋,估摸着该回来了。

  “哈哈哈……贾某来迟了,让大将军久等!”

  一青衫文士昂首大步而来,容貌清癯,正是以计谋狠毒著称的贾诩。

  此

  外,后面跟着几名草原壮汉,面色谦恭,打头的乃是呼厨泉和肃立。

  “两位首领亲身来到,看来我们可以谈谈合作的问题了。”林阳起身迎接,说了句没用的废话,假如二人敢倒戈帮轲比能,借他们两个胆子也不敢来。

  分主次落座,呼厨泉和肃立拘谨道:“大将军,我等有罪,没能守好草原,让贼人有机可乘。”

  “事情已然发生,追究责任不是主要的,想想该如何解决轲比能是正道。”林阳抛出观点,开口直奔主题。

  “若要用兵,我部愿做先锋!”肃立起身道。

  “你们有多少人?我们匈奴人愿冲头一阵,只是……”呼厨泉不甘示弱,眼中闪着狡黠。

  “有话直说!”有人出力,自然要付出酬劳,亘古不变的定律,林阳知道他要提条件,随和的点点头。

  呼厨泉笑道:“大将军快人快语,咱们别绕弯子,打垮轲比能,空出来的草场,划出八百里归我部所有,如何?”

  虽然是轲比能的地盘,但八百里的土地不是小数目,拱手送给呼厨泉,匈奴肯定趁机壮大实力,肃立也会眼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