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六十二章 有礼赠少年

作品:宝可梦之超能饲育家|作者:娘豆|分类:游戏|更新:2020-10-18 05:40:49|下载:宝可梦之超能饲育家TXT下载
  李子衿和小师妹红韶回到飞雪客栈之时,就连柴老爷都开始为了春节忙碌起来。

  中年掌柜一个人跑上跑下的从客栈门口那辆马车上,往屋里来回搬东西。

  累得他大汗直流,气喘吁吁。

  李子衿看了一眼,说道:“红韶,你先上去吧,我帮柴老爷搬搬货。”

  少女瞥了眼那个听到这句话有些讶异的中年掌柜,随口说道:“我也来帮柴老爷。”

  李子衿挼了挼她的脑袋,一脸宠溺的模样,一把将少女推进客栈,笑骂道:“赶紧把无事给我找回来,这家伙一夜没回来了,玩疯了吧?”

  那个白衣少女撇撇嘴,直奔飞雪客栈后院而去。

  一袭青衫,随手把背上的翠渠剑取下,放在一旁,也从停靠在客栈门口的马车车厢中,搬出一箱货物,跟在步履蹒跚的中年掌柜身后。

  两人往三楼角落的房间走去,那是飞雪客栈的杂物间,存放各种各样的大小物件。

  一路上,柴老爷不时回头打量起那个青衫少年剑客来,想起前些日子,乔府那管家童寺,考榆坊的坊主沈修永。

  一个山下人,一个山上人。

  一个仆人,一位主子。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飞雪客栈,都是为了打听这个青衫少年剑客的身份背景。

  若非中年掌柜一次偶然的机会,瞟了一眼少年郎腰间的不夜玉牌,怕是连他都要看走眼了,还会取笑那两位不仅在金淮城身份尊贵,甚至就在一座郑国都地位不低的大人物,会不会太过草木皆兵了些。

  对一个筑魂境剑修,需要如此小心谨慎地处理么?

  寻常筑魂境修士,都不说那位境界与自己旗鼓相当的考榆坊坊主了,他算是外来人口,并非鸿鹄州人士,虽然不知道出于何种目的甘愿安居一隅,待在金淮城这么个破地方,还盘下了整座考榆坊,做起了“脂粉生意”。

  可是那位坊主,的的确确是一位地仙修士没错,要对一个筑魂境小剑修下手,根本无须有所顾忌。

  而童寺背后的乔府,在整座郑国庙堂都极有威望,作为乔府管家,更是掌管地网的“大脑”,他若出动地网中为乔府卖命的那些山上炼气士,哪怕那些修士境界普遍不高,但是胜在人多势众,几十上百个三境四境,收拾一个三境剑修,也根本用不着这么小心谨慎吧?

  直到后来,瞅见那青衫少年剑客腰间的不夜玉牌以后,柴老爷才了然。

  那头笑面虎童寺,常年与郑国各阶官员打交道,行

  事喜好“留一手”,深谋远虑,狡诈诡谲,为人处世极为老道。

  面对这样一个筑魂境剑修,童寺心中第一个想法,或许不是除掉他,而是看能否将他纳入地网组织,成为乔府的助力。【~~爱奇文学iqiwx *#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天底下,哪有永远的敌人?

  一切只看利益罢了。这是童寺的处世经。

  所以那头笑面虎,会想要来客栈,以一枚香火箔为代价,想要对于少年剑客的身份一探究竟,因为他是外来人。

  若是金淮城人士,或者郑国其他地方来此的山上修士,乔府不说人人都知根知底,一一都记录在册,却也至少能够顺藤摸瓜,循着那些蛛丝马迹,打听出点消息来。

  而至于那个来历不明的沈坊主,来金淮城这些年都比较安分守己,除了有时候打扮的不像个男人以外,倒没什么奇怪的地方了。他跟那青衫少年剑客又有什么恩怨?

  香火箔还好,虽然珍贵,却也不至于让中年掌柜真的愿意出手帮那童寺。

  可沈坊主送来的敛财杯······却与其余两件仙家法宝齐名,三件法宝对于身为郑国财神爷的掌柜来说,裨益相当之大。

  聚宝盆,摇钱树,敛财杯。这三样仙家法宝,都无杀伐之能。对于其余的山上修士,甚至是世俗王朝中的山水神灵,亦或是一些淫祠中的山精野怪来说,这三件仙家法宝的作用都不大,无非就是可以“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而已。

  然而这三件仙家法宝,若是被放置于财神庙中,可以帮助财神爷聚拢一地山水的财气财运。

  这种更近乎于直接将“大道”聚拢,灌注于身的手法,甚至比神灵吸食人间香火更能够为自己增长修为。

  且通过这种手段增长的修为境界,在某种意义上是“不可逆”的。

  无法被他人剥夺,甚至无法被天道剥夺。

  是凌驾于“规则”之上的。

  所以相较于笑面虎童寺的提着猪头走错庙,那位沈坊主这才算是对症下药,拜对了菩萨。

  天底下,还有什么,是比送财神爷三大财器来得更贴心的?

  更重要的是,相较于童寺的前脚送礼,后脚立刻就要求得到财神爷的回报。

  那位沈坊主却只是送上一份天大的礼之后,扭头就走。

  不说别的,单就这份气魄,这种洒脱,就不是区区玲珑城的过街老鼠学得来的。

  这位中年掌柜转过头,微笑着说道:“李子衿,你应该不是鸿鹄州人士吧?”

  那个青衫少年

  剑客,微微一愣。看着中年掌柜的背影,点了点头,说道:“嗯。晚辈是从仓庚州来的。”

  言语之间,两人刚好登上楼梯,而那位先前一直没有使用灵力辅助自己搬动货物的柴老爷,此刻为了分心与少年剑客言语,也开始动用了灵力,此时的他脚步稳健,丝毫不费力。

  “仓庚州啊,是个好地方。”中年掌柜此言,是说那仓庚州灵气充沛,而且山上势力与山下势力极为平衡。

  “掌柜的何出此言?”李子衿好奇问道。

  柴老爷笑着摇头,没有多言,只是心中,难免不去多想。

  山上与山下平衡了,世俗王朝便会大肆修建山水神庙,文有文庙圣贤,武有武庙武将。

  那里的人们有信仰,都相信一句“举头三尺有神明”。

  故而仓庚州的寺庙、道场、各大神庙,香火都较为旺盛,就是再穷酸的神庙,也不会过分落寞。

  哪像这鸿鹄州,山下势力盖过山上势力一头,或者说,这鸿鹄州压根就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山上仙宗”,眼下那几个所谓的山上仙宗,除了几根老骨头,年轻时的的确确有修道天分,故而小有名气之外。宗内弟子,良莠不齐,天赋、境界、人品都实在不如何。

  所以在鸿鹄州,莫说那些国力强盛的世俗王朝了,就算是如郑国这般的藩属小国,也能盖过那些所谓的山上仙宗一筹。故而当小地方的人们见到一位真正有本事的“山上仙师”,才会如此趋之若鹜地想要将其招揽到府上,成为一名供奉。

  这才给了那些江湖骗子和只会三脚猫功夫的低境界炼气士可趁之机,让他们钻了空子。

  而鸿鹄州的神灵,在吸食香火一事上,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

  一座扶摇天下,百姓与神灵之间的关系,原本就是相对应的。

  一间神庙,拥有越多人前去烧香祈愿,人心越虔诚,那么神庙所供奉之神灵的神力便会越强大,法相越完整。

  之后,那些神灵才能够以自身神力反哺世人,以取井于水、还井以水的姿态,暗自庇佑一方水土的子民。

  进京赶考的书生,总得要烧香拜佛,求个榜上有名,科举高中。

  京城里那些官员们,总得求个仕途顺遂,君王青睐,小人退避。

  家道中落的商贾人家,期待着财神爷的怜悯,终有一日,可以东山再起。

  苦苦寻求姻缘的男子女子、岁数已大,膝下却迟迟无子的夫妻,总希望送子观音能够大发慈悲,让妻子可以十月怀

  胎,延续一脉香火。

  干旱已久的山野村落,村民们看着即将荒废的田地,是否也想求一场天降甘霖,滋润大地?

  两人将最后一点货物搬到屋子里之后,又一齐走到飞雪客栈门口。中年掌柜给那车夫一两银子,算是耽搁费。

  李子衿随手取回翠渠剑。

  一方面,是金淮城有个不成文的规矩。

  剑客的剑,酒鬼的碗。这两样东西,都轻易碰不得。

  是金淮城的老规矩了,三教九流们不认什么仁义廉耻,他们唯一认的理,就是拳头。

  恰好,这两种人的拳头,格外的硬,故而哪怕李子衿将一柄若是被人偷去,可以卖上一笔好价钱的翠渠古剑随手放在门槛边,也无人敢拿。

  另一方面,是这间飞雪客栈的掌柜,黑白两道通吃,无论是走南闯北的摊贩,还是街边巡逻的官兵,多多少少都会给柴老爷些面子。他老人家在这金淮城里开店多年,人脉广,手段多,想要找到贼人,轻而易举。

  钱再多,也得有命花才成啊。

  李子衿前脚要走,不料被中年掌柜喊住。

  柴老爷拍了拍手掌,拍去掌心灰尘,笑道:“李子衿,要不要陪柴某去吃吃酒?我请客,算是犒劳你帮忙搬货了。”

  看着一向铁公鸡的中年掌柜,竟然都愿意铁树开花?那个青衫少年剑客玩笑道:“掌柜的店里不就有酒,还用得着让别人赚你的酒钱?”

  “柴某店里的酒,都是给些粗人喝的下等酒,莫得滋味。”那柴老爷翻了个白眼,“你呀,肯定是没喝过真正的好酒,走走走,今儿个怎么都得让你开开眼。”

  中年掌柜的话都已经说道这个份上了,少年不好推辞,便只能紧跟其后,离开飞雪客栈,朝柴老爷口中那个“能喝上真正的好酒”的地方走去。

  一路上,柴老爷跟李子衿聊了不少关于金淮城乃至郑国和鸿鹄州的故事。

  掌柜讲,剑客听。

  少年收获颇多,一路行走,知道的一些个秘辛,丝毫不亚于那一夜在考榆河画舫之上,从师师姑娘闺房中听来的言语。

  不曾想原来这位柴老爷,也是个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主。

  最终二人来到一个少年剑客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熟悉,是因为李子衿来过一次。

  陌生,则是因为少年上次,匆匆而来,匆匆而去,过程短暂,且刚进入房间里,便碰到了一位极为古怪的女子,直接沉沉睡去,导致当晚发生的一切

  都极其不真实,让他感觉就像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梦里回到了年幼时,他与陆知行、李怀仁两个跑去太平郡后山下的湖泊,那两个家伙怕水,于是便只有自己一人划船,李怀仁那家伙还差点说漏嘴,导致他跟李怀仁打了一架,回到郡守府之后,更是各自挨了不少板子······

  “柴老爷,难不成这就是你说的,能喝上好酒的地方?”李子衿看着周围那些花枝招展的女子,顿时头疼不已。

  若是这柴老爷早说会带他来喝的酒,是那花酒,那李子衿铁定是不会答应的,说什么都不会来。

  中年掌柜嘿嘿一笑,眼睛死死盯着一位丰腴女子的傲人双峰,口水直流,说道:“这你就不懂了吧,凡人喝酒,喝的是酒中滋味,高人喝酒,喝的是心情!如此良辰美景,又有佳人作陪,哪怕是喝那考榆河的河水,都会是滋味最美的上好佳酿了······”

  言语之间,已经有数位女子从折花楼中走出。

  她们瞬间上前,左右揽住中年掌柜的手。

  “客官里面请。”

  “呀,这不是柴老爷么?这么长时间没见着您了,快快请进。”

  “柴老爷,今夜可要喝个尽兴,不醉不归啊。”

  “呵呵,好说好说。”

  被数位女子簇拥着走进折花楼的中年掌柜回过头来,朝那个还在原地发呆的青衫少年剑客招了招手,“李子衿,愣着干嘛,吃酒吃酒!”

  李子衿一拍脑门,只能是硬着头皮跟那柴老爷一起走进折花楼。二人站在楼梯口,被折花楼的两个身强体壮的光膀大汗抬上小轿,硬生生从底楼抬上了折花楼第十八层楼。

  少年想起在鲲鹏渡船之上,同样有类似于折花楼这般的存在。

  可是那里的高楼,即便对于不能御风御剑的低境界炼气士以及凡夫俗子来说,也无须费劲。

  仙家楼阁,通常都会在底楼有一层小型传送结界,可以站在结界中默念不同的口诀,通往阁楼中不同的楼层。

  眨眼之后,便可如同高境界炼气士或是高境界武夫一般,缩地成寸,直接去往所想所念的楼层。

  两名抬轿的光膀大汉,也不是多么厉害的武夫,一名二境,一名一境而已。

  抬着中年掌柜和李子衿上了十八层楼以后,二人放下轿子,径直往墙角一靠,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汗水更如同不要钱的一般,狂流不止。

  走在前头的中年掌柜随手抛出二两银子给那两名武夫,作为

  赏钱。

  两人感激不已,甚至强提一口真气,站起身子朝柴老爷抱拳。

  “谢谢大爷!”

  “感激不尽。”

  依旧是上次那位老鸨侯在楼梯口,一看见柴老爷上楼,便满脸谄媚地走在前头带路,说道:“哎呀,这不是咱们柴老板么,柴老板大驾光临,咱们这折花楼可真是蓬荜生辉呀,柴老板,今晚怎么说?还是让之前那几位姑娘来陪你喝酒么?或者是······柴老板打算换换口味?咱们折花楼近几日来了一批雏儿,脸蛋、身材,那都是极好的,您看······”

  中年掌柜看样子跟那老鸨很熟,随口接过话茬,玩笑道:“雏儿?那床笫功夫岂不是很一般了,不成不成。”

  折花楼老鸨早已是个人精,听了柴老板此话,顿时一个跺脚,赶紧说道:“嘿!就是因为功夫不够好,才更需要让柴老板这样的英武男子来好好调教调教她们咯。柴老板,您说,对不对?”

  “秦嬷嬷说的在理,只不过······”那中年掌柜哈哈大笑,只是察觉到身后那青衫少年剑客脸色有些难看,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似乎打算独自离去了。

  于是柴老爷便咳了咳,接着说道:“只不过柴某今日,带了朋友来吃酒,就不沾荤腥了,你安排几个清倌,歌舞一曲即可。姑娘可以次一些,美酒可不能给柴某兑水啊?我这鼻子可是隔着老远就能闻到埋在地下的一坛酒,究竟兑了几瓢水······”

  “柴老板真会说笑!折花楼怎么会卖给您兑了水的酒呢~”老鸨搔首弄姿,故作姿态的模样,看得李子衿有些犯恶心。

  好在那句言语之后,折花楼老鸨便摇头晃脑地跑下楼去,给柴老爷喊姑娘和酒酿去了。

  李子衿抬头看见这间屋子,恰好便是上次自己夜宿折花楼的那间······

  “怎么了?”中年掌柜已经一步迈入房间,回头看见那青衫少年剑客还在发呆,便出声询问。

  李子衿摇头,说道:“没什么。没想到柴老爷还是折花楼的常客?”

  那位其实是郑国财神爷的中年掌柜一笑置之,默默走到房间内的酒桌旁坐下,自己给自己倒上一杯茶水,以手捻杯边,学那当日夜访飞雪客栈的沈修永。

  作为神灵,自然不可能与凡间女子有染。

  不过是中年掌柜想要让自己这个“柴老板”的角色,更加市侩一些,更食人间烟火一些,如此,方可令他这尊财神爷,更像个人。

  李子衿走到酒桌旁坐下,

  先是将身边一只板凳拿走,又在另一边的板凳上,放了一把翠渠剑。

  为的,就是告诉待会儿进来的那些女子们,对自己敬而远之。

  “李子衿,看来你不喜欢这种地方?”柴老爷明知故问道。

  那个眉目清秀的青衫少年,转头看着中年掌柜,微笑道:“若柴老爷先前告诉我,咱们要喝的酒,是这‘花酒’的话,在下是肯定不会来的。”

  “剑修还有不爱逛窑子的?”柴老爷故作惊讶神色。

  李子衿同样回以一个惊叹的表情,以牙还牙道:“鸿鹄州的剑修难道都是爱逛窑子的?”

  就在两人言语时分,门外悄无声息地出现一位俊美男子。

  折花楼楼主,考榆坊坊主,沈修永。

  他没有急于一步迈入房间,而是先望向屋内的二人,微笑道:“两位贵客大驾光临,沈某之幸,折花楼之幸。二位今夜的酒钱,便免了。”

  中年掌柜半点不意外,装模作样地站起身来,摊开手掌,指向自己身旁的空位,问道:“哟,沈坊主,久仰久仰,要不要进来一起喝两杯?”

  沈修永十分知趣地摇了摇头,深深望了那青衫少年一眼,上次婢女钟芷进入那少年的梦境,连同自己都被藏匿于他梦境中的一缕剑气打伤。

  那缕剑气,让因好奇少年身份而想要接触他的沈修永,连心中的好奇都全然打消了。知道自己只能与其结交,不能跟其作对。

  而关于李子衿与乔府的那笔恩怨,消息灵通的沈修永也靠自己的情报,通过飞剑传信有所耳闻。

  让他选择站队的话。

  沈修永必然会站在那深藏不露的青衫少年剑客那边。

  那么藩属小国之中的乔府,虽能在郑国之地只手遮天,可对比起这个腰悬不夜玉牌,心湖藏匿剑气,更来自仓庚州那座扶摇天下十大王朝之一的大煊王朝郡守府的少年来说。

  区区乔府,甚至一座郑国,都远远不够看的。

  无论山上身份,还是山下身份,那个少年剑客都远超乎于自己的想象。

  “沈某还有要事再身,就不和两位贵客一起饮酒了。”沈修永婉拒了柴老爷的好意之后,告辞一句,就要离去。

  只不过在离开二人视线之前,他忽然转过身,满脸牲畜无害的笑容,对那青衫少年剑客说道:“对了,李子衿,沈某替你准备了一份礼物,已经派人送去飞雪客栈了,希望你会喜欢。”

  没来得及等李子衿起身问个究竟,沈修永便挥袖

  离去。

  飞雪客栈的中年掌柜饮下一口茶水,笑道:“好一个送财童子。”

  是说那沈修永,酷爱送礼,逢人便会送上一份大礼,真不知道究竟得要多厚的家底,才能让他如此挥霍?

  李子衿有些焦急,虽然那人语气说是送礼,可他下意识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事情,当即便提起翠渠剑,猛冲出去,丢下一句“柴老爷,我先回客栈了”。

  中年掌柜点了点头,也不强留少年。

  回到十九楼,继续凭栏远眺的俊美男子,双手负后,视线落到那个街道屋顶之上,以鬼魅般速度闪身往飞雪客栈赶路的一袭青衫。

  他低语着:“剑主。期待······你以后的回礼。”

  ————

  一个剑客瞬间从飞雪客栈外闪身而入,速度之快,甚至让人看不清他的模样。

  他在客栈大堂短暂停留之后,飞速去往飞雪客栈后院,只看见纸人无事和那只香火小人在池塘边玩耍。

  李子衿一步迈出,瞬间出现在池塘边,神情焦急地问道:“无事!红韶在哪?”

  小家伙疑惑地回过头,说道:“红韶姑娘刚才还在院子里啊,咦,人呢?”

  李子衿心知不妙,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转头去往飞雪客栈三楼,回到自己和红韶的房间中去,一路拉出无数残影,让客栈中的其他客人啧啧称奇。

  他以剑鞘撞开房门,“红韶!”

  房中无人。

  就在少年正要转身再去别的地方找人之时,他蓦然回头,桌上有一只锦盒。

  李子衿死死盯住那只锦盒,闻到一股血腥味。

  他咽了口唾沫,一步一步,缓慢朝酒桌走去。

  一袭青衫,将翠渠剑轻纺到一旁,一颗心已然提到了嗓子眼。

  站在那只锦盒旁,血腥味愈发浓重。

  他心中默默祈求,不要是她,不要是她,不要是她。

  少年屏住呼吸,打开锦盒,瞳孔放大到极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颗鲜血淋漓的头颅,出现在他眼前。

  ————

  缉拿衙,一位替乔府地网组织卖命的剑修在门外等候已久,迟迟不见到那位小乔大人走出房间,心中有些疑虑。

  平日这个时候,小乔大人应该已经出门,必然要去考榆坊花天酒地的。

  自从他被派来暗中保护乔宏邈,一个月来,那位小乔大人夜夜笙歌,从未有一日“休息”过,让这位

  剑修感慨如此享乐,身子竟然都没被酒色掏空,实在奇怪。

  难不成,今日小乔大人不打算去买醉了?

  这位来自地网的剑修转过身,轻敲房门,喊道:“小乔大人,小乔大人?”

  无人回应。

  空气安静得出奇。

  “不应该啊······”剑修自言自语,随手推开房门。

  他只能透过屋中的帘幕,隐约看见乔宏邈坐在床榻之上,剑修缓了一口气,缓步朝床榻走去,笑问道:“小乔大人,怎么不回答属下一声,还以为你······”

  在绕过乔宏邈屋中帘幕之后,地网剑修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他看见床榻之上,乔宏邈正襟危坐,没什么非比寻常的地方。

  除了······脖子之上的空白,和他脚下的血泊。

  “小乔大人!!!”剑修的嘶吼声,瞬间吸引来缉拿衙内的官兵和杂役。

  有人喊道,“追凶使大人死了······追凶使大人死了!快通知尚书大人······不!快通知童管家!”

  一柄来自乔府,暂时搁置于缉拿衙中,却通往童寺在金淮城中临时居所的传信飞剑,带着郑国兵部尚书之子,乔宏邈死亡的消息,出现在那头绵里藏针笑面虎的后院之中。

  近来地网事务繁杂,为了处理琐事,日夜颠倒的童寺打着哈欠,从寝房中走出,来到后院,随手从传信飞剑上取下信件。

  在看到信件上的内容后,笑面虎童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立刻揉了揉眼,重新将信件拿起,又细读了一遍,发现自己真的没有看错后,童寺脸色惨白,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两步,随后猛地重回屋里,提笔书信一封,要立即通知郑国京城兵部尚书府邸。

  (本章完)