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两百八十五章 离开澜州

作品:中州风云记|作者:林君生|分类:玄幻|更新:2020-05-24 06:13:49|下载:中州风云记TXT下载
  要说时间这玩意儿过的慢也慢,要说快呢也快,两三天的时间转眼便过去了,这一日的清晨,长孙府的大门很是热闹,站满了送行的人。

  已经在澜州城内陪着长孙忧音游玩了两三日了,今日便是林墨启程前往梁国与渝国,接白芷兰与百里倾城回帝都的日子,而今日也是长孙忧音与林墨短暂分离的日子。

  “夫君,你就再陪妾身多留三日吧!”

  依偎在林墨怀里,紧紧地拥着林墨的腰,想到接下的来可能会有半年的时间不能在见到林墨,长孙忧音的玉容之上就充满了依恋,不舍让林墨离去。

  左手轻拥着长孙忧音的背,右手很是宠溺抚摸着长孙忧音的脑袋,林墨柔声道:“夫君也很想再多陪忧音你几日啊,可是不能啊,你知道的,夫君还有很事情要去做的。”

  “一个月后就夫君与西域国热娜公主的吉日,夫君还得赶回去,不用我说,忧音你也明白,夫君这样要想回帝都不是是那么容易的,得提早准备才是。”

  “好吧,夫君,那你得在妾身生产前回墨云山陪着我!”

  长孙忧音如何不知道这一趟林墨要想回帝都定然是会许多波折的呢,光在咋路上就得花费进近十天的时间,其余的时间,还得与暗中隐藏的那些势力角逐。

  “放心吧,忧音,夫君保证在你生产前的前两个月,夫君定然会返回墨云山陪着你的,夫君还得看着咱们的宝宝平平安安地来到这个世界上了。”林墨柔声答应道。

  听到林墨作出了保证,长孙忧音这才有些依依不舍的放开了抱着林墨的手,林墨见长孙忧音眼角挂着淡淡的泪珠,很是温柔地伸手为其拭去了。

  为长孙忧音擦拭净眼角的眼泪之,林墨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情,叮嘱道:“对了,忧音,你可不能千万再这澜州城里留着了,这澜州城马上就要乱了。”

  听到林墨对自己的关心话语,长孙忧音当即破涕为笑,道:“你就放心吧,夫君,妾身不会瞒着你悄悄留下的,妾身会马上就离去的。”

  澜州城内即将迎来什么,林墨已经告诉给了长孙忧音,长孙忧音也明白自己留在这里只会成为林墨的顾虑,因而决定与林墨同时离去澜州城,前往墨云山。

  “如此那便好,来,忧音,夫君扶你上马车,目送着你离去。”说着,林墨看了一眼长孙忧音的马车,就搀扶着长孙忧音向着那马车而去。

  长孙忧音知道自家夫君为何要目送着自己离去,是怕自己不舍离去爹娘继续留在澜州,当即对长孙忧音夫妇说了一些告辞的话语又行了一礼之后,就在林墨的搀扶上向着马车而去。

  扶着长孙忧音上了马车,林墨低首在长孙忧音的额上一吻,柔声道:“好了,忧音,这段日子你多保重,到了墨云山,白鱼她们会照顾好你的。”

  “知道了,夫君!”在林墨侧脸上轻轻一吻,长孙忧音很是乖巧地道:“夫君放心,妾身不会返回来的,到了墨云山也照顾好自己的。”

  听到长孙有都这么说了,林墨对长孙忧音温柔一笑后,为长孙忧音盖好绒毯,再度叮嘱与唠叨了了两句之后,便转身掀开车帘,出了马车。

  下了马车之后,林墨先看向小婉,吩咐道:“小婉,你上忧音夫人的马车,切记,忧音夫人有孕在身,不得有任何的闪失,知道了吗?”

  “是,宗主,小婉记下了!”

  对林墨恭恭敬敬地福身行了礼道了一句后,小婉又似有不舍地看了一眼面色依旧平淡如常的息风一眼,就头也不回地走上马车,进到了马车里面。

  看到小婉进了马车,林墨又看了一眼长孙忧音所乘坐的马车后面停着那辆马车,对长孙忧乐等四女,道:“都与家人告完别了吧?告完别了,你们四人就做后面的那辆马车。”

  “是!”以长孙忧乐为首长孙家四女,对林墨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后,再度看了自己的家人几眼之后,也陆陆续续地上了后面的那辆马车。

  待到长孙忧乐四女上了马车,林墨看向随行护卫长孙忧音的一应护卫,吩咐道:“护卫好忧音夫人,若是忧音夫人有什么闪失,你们该知道宗门规矩的。”

  “是,属下等明白!”

  一应护卫的声音整齐而响亮。

  这趟护送长孙忧音前往墨云山的,除了去了墨云山还要返回帝都的十二卫之外,还有林墨临时从澜州城内调集的十余名墨宗夜者精锐,其中为首的一人乃是一名大剑师境界的大修行者,其余人也都是剑师境界的修行者。

  可以说,林墨给长孙忧音安排的护卫的总实力那是相当地强悍,除非有要动手的人里面有两名半圣境界的大修行者,否则是根本不可能威胁长孙的安全的。

  从澜州城出发,约莫大半日的功夫便可以,长孙忧音便可以进入燕国境内,一旦长孙忧音进入燕国境内,更会数千军队护送长孙忧音,要想再动长孙忧音有任何不不利,那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了。

  燕国境内皆是林墨的势力。

  再度吩咐了一应护卫几句后,长孙忧音的马车便缓缓地启动了,长孙忧音从马车的侧脸车窗探出头来,挥着手做着无声的告别,但眼尖的林墨却是看到长孙忧音的眼角再次滚出了一滴眼泪,那眼中满含是不舍与深情。

  目送着护送长孙忧音的队伍消失出视野,林墨这才停止了对于长孙弘渊挥手告别的动作,一转头,便将视线投向了站在长孙府门前的众人。

  站在长孙府门前的人不少,有长孙弘渊夫妇,长孙文明四个人老成精的老虎,还有面色红润了不少,仿若变得更加年轻的王曦,以及一应仆从婢女,就是没有长孙文远的身影。

  或许是察觉到了林墨在对长孙文远没有出现感受疑惑,长孙弘渊忙松开因不舍长孙忧音离去而抽泣着的苏雅丽,对林墨歉声说道:“真是抱歉,子雍,父亲他这些日子除了必要的休息与用饭外都在注书,不怎么爱说话了,也就不能来送你了。”

  “没关系的,岳父大人,爷爷这般也好,也算是重回注书大道了!”林墨微笑着地摇了摇头,而后安慰在抽泣的苏雅丽,道:“岳母大人,不必伤心,若是您想的话,可以随时去墨云山陪忧音的,小婿想忧音最近这一念也需要您的陪伴。”

  听到林墨的话语,苏雅丽用丝帕擦了擦眼泪,道:“是,子雍,娘的都明白,只是娘这段时间还得留下来帮助你岳父,娘过些时间再去墨云山吧!”“也好!”林墨若有地点了点头。

  看着自家这位岳父大人可是一副不太聪明的样子,林墨明白长孙弘渊要想彻底坐稳长孙家家主之位,完完全全地镇住长孙文明四个人老成精的老狐狸,可得需要苏艳丽这样的贤内助来帮他出谋划策,进而全面掌控长孙家与整个申国的形势。

  昨日长孙弘渊已经从长孙文远手里接过了长孙家的家主之位,也在林墨的帮助下,暗自与慕容贤、呼延于达成了合作,长孙、慕容、呼延三大家族就此成为同进退的利益共同体。

  明白了苏雅丽的苦心后,林墨也不再劝,当即对长孙家众人拱手行了一礼道:“各位长辈与兄弟姐妹,子雍还有事情缠身,就在此对说声告别了,后会有期。”

  “恭送上卿大人!”以长孙弘渊为首的众人,对着林墨行了一个大礼。

  于是乎,林墨便在一片长孙家的恭送着,牵起柳若水的手,上了马车,息风与仇云也坐在马车外面,一声轻喝,驾驭着豪华的双辕马车缓缓启动离开了这里。

  林墨马车的行进方向与长孙忧音的队伍的方向是相反的,长孙忧音是要一路向北进入燕国境内前往墨云山,林墨则是向南出澜州城,然后转道向着西南而去。

  一直目送着林墨乘坐的马车消失出视野,除长孙弘渊夫妇外,长孙文明等人在心中终于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把林墨这位惹不起的大爷个送走了。

  放松心神后,众人也就纷纷散去了,每个人也都该干嘛干嘛去了。

  在众人纷纷散去后,王曦也没有与任何人搭话,躲开要上前要与自己答话的,对自己早已觊觎之心的长孙文明等四个人老成精的老狐狸,径直向着千梅园而去。

  看到王曦转身走了,长孙文明的嘴角泛起了一抹玩味的笑意,在心中暗自道:王曦啊王曦,你心中就跑吧,早晚你会是我长孙文明的女人。

  匆匆躲开长孙文明等四个不怀好意的老家伙,花了约莫将近二十分钟,王曦回到自己的房间拿上早已打包好的包袱,去到了千梅园。

  来到千梅园,王曦便看到五名手持长剑的黑袍男子,五名黑袍男子看到王曦到来后,对着王曦恭恭敬敬地拱手了行了一礼,也没有说话。

  心神变得有些激动的王曦对着五名黑袍男子抬了抬手,示意免礼,又显得急切地道:“快走吧,趁现在众人还未回转过心神,正好可以悄无声息地走掉。”

  五名男子也不说话,为首模样的那名黑袍男子走前几步,一把转着王曦的肩膀,只见那名黑袍脚下一用力,瞬间提跃起身形,带着王曦从北面纵身飞跃出了千梅园。

  长孙府的整体格局是坐北朝南,南为正门,门外便是一条人来人往的大街,而北为后门,毗邻着一条僻静的三米宽的巷子,而千梅园与那那条三米巷仅有一墙之隔。

  落定巷子里,那名黑袍男子仍不说话,只是对王曦恭恭敬敬行了一礼,表示刚才抓了王曦的肩膀的道歉,王曦自然不会怪罪的:“不必道歉,我们快走吧!”

  说罢,王曦便走上了早已停在巷子中的一辆马车内,那名黑袍男子则坐在马车前面,一声轻喝启动了马车,另外四名黑袍男子也翻身了上马,两两一组,分布在马车两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